明清藏书家之 钱谦益

2014-09-24 12:10     阅览:4935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相见只烦传一语,江南五度落花时。” ——钱谦益


  清初诗坛盟主之一钱谦益(1582—1664),字受之,号牧斋,晚号蒙叟,东涧老人。学者称虞山先生。散文家、诗人、藏书家。著有《初学集》、《投笔集》、《列朝诗集》等。
藏书家•版本目录
  钱谦益早岁科名,交游满天下。年青时即喜古书善本,以藏书富而闻名江南。藏书之富,长江以南无人匹敌。后来常熟一带藏书成风,这跟钱谦益的大力提倡有很大关系。
  藏书家赵琦美卒后,其“脉望馆”所藏之书,钱谦益用2万金购得。又购得刘凤“厞载阁”、钱允治“悬磬室”、杨仪“七桧山房”等知名藏书家的藏书,不惜重金购书,收藏珍本秘籍,以致"书贾奔赴捆载无虚日"。钱谦益所藏多是宋元旧刻,为此他不辞辛劳,四处奔走寻访。其中唐写本、宋元本、珍稀本有万余卷。所藏书可于皇室内府藏书相等,超过叶盛、吴宽、朱睦木挈等家藏书。
  明朝的王世贞曾经不惜以一座庄园代价换得《两汉书》,后来因故散落于民间,钱谦益以数年的时间追踪查询,最后终于以一千二百两金子的高价买回。
  睢阳袁枢为明末北方著名收藏家,是历史上迄今为止收藏董源、巨然作品的集大成者,钱谦益曾盛赞其“睢阳袁伯应,以名臣(兵部尚书袁可立)子之牵丝郎署,负文武大略,博雅好古”(钱谦益《袁伯应南征吟小引》)。钱氏看重袁氏收藏,且诗文互有题赠。
  钱谦益本饱学之士,对版本目录亦十分精通。曹溶《绛云楼书目题词》说:“宗伯每一部书,能言旧刻若何,新版若何,中间差别几何,验之纤悉不爽,盖於书无所不读,去他人徒好书束高阁者远甚。”但同时也指出他藏书太偏执:“一所收必宋元版,不取近人所刻及钞本,虽苏了美、叶石林、三沈集等,以非旧刻,不入目录中;一好自矜啬,傲他氏所不及,片楮不肯借出。”乃至“有单行之本,烬后不复见於人间”。
  这其中还有一段插曲:钱谦益与曹溶本相交甚厚,曹在京师时,堂上列书六、七千册,钱常去曹处看书,每见自家所乏,恒借钞,曹则希冀异日可因此借观钱氏之书。曹则问钱:“先生必有路振《九国志》、刘恕《十国纪年》,南归幸告借。”
  钱当下许诺,不料事后竟后悔道:“我家无此二书。”及至绛云火,曹溶前来吊其灾,钱方后悔地说:"我有惜书癖,畏因借辗转失之。子曾欲得《九国志》、《十国纪年》,我实有之,不以借子。今此书永绝矣。使钞本在,余可还钞也。”(选自《中国藏书家通典》)



藏书楼•火灾
  钱谦益中年时曾构“拂山水房”藏其所收之书,晚年则居“红豆山庄”,新建“绛云楼”,取“真诰绛云仙姥下降”之意,名其书楼为“绛云楼”,中有宋刻孤本,秘册精椠较多。其藏书经重加缮治,区分类聚,分为73大柜,自称:“我晚而贫,书则可云富矣”。学者称“大江以南,藏书之富无过于钱”。
  对于藏书家来讲,最大的劫难莫过于遭遇火灾,多年的苦心经营积聚毁于一旦,甚至许多孤本秘籍从此在人间消失。而这不幸偏偏就降临到这位饱学的藏书家身上。
  清顺治七年(1650)初冬,钱家人不慎打翻烛火,引烧了废纸,酿成大火,绛云楼连同全部藏书都被烧毁。钱谦益后虽再倾力征集图书,终不能有昔日辉煌。绛云楼的这次大火,可以说是藏书史上的一大损失。钱谦益说:“汉晋以来,书有三大厄。梁元帝江陵之火,一也;闯贼入北京烧文渊阁,二也;绛云楼大火,三也。”可见其损失之惨重。
  据说书楼起火时,钱谦益指挥烈焰上,大叫:“天能烧我屋内书,不能烧我腹内书。”事后又痛心疾首地说:“甲申之乱,古今书史图籍一大劫也,吾家庚寅之火,江左书史图籍一小劫也”。
  绛云楼火灾后,钱谦益根据记忆,追录成《绛云楼书目》4卷,补遗1卷,书目分73类,从四部体系,其中新增地志、天主教2类,为同代私家书目所无。著录图书3300余种。收善本极多,重要的是留下了270余篇题跋文字,对了解版本和已佚古籍有帮助。
  晚年娶柳如是为妾,柳如是亦能藏书,并多有题跋。钱谦益去世后,藏书被钱曾掠去,柳如是被逼自缢。

藏书印:
  钱谦益印;牧斋;牧斋老人;绛云楼;海虞。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