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藏书家之 汪启淑

2014-12-03 16:53     阅览:6155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鲍廷博在《飞鸿堂印谱》序文里说:汪启淑性情豪迈,行为潇洒,在社交场合不落世俗,不为尘染,矫矫出群,超然物外。沈德潜称汪秀峰喜聚书,好古玩,好韵语六法,雅爱篆刻。友人钱泳有汉代“杨恽之印”铜印一枚,汪启淑仰慕,钱泳舍不得给他,汪启淑长跪不起,钱泳不得已,只好笑着赠送给他。

汪启淑杭州石刻像

  汪启淑是江南著名的藏书家(1728-1799),字秀峰,号讱庵,一字慎仪。清著名藏书家、金石学家、篆刻家,安徽歙县人,居于杭州。汪启淑家几代人经营盐业为生,积累了巨额金银,经济上宽裕,乾隆时以捐资入仕,历任工部都水司郎中、兵部职方司郎中。
  开万楼
  汪启淑在《水曹清暇录》中说:江浙藏书,以前著名的有项子京的白雪堂、常熟的绛云楼……,近时则有赵谷林小山堂、马秋玉玲珑山馆、吴尺凫瓶花斋及我家的开万楼。汪启淑将自己的“开万楼”与“白雪堂”、“天一阁”、“曝书亭”等相提并论,足见其藏书之富。
  汪启淑家中有藏书楼“开万楼”、“飞鸿堂”,藏书数千种,数万册,不乏宋刻元刊,如宋刻本《韩非子》、《建康实录》等。他爱收藏古籍书画、印章、古玩。他的飞鸿堂收藏有大量的图书、古印。他的“飞鸿堂”有秋室、退斋、悔堂、安拙窝、喜雨亭、一乱斋、开万楼、漱霞轩、静乐居、敦朴堂、居易奄、春晖堂、丛退斋、琴砚楼、临学山堂、听泉精舍等室名堂号,汪启淑在这里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曾与杭世骏、厉鹗等结为“南屏诗社”。他访书归来,厉鹗曾赠有“雪压扁舟浪有棱,载来书重恐难胜”诗句。自称收藏有“藏书百储,古印万钮”。
  汪启淑汇编了《水槽清暇录》、《集古印存》、《汉铜印原》、《汉铜印丛》、《静乐居印娱》、《焠掌录》、《小粉场杂识》、《讱庵诗存》、《初庵集古印存》、《飞鸿堂印谱》、《飞鸿堂印人传》、《撷芳集》、《退斋印类》等20多种图书。



《初庵集古印存》书影

《水曹清暇录》书影

  《水槽清暇录》,汪启淑任官工部都水清吏司郎中时写的见闻随笔,书前有钱大昕序,书后有翟槐跋文。汪启淑爱诗,他编选了闺阁诗《撷芳集》80卷刊刻于世。汪启淑广交朋友,为他们提供生活便利的条件,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周芬在飞鸿堂居住多年,为汪启淑篆刻印章,《飞鸿堂印谱》中有周芬的176方印。上海强行健聘至飞鸿堂校书,他为汪启淑刻印57方。
  1772年清朝廷为撰修《四库全书》征访图书,他应诏进呈图书524种,是进呈最多的四大藏书家之一。其中《建康实录》(元•刘一清撰)、《钱塘遗事》(唐•许嵩撰)二书,乾隆皇帝执笔给他题了诗。弘历赐予他《古今图书集成》一部,以示嘉奖。在《四库全书》中可以看到的“浙江汪启淑家藏本”字样的书,如《字考》2卷、《谐声指南》1卷、《广金石韵府》5卷、《增修复古编》4卷、《默成文集》8卷等。
  1758年因邻家失火,汪启淑收藏的图书损失一半,印章损失很多。他把剩余的印玺编刊成《韧庵集古印存》32卷。他汇编的作品在他30岁后以飞鸿堂、开万楼、问香雪等堂号刊刻或钤印。
  藏书印有“汪启淑印信富贵长寿”、“飞鸿堂汪氏藏书”、“新安汪氏”、“启淑私印”、“启淑印信”、“飞鸿堂藏”、“开万楼藏书印”、“秀峰赏鉴”等。
  印痴汪启淑
  汪启淑隐退以后,痴迷于刻印艺术,汪启淑从1745年开始编纂《飞鸿堂印谱》,至1776年完成。他汇集、鉴别印章前后时间长达30余年。《飞鸿堂印谱》汇辑历代官私印章及印人篆刻作品,收集面极广,作品数量众多,有艺术鉴赏价值。
  汪启淑又另编著有《飞鸿堂印人传》(后易名《续印人传》)8卷,与《飞鸿堂印谱》一同行世。与明代《学山堂印谱》、清初《赖古堂印谱》并称为“三堂印谱”,为治印者所共知。
  《飞鸿堂印谱》与《学山堂印谱》、《赖古堂印谱》合称为“至美三堂印谱”。《学山堂印谱》汇集了何震、苏宣、沈从先、朱简、顾元芳、何通等篆刻家的作品。《赖古堂印谱》周亮工鉴藏,是他3个儿子收辑的明清篆刻家的精品。《飞鸿堂印谱》有李果、倪承宽、沈德潜、丁敬、江永、庄有恭、齐召南等40多人作的诗、序、跋。众多名流的序与跋,提高了《飞鸿堂印谱》的社会影响力。
  《飞鸿堂印谱》成书已有230余年,它规模宠大、内容丰富、装帧精美,是篆刻者的必备教材。汪启淑印章大部分已流入日本,一小部分保存于上海博物馆等部门。
(参考网络资料)



民国线装《飞鸿堂印谱》书影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