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藏书家之 卢文弨

2015-02-04 14:45     阅览:8130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   


卢文弨像
  卢文弨(1717—1796),字召弓,一作绍弓,号矶渔,又号檠斋,抱经,晚年更号弓父,人称抱经先生,清仁和(今浙江杭州)人。生于清圣祖康熙五十六年,卒于高宗乾隆六十年,年七十九岁。乾隆十七年(1752)一甲三名进士,授翰林院编修、上书房行走,历官左春坊左允、翰林院侍读学士、广东乡试正考官、提督湖南学政等职。三十四年,乞养归故里,曾先后在江浙各地书院主讲经义二十余年,以经术导士。
  抱经堂
  他广收博采,搜罗珍异版本,家有藏书楼名“抱经堂”,贮书数万卷,精审无误。钱大昕称“自宋次道、刘原父诸公,皆莫能及”。严元照、段玉裁、吴骞、秦恩复、袁廷梼、丁丙、傅增湘等学者对其评价极高。
  卢文弨一生积蓄,不管是为官俸禄,还是撰文后所得,都用来购书积贮。卢文弨一听到有善本,必定要借来抄录。字句细细斟酌,工笔书写。卢文弨家藏善本数万卷,无不是他亲手勘写。卢文弨博学嗜古,喜蓄书,重金购得善本藏在抱经楼,楼名取自韩昌黎赠玉川子语。以披览加批丹黄、鉴正字画为快乐。自己笑谑如猩猩见酒,爱不释手。
  卢文弨的藏书印颇多,主要有“文弨之印”、“绍弓氏”、“弓甫所藏”、“白首尚抄书”、“范阳卢氏”、“不学便是面墙”、“数间草堂藏书”、“抱经堂校定本”等。晚年藏书流散后,大多归于刘承干“嘉业堂”。



卢文弨藏书印

  校勘大师
  卢文弨为清代乾隆年间校勘古书大家,清末著名藏书家丁丙评论云:“校勘之学,至乾嘉而极精。出仁和卢抱经、吴县黄荛圃,阳湖孙星衍之手者,尤校雠精审,朱墨烂然,为艺林至宝。”
  卢文弨无论是抄书还是校书,都精益求精,一丝不苟。卢文弨每次校对一本书都严肃认真。一方面他大量储藏不同的版本,以区别异同;另一方面考虑旧本比较接近原貌,对旧本尤为重视,细加勘误。此外,卢文弨还借助于其他相关书籍旁征博引,虚心听取同僚及同业朋友的真知灼见,使得经过他校勘的书籍都有极高的价值,很被世人所看重。


卢文弨手稿:《河洛精蕴序》
  他对经义注疏有独到的见解。经他校勘的古籍有《逸周书》、《孟子音义》、《荀子》、《吕氏春秋》、《贾谊新书》、《韩诗外传》、《春秋繁露》、《方言》、《白虎通》等,多达210多种,并镂板刊印,汇成《抱经堂丛书》十五种。又苦刻板不易,合经史子集38种,摘字而注之,名为《群书拾补》。他所作的注疏,都能使学者“諟正揭非,蓄疑涣释”。著有《抱经堂集》34卷、《礼仪注疏详校》17卷、《钟山札记》4卷、《龙城札记》3卷、《广雅释天以下注》2卷,均《清史列传》并传于世。

《钟山札记》

  灵前焚帖
  卢文弨有汉代《张迁碑》帖,拓印碑文技术十分高超,秦涧泉非常喜爱,想让卢文弨给他。卢文弨不肯。一天,他乘卢文弨外出之际,潜入他的书舍偷了《张迁碑》就离去了。卢文弨回来知道此事,追到秦涧泉的居室,还是把《张迁碑》夺了回来。不到半个月,秦涧泉暴病而亡,卢文弨前去祭奠完后,从袖子中取出碑贴,哭着说:“早知道你将与我永别,我当时那么吝啬,何苦啊!现在耿耿于怀,特地过来弥补过错。“取出碑帖在他的灵前焚烧掉了。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