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藏书家”简介 “饱蠹鱼”王振良

2015-03-05 14:07     阅览:15060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王振良,天津著名藏书家、文史学者,今晚报社编辑。从事天津地域文化和中国小说史研究。藏书3万余册,其中中国古代小说专题藏书约10000册上下(包括作品和论著)。由其主编的问津文库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已经出了十六种。

王振良收藏的民国时期出版的张恨水著《水浒人物论赞》 图/天津日报

  附《天津日报》报道文章:
王振良:饱蠹稗谈皆为书

  王振良是天津著名藏书家、学者,他的小说目录学著作《稗谈书影录》日前由上海远东出版社出版,深受藏书界和学术界好评。
  王振良笔名杜鱼,1998年南开大学硕士毕业,此后一直在报社工作,业余爱好图书文献收藏,并致力于天津地域文化和中国小说史研究。《稗谈书影录》一书著录了他收藏的1949年以前出版的中国古代小说研究著作72种,每种都详细介绍版本概况,考订作者、编者及出版社等,并附录有关序跋和精美书影。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陶慕宁评价该书:“手此一编,晚清民国百年间之古代说部研究状况几可一览无余,其衣被于学人者岂浅鲜哉。”
  王振良自幼喜欢读书、买书,而在南开求学的七年,买书成为他记忆中最深刻的一部分。说深刻,不只是买书的过程和收获,更多的是为买书而节衣缩食的生活。“节食买书”的直接结果,就是其藏书的不断增加。1995年,本科毕业搬往研究生楼,他的书装满了八个纸箱,约一千余册;1998年,硕士毕业搬往柳州路暂住,书装了二十多箱,约三千余册;1999年在新兴路结婚时,藏书已超过五千册;2003年初迁居王顶堤,全部藏书装满三十四个特大号纸箱,搬家公司的小伙子,一个人根本弄不动,这时他的藏书总量已突破了万册大关。如今(2011年),已插架三万余册。
  网络书缘,促成了王振良对于1949年以前中国古代通俗小说研究论著的专题收藏;而这一专题收藏,又催生了《稗谈书影录》的诞生。
  自从2002年底开始网络买书生涯,约三年左右的时间,王振良的兴趣集中在中国古代小说方面。触网之初,他的中国古代小说专题藏书约有五千册上下(包括作品和论著),应该说数量上已经具有相当规模,亟需在质量上进一步提升。而网购之便利条件,使这种提升有了迅速变为现实的可能。提升是从两个方面进行的:一是集中使用有限资金,分两次买进百余册台湾版图书(其后还有零散购入);二是启动1949年以前出版的中国古代小说研究论著专藏。前者相对比较简单,只要手头有足够的钱,就可以上网搜索、选订、汇款,剩下的就是等待接书。后者的收集难度相对较大,初期还经历了一个下定决心的过程。上网购书不久,王振良就发现有民国版的古代小说研究著作在出售。他当时以为,此类书题材范围狭窄,又都过去了半个世纪以上的时间,遇到的机缘根本不多,即使找上一二十年也不容易形成规模。因为这种判断,最初他对这类书虽也喜欢,但并不敢抱定专藏的目的。因此,只有价格比较适中时,才会随手买下;相对贵些的,就都轻轻放过了。2003年4月前后,随着天涯书局网络拍卖规则的成熟,以及孔夫子旧书网的迅速崛起,他发现民国版的古代小说研究论著并非最初想象的那样可遇而不可求,而是三天两头就能碰到一本。他在从2月底到3月底的一个月时间里,随手买下来的也有四种。于是他当机立断,此后见则必买,有时价格即使偏贵一些,也绝不轻易地放过。从后来的效果看,他的决定应该说十分及时。
  从2003年4月下旬起,在延续常规性买书的同时,王振良开始专门搜集民国版的古代小说研究论著(兼有少量清末版本)。2003年年底,他的这一专藏就已经达到44种,初具规模,这也增添了他的信心。其中,2003年的9月至12月,是他购藏的一个高峰期,四个月时间总计入藏24种,平均5天就到手一种。经过不到十年的经营,他的1949年以前中国古代小说研究论著专藏,总量已经达到95种(同书之不同版次分别计算)。如果版次不另计,专藏的实际数字应是72种,也就是《稗谈书影录》所著录的全部。
  王振良在书账中记载得很详细:“在我的这批藏书中,最早入藏的是蒋伯潜、蒋祖怡父子《小说与戏剧》,日期是2003年2月27日,来自山东张惠民,价格80元;最晚入藏的是鲁迅《中国小说史略》(1925年再版合订本),日期是2011年3月26日,来自天津大众收藏拍卖会,价格600元。价格最便宜的是祝秀侠《三国人物新论》(第三版),10元,入藏日期是2003年3月28日,来自吉林市马红伟;价格最昂贵的是赵景深《银字集》,1206元,入藏日期是2009年3月30日,来自西安市薛仲平……”王振良还对他的这批藏书做了几项小的统计,发现每册书从2003年的平均106元到近年的272元,价格净增1.7倍;平均每册书线装的价格是平装的2.6倍。对旧书市场深入细致的了解和利用,成为王振良聚书成功的重要条件。
  王振良书室取名“饱蠹斋”,他的博客叫做“天津记忆——饱蠹鱼的博客”。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李剑国认为:“振良的‘饱蠹斋’或许是自谦的意思,但我更倾向于后一种意思,就是以蠹鱼自许,甘做个书虫子,大饱肚肠。他的饱蠹斋中肯定还有不少好东西,希望他再选择一个什么题目,继续做下去,不唯自己啃出味道,于读者如我辈,庶几亦可饱其蠹腹矣。”我们深信,有这么丰富的藏书和这么执著的爱书精神做基础,王振良一定会在著述方面有新的建树。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