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访】4:阅读是自己建立在心里的一个桃花源

2015-03-24 10:31     阅览:1882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孔小生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   


小生:您的个人介绍里有一句话——“历史都是假的,除了名字,小说都是真的,除了名字!”您是如何看待这一句话的?
4:(点击查看书友4的个人资料)所谓“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因为各种原因,历史只能是相对的历史,即站在一方的立场上,面对另一方,既打扮自己,也打扮对方。小说里有故事,有人物,自然都是虚构的。可是这种虚构中结合着作者的思考和观察,也就集中体现了他所处时代的方方面面。当然,这也会受到作者本人和时代的局限,但毕竟提供了另一个角度,打开了另一扇窗户,就像除了平常通行的门以外,还有一个门,即紧急的安全通道。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历代才会有禁.书。
小生:您在孔网注册的名字是“4”,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4:呵呵!因为我在大学宿舍的八个人中排行第四。

小生:您生长在齐鲁孔孟地,工作于塞外长春城,这两座城市中有没有一家实体书店给您留下深刻印象?
4:实际上我主要生活的就是一个城市,原来在老家二十年的生活就是在农村,其中仅仅高中三年在镇里读书。在长春,最忘不了的就是学人书店。记得大概是1996年左右,它仅仅是在某个单位的一楼租了并不面街的门面,也不太大。最吸引我的是在店里有座位,可以坐着读书,可以抄书,又规定一次性买书50元可以办会员卡,以后随着买书数量增加可以打折。而在这以前我进入的书店都是不允许坐着读或者抄书的,这种贴近读者的做法真的很温暖。现在学人书店已经发展成规模很大了,总店有了明显的标志,有很多分店。

小生:买书从实体转移到网上书店,这其中您的买书心态有什么变化?
4:首先是感到方便。一是逛起来方便,不累(当然,长时间盯着电脑,一家一家查找自己要的书,也会很累)。因为一家一家逛实体书店太累了,网上书店流行前,基本上长春市几家大的书店我都会经常去逛,有时一天会去好几家。坐车,在店里来回走着寻找,站着读书,真的很累。二是找旧书方便。很多书当你想买时,书店已经下架了,原来是没有办法的。但是在网上这事就比较容易了,虽然有时贵点儿,当然也有便宜的时候。三是收货搬运方便。一般来讲,网上购书会送货到家,很省了力气。之前曾经在实体书店买书后自己搬运,累得要命。
  其次是书价便宜,这当然是指新书。在实体书店买书,开始一般就是原价。后来买的多了,可以办会员卡,慢慢折扣增加,如九五折、九折,最高是八折。曾经为了达到七点八折,我一直在一家书店买书很长时间,但等达到不久,这家书店就黄了,变成了报喜鸟专卖店,最近发现又变成了红叶雀服饰,看来是跟鸟有不解之缘。
  即便网上书店有如上所述优点,但是,实体书店也不可或缺。它最大的优势是可以与书亲密接触,可以在书店里众多书籍的围绕下感受那种很浓厚的书香氛围。这跟在网上书店买书看得动不得有极大的区别,网上书店买书比较多的是体现一种商品买卖活动,而书对于爱书人买书人读书人来说不仅仅就是一种商品,反而更多的体现为自身性格喜好的一个组成部分。所以,我的理想是网上书店和实体书店能够并存,各自发挥各自的优势,而爱书人买书人读书人可以鱼与熊掌兼得。就如笑话中有一女择配,适两家并求。东家郎丑而富,西家郎美而贫。父母问其欲适谁家。女曰:“两坦。”问其故,答曰:“我爱在东家吃饭,西家去睡。”

小生:您一年的购书量大概是多少?有“买书瞒妻法”吗?
4:没有仔细算过,但一般都有书账记录,曾统计过2012年的情况。全年共得书207种269册,其中赠书去其重复者共得12种12册,已读130册(是指到2013年5月15日为止,有些书是2012年买,但进入2013年才读完。当然2012年所读的书也有以前年度买的。此外,已读之中有多种画册类,严格来说只能算看过,不应算入其中),花钱10711元。统计中所谓“种”是单独者就算,如期刊每期也算一种,又因为有笔记本,所以这种统计可能不太准确,但相差也并不会太多。电子书一种未算册数,但花钱算入了。
  “买书瞒妻法”是自欺欺人,实际上妻子是知道的,只不过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罢了。所以,对于妻子,真的心中有愧,自己实在有些自私。算起来那么多买书的钱如果给妻子买衣服和化妆品也是很可观的。为了不致给妻更大的刺激,一般的做法就是隐瞒或降低书的价格。再就是买了之后放在单位,趁妻子不在家时蚂蚁搬家似的一点点搬回家。买书的钱一方面来源于妻子给的正大光明的部分,另一方面就是私房钱了。比如单位以现金形式发放的一些费用,少交或者不交,但已经东窗事发几次了,现在基本没有了。

小生:您开始买书是在1990年左右,第一本书是父亲给买的,大规模买书在1994年,那么,热爱书这件事,受谁的影响比较大?
4:想了一下,还是想不起来具体是受哪一个人影响。我父母都是农民,文化水平不高,在农村里似乎也没有什么很浓厚的文化氛围。但是记得还是可以读到一些书的,如连环画、武侠小说。印象中自己从小就不太喜欢如其他男孩子一样疯闹,安静读书的时候多。读邻居哥哥姐姐的语文课本、历史课本,读小人书,读墙上贴的报纸、年画。好多书和作家是从语文、历史课本里了解到,然后又去买他们写的书。

小生:您平时偏好哪些书?书籍有没有给您的现实生活带来馈赠?
4:总体来看,还是文史艺术一类的比较多,但我实际上不会画画、书法,纯属于附庸风雅。书籍给现实生活带来馈赠,似乎并没有。小时候也曾经梦想着像书里写的那样家里忽然有了个田螺姑娘,或者有个神仙给了一个宝贝,想要什么就变什么,甚至想过像聊斋里的书痴那样,从书中得到个颜如玉。自然,这样的梦不会实现。对我来说,读书没有解决任何实际的问题,读书只是我在现实生活中自己建立在心里的一个桃花源,是只有我自己一个时时进入徜徉的后花园。实在要说读书给现实生活带来的馈赠,还是孔夫子旧书网给带来的,有一段时间得了好几次发帖奖励,现实的真金白银,可以买书,当时特别高兴。可是后来取消了,希望能再重新开始。呵呵!

小生:您最爱的作家是谁,如果可以@她(他),您想说些什么?
4:最爱说不上,有好多作家我都喜欢的。当然,主要还是喜欢他们的书。如写小说的贾平凹、莫言;写书话的郑振铎、姜德明、王稼句、谢其章、傅月庵等等。
  真要说对他们说什么,却一时半会想不起来,最想的大概也就是请他们在代表作上签个名吧!如果能赠送当然更好,不赠送买下也可。还有就是请他们写出更好的新的作品来。

小生:阅读是您生活中的一部分,从最新发帖来看,您一直都有坚持阅读和写作。您是怎么看待藏而不读的?
4:藏,如果是保存了独特的书籍和史料,那就功莫大焉,不在于藏者是否能读能研究。如果,所藏都很普通,没有什么独特性,又不读,实在是没有必要。当然,我的理想境界是藏而能读,能懂,能研究,能出成果。对我来说,藏而不读,也是很大的一个问题。不是不想读,而是时间不够,读不过来,往往想着先买下来,以后再读,但很难实现,时间久了,也就藏而不读了。我想,根本的还是人的贪心欲念,不仅仅对于书,许多人对于金钱也是如此。也许这是人的本性,没有办法改变。


4说鹿桥《未央歌》是童话,美得不行,引人向往,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

小生:孔网举办的“我的专藏”活动中,您的参赛作品是《金瓶梅》画册,和《丁聪先生著作》,这二者,对您来说是您收藏的最爱吗?
4:呵呵!不能说是最爱,是喜欢的好多类型的一种。实际上,张光宇的著作我也收集了不少,还有贾平凹的。“我的专藏”一开始并不想参赛的,因为看别人的藏品都太厉害了,自觉惭愧,上不了台面。后来看到说参赛就有纪念品,我看中了那纪念品,就找出来比较好找的丁聪先生著作参赛了。

小生:您是怎么管理自己藏书的?
4:记书账是常用的方法,主要为了备忘,得到一种书后,会简要记录书名、书价、购买时间、购买原因等情况。但这么做常常有副作用,一旦被妻子发现,就成了变天账起义名册,会导致欺瞒买书之事东窗事发,一五一十不打自招了。后来学习一个朋友的做法,弄了一个excel表,把书的相关信息统计进去,如书名、作者、译者、出版社、出版时间、定价、购买价格、购买时间等等。最大的好处是好找,一搜即得。但后来买书又不断增加,藏书统计表更新太慢,所以还是比较散乱,没有什么管理,往往找一本书费很大劲。

小生:“没有什么不能错过的书,只有不能错过的人。”您认同这句话吗?孔网社区中,有没有您欣赏的书友或者难忘的故事?
4:对我来说,最理想的莫过于书和人都不错过,如果实在不能兼得,还是人更重要吧!书即便错过了,可能还会遇到更好的书,那被错过的书仍然还在。但是,人,一旦错过,就永远不会再来的。
我欣赏的书友很多,他们都为孔网的繁荣做出了贡献,是孔网的支柱。其中,我最先想到的是玉之声和啸天两位书友,印象最深刻。

小生:“孔”—窟窿—亏空—管中窥豹—望远镜—一孔之见
“夫”—夫人—丈夫
“子”—孩子—妻子—孙子—儿子—浪荡子—乱子—面子—自私
“旧”—旧债新债—旧账新账—旧人新人—旧雨新雨—旧病复发—病入膏肓
“书”—寻书—订书—买书—等书—收书—看书—藏书—痴书
“网”—网恢恢—身难逃—心难逃
以上是您06年写的“我的孔夫子旧书网”,八年过去了,您现在是怎么理解孔夫子旧书网的?

4:孔夫子旧书网是属于买书人的,是属于卖书人的,是属于爱书人的,是属于读书人的;是家园,是后花园,是桃花源!

小生:您对孔网未来有什么期待?
4:为了买书人,为了卖书人,为了爱书人,为了读书人,多做书事儿!!!

小生: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并期待您与大家分享更多的好书。




《程氏墨苑》,图均为4拍摄,在手边的书。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