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访】淮南小山黄伟群:此生幸与书为伴

2015-03-26 15:45     阅览:3841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孔小生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   


【书友简介】
  淮南小山,本名黄伟群,别署柳湖居士、归田先生、八公山人、闽南大山、清源山人。男,福建南安人。汉族。本科学历,文学学士。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安徽省、福建省诗词学会会员,淮南市诗词学会理事、泉州市诗词学会会员。中学高级教师。
  研究方向:中国历代诗词散曲。传记、作品收入《中国大百科专家人物传集》、《中华诗词学会人名辞典》、《中国诗人大辞典》、《二十世纪中华词苑大观》、《吟苑英华》(中华诗词学会二十周年会员作品集锦)、《当代中华诗词家名录》、《八皖风物吟》(第一、二辑)等书。著有《毛泽东诗词选注》、《全唐诗精品选译》、《小山楼书话》(待出版)。已出版自作诗词选集《小山楼吟稿》(1977-2000),《〈小山楼吟稿〉续编》(2001-2014)即出。
小生:您是如何喜欢上古典文学的?
淮南小山黄伟群:我是位六零后。在喜欢中国古典文学之前,我的读书生活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看的是八部样板戏,读的是毛选四卷,写的是红小兵批林批孔的顺口溜。要说有点什么不一样的话,那就是我从小即对语文感兴趣。每回发语文书,第一时间就是把全书看一遍,再包书皮。还有就是每年寒暑假,父亲都会从校图书馆借一些书,如《十万个为什么》、《第三帝国的兴亡》、《虹南作战史》、《较量》、《征途》、《外国文学》、《水浒》,那时小学生课业负担很轻,感觉时间充裕,精力充沛。很小的时候读《虹南作战史》,已记不得写些什么了,后来得知是“阴谋文学”。母亲借的书有《欧阳海之歌》、《把一切献给党》、《雷锋的故事》。记得厚厚的《欧阳海之歌》只用了一天就看完。在此之前,唯一与古典文学有关的是1975年从四人帮在上海编的《学习和批判》杂志中看到引到的辛弃疾的一首词《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这算是古人作品中很“革命”的词。
  直至1977年春夏,读初二的时候,我的一位曹姓同学上学时从路上拣到一个日记本,我与古典文学就此结缘。
  那是一本普通的日记本,抄录了三十几首古诗词,还有一两篇古文片断。就是这个日记本,打开了一扇古典文学宝库的大门,使我第一次知道,中国古代还有这么令人痴迷的宝贝。现在看,那是一位文学青年在文革中抄录的一些当时还被视为封资修的东西。我如获至宝,当时就把这些古诗文抄在一个日记本上,并加以背诵。次年夏天,社会风气大变,“十载冰霜花事尽,一宵雷雨瘴氛收”、“艺苑百花香”的时代来临,一些文学期刊开始刊登传统诗词,我也进入了摘抄《水浒传》诗词、《红楼梦诗词》以及文学期刊中引用的古典诗词、当代诗词的阶段。
  与此同时,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我的邻居、一位孙姓美术老师拿了一幅他画的金鱼白描,在课堂上作范本,之后我的处女诗出炉。这是我写作传统诗词的起点。次年春,孙老师又让我们临摹一幅山水画,并题诗一首,于是又作了第二首诗。从此开始了写诗的生涯。并专门备了一个用会计账簿纸订的诗本。一位黄副校长到我家来,我父亲不知怎么就把这个本子拿给他看。后来他刚好教我班物理,不知怎么在上课时提到我,说我“将来要当一位诗人”,给我很大鼓励,梦想当一位大诗人,重振中国传统诗词。
  1979年春,发生了第二件重要的事。当时读初三,一位刘姓同学和图书馆老师很熟,得以和他一起进入校图书馆找书。他突然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说,这本书你一定喜欢。我一看,是《唐宋词格律》,龙榆生教授编。这本书当时到处买不到。这年夏天参加中考后,我让父亲从图书馆中借出这本书,花了一个暑假,把它抄了下来。
  这年秋,我升学到另一所学校求学,又遇到一位对我很重要的陈姓同学。
  当时,曾胡乱写一些不能称作旧诗的东西,被这位同宿舍的同学看到了,他说:“诗是要讲格律的。”一语点破堂奥。不久(购书年月日没记,应当是八○年初夏),我在书店买到了一本《诗词格律浅说》(北京人民出版社1978年4月一版一印),这只是薄薄的一本小册子,却是当时我所能见到的最早推出的诗词格律方面的通俗读物。它让我第一次了解到近体诗的格律常识。后来,又借来王力先生的《诗词格律》,并把它抄了下来。
  这是我传统诗词格律入门的起点。
  从那时起,先是抄,借各种选本,抄了十几个笔记本。之后开始买,先是买各种诗词选本,再就是买诗词总集,一发而不可收。
  现在想来,我为什么对中国古典文学如此痴迷?主要是因为经历了文革的文化饥渴,对知识的一种疯狂追求。这种经历,现在信息爆炸、资讯过剩时代的年轻人可能不能理解。我就是在当时那种文化饥渴的背景下喜欢上中国古典文学的。

小生:您喜爱的词人的作品和诗人有哪些?面对这些词(诗)人,您会说一些什么?
淮南小山黄伟群:我的理想是“得天下诗词一观之,一乐也”。我喜欢的诗人、诗词作品很多,但主流作家中,特别喜欢的有屈原、陶渊明、王维、孟浩然、李白、杜甫、刘禹锡、苏轼、辛弃疾、杨万里、陆游、李煜、杜牧、李商隐、韦庄、温庭筠、黄仲则、毛泽东。我认为,这些诗人以及他们的作品,对后代中国人的精神面貌、人格塑造都有着重要影响。如果有机会让我对他们说些什么,我想说的是,感谢他们为中国人提供的美好的精神食粮。我从中汲取到的有:屈原、杜甫的忧国忧民;陶渊明的超脱隐逸,不与黑暗势力同流合污;李白、苏轼、辛弃疾、毛泽东的豪放、自信、不畏困难的大无畏精神;王、孟的热爱山水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李煜、小李杜、温韦的优雅精致;陆游的爱国豪情,黄仲则的穷而后工。

小生:在您收藏的这些文史书中,有哪一本是会经常拿来阅读,重新获得启发的?
淮南小山黄伟群:目前还是《论语》、《孟子》(用的是上海世界书局版的《诸子集成》)。因为它们和《庄子》《老子》同为指导中国人精神的《圣经》。我年轻的时候读,在中年时人生、工作、事业遇到“高原现象”时又重读二书,从中受益不浅。我们常常渴望有高人指点迷津,但现实生活中哪位高人能高得过孔、孟?《孟子》提到水有一个特点“盈科而后进”(不将低洼处填满就不向前进),所以,工作也好,事业也好,如果没有“盈科”(把洼地填满,将短板补上),就无法取得更大的进步。《论语》、《孟子》是入世的。将来也许会经常重温《庄子》、《老子》,甚至是佛经。这是人生不同阶段的兴趣点,《庄子》、《老子》是出世的,就是要把各种得失看淡,看开。也许将来会去从这两种经典中找到“放下”的钥匙。

小生:您的购书记中,我看到您买的都是文史书籍,有些用于工作研究,除此之外,你平时还爱看什么书?
淮南小山黄伟群:我兴趣在中国历代诗词散曲精品,所以购书都是围绕这一目标。因为学术信息的需要,我还专门订了《书品》合订本,从1986年的创刊号到2011年,16年一本不落。除此之外,因为我酷爱传统诗词写作,所以平时也看《中华诗词》这类相关刊物,从94年创刊一直订到2010年止。又因为酷爱读书,所以,也读一些《毛泽东的读书生活》、《毛泽东是怎样读二十四史的》这类书。当然,实在有什么闲书,有兴趣了,非买不可的,如《消逝的地平线》、《干校六记》等。

小生:您的枕边书是什么?
淮南小山黄伟群:自从决定通读“二十四史”,我现在的枕边书常备的就是“二十四史”,目前在读《魏书》第三册,当然,如果《书品》2012、2013年合订本来了的话,我通常都是花一个星期把合订本读完。除此之外,暂无他书。

小生:在阅读时,您会区分高雅的书和庸俗的书吗?
淮南小山黄伟群:人生苦短。“宁尝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对于流行、时尚、没有生命力的新书,不会去追逐。对庸俗、粗制滥造之作,更不施青眼。

小生:您如何看待市面上畅销的古典诗词评赏书籍?
淮南小山黄伟群:进入新世纪,世面上的古典诗词评赏书籍越来越快餐化。我每年都会去相关大书城了解这方面的出版动态和信息。但十分遗憾地是,除了九十年代的“鉴赏辞典”较有规模外,再也没有能入眼的选本。我有三本高中阶段古典诗词的讲义,计收古代诗词八百首,有暇之时将它整理出来,或可弥补高中阶段学生诗词普及读本的空缺。但我认为串讲、分析的形式随意性太大,考虑用传统注解的方式,帮助、引导学生读原作。

小生:您的购书原则是什么?
淮南小山黄伟群:书海无涯,人生有涯,资金有限,精力有限。所以,我的购书原则是“少而精”、“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可买可不买的书坚决不买。实在要买、非买不可的才买。我目前藏书两千册左右,已感到空间紧张。还有一些非买不可、现阶段暂时下不了手的大套书非常占地方,所以,不这样不行。夫人也会有意见。

小生:有一则帖子,谈淘书的配套之乐,您有哪些书是暂时还没有配齐全套?
淮南小山黄伟群:孔网已经创建了12年,我却孤陋寡闻,2010年才知道,算来恰好4年整。从孔网上买了一百多本书,其中有一部分就是配已有的缺书。还有的是补未有的缺书。目前,暂时还没配齐的是《近代×钞》、《中国古籍×目•索引》、《全×诗》。主要是书源短缺和书价较高。在等合适的时机。

小生:您认为什么是“镇宅之书”?能否和书友们分享您收藏的“镇宅之书”?
淮南小山黄伟群:买书35年,从自己需要的角度,能被称为“镇宅之宝”的书有:
1、中华书局版《十三经注疏》、《索引》;
2、上古版《二十五史》、《元史二种》;
3、中华版绿皮本“二十四史”、《清史稿》及《二十四史人名索引》、《二十四史纪传人名索引》、《〈清史稿〉纪表传人名索引》(另《〈清史稿艺文志〉及补编》全2册,《〈清史稿艺文志〉拾遗》全3册);
4、中华书局影印上海世界书局版《诸子集成》(全8册)、浙江书局《二十二子》(全1册);
5、“中国历代诗词散曲总集”(书目见《小山楼主人:不折不扣的中国古代诗词曲赋“全集控”》)。
6、上古版《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经史子集丛五部全9册)及《索引》(2册);
7、中华、上古版《中国古籍总目•集部》(全7册);
8、上古版《中国古籍总目•索引》(全4册,暂收3册);
9、汉大版《汉语大词典》(全12册+〈索引〉)、《〈汉语大词典〉订补》(全1册);
10、湖北、四川版《汉语大字典》(全8册);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都是新出常见之书,并无一本线装书,或者是善本、孤本。但对于我来说,这些都是我研究要用到的基本资料,所以说是“镇宅之宝”。






小生: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中年宜读廿四史”,您现在阅读《二十四史》的感受是什么?
淮南小山黄伟群:我现在已经读到《魏书》第三册了,如果按“二十四史”加《清史稿》289册来算的话,现在读到67册,占23.18%。如果说感受的话,以我所读过的正史来说,直观一点说,读了这些朝代的正史,就像我到这些朝代旅游了一番,伴随着它们一路走来,对每个朝代增加了具体感性认识。抽象一点说,是为了寻求中国历史规律,探讨历代王朝的安民之术。目前只是初步有了一点粗浅的认识,就是中国历史常由大一统和南北分裂两种格局交替演化,一般而言,南方政权往往保存中国的传统文化,北方政权则往往负责开疆拓土。最后南北融合,形成以汉民族为主体的多民族的国家。中国的传统文化不断融合、同化少数民族文化,从而形成生生不息的生机活力。历代王朝统治,有辉煌,有遗憾。读历史,就是要思考中华民族如何才能避免遗憾,创造辉煌。再就是思考历代王朝的兴亡的意义何在?一般而言,明君、盛世,老百姓的幸福指数就高,反之则低。历代王朝统治的最高境界是安民,使社会稳定,百姓生活安宁。所以中国历代王朝的兴亡,对老百姓的意义就在于,是否能让老百姓过上幸福安宁的生活。在中国历史上,能以德治国的王朝、时代,就是最好的王朝、时代。

小生:您还记得第一次阅读和购买《二十四史》这套书的情形吗?
淮南小山黄伟群:这个问题要回答有点复杂。说到读“二十四史”、《清史稿》,最初是八十年代末用岳麓书社的精装四册的《二十五史精华》节选本,读到《晋书》。因为当时还买不起二十四史、《清史稿》,只能浅尝辄止,算是选读。
  1992年3月19日添置了上古版影印12册之《二十五史》(殿本二十四史、《清史稿》关外二次本)书价仅260元。后又添置了2大册的《元史二种》(柯绍忞《新元史》、屠寄《蒙兀儿史记》,也才78元。想到自己以如此低廉的成本、不大的空间就拥有了二十五史全史,心情十分激动。从那之后就开始读二十五史。1993年在淮上一书刊调剂中心淘到一套1987年11月湖北3印的《旧唐书》,因正从头读上古版《二十五史•史记》,穿插读了两册多,便放下了。
  当时在影印本上用透明的红色吸水笔标粗线作断句,用碳素墨水的钢笔标注。记得读到《史记•项羽本纪》鸿门宴一段时,不禁为项王的失误拍案叹息,并且敏锐地感觉到太史公在这篇传记中精心设计的矛盾冲突的几起几落。后因故无限留恋地记下了中断读书的标记下了海。直至半年后才接上续读。至1998年底,已读到《汉书•东方朔传》(有误,待后说明)。此后由于工作关系,及读书兴趣的暂时转移、购书的机缘等因素,暂时中止了读史。
  直至2011年7月暑假,我收齐了中华点校本(平装) “二十四史”、《清史稿》289册,才立志通读之。于是续读《汉书》第九册,又发现《汉书•东方朔传》及之前的标注仅仅是某次查资料做的标记,而非当时读到的标记,而之间跳过的部分相当于平装本的一册半,于是继续用电子版补读《汉书》第八、九两册漏掉的部分,以与《东方朔传》衔接。约至2010年9月20日,通读了《汉书》;2011年8月31日,《后汉书》读毕。2012年5月11日,通读了前四史;2013年2月4日,通读了《晋书》;2013年12月30日,通读了《宋书》;2014年2月5日通读了《南齐书》;6月29日通读了《梁书》;7月15日通读了《陈书》。中华书局点校平装本“二十四史”、《清史稿》的好处是,轻便易携易握,可以躺在床上看。我在《我收齐了中华书局点校本(平装)二十四史、〈清史稿〉》一文中写道:“终于再也不用抱着沉重的笔记本电脑看同版的电子书了!一想到卧室床头有满满一柜“绿衣仙子”等待我“临幸”,一种幸福感便油然而生。”




小生:您的专藏中写道:“中国古典诗词曲(赋)全集控。” 古典与您的生活有什么关系?
淮南小山黄伟群:我早年兴趣即在一窥中国历代诗词散曲全豹,所以总集是必备的。古典诗词散曲研究虽然不是我的职业,却可以说是我的终生的奋斗目标。自从八十年代初读《李太白全集》后,对其注者王錡佩服得五体投地,把他的注全部抄了下来,立志要当当代王錡。这些年来,都在为此做准备,可以说中国古典诗词散曲已经与我的生命融为一体。或等退休之后,可专心做这项工作。回首往事,感慨良多。此生何幸,可与书为伴。读书使我与中国传统诗词写作结缘,与中国古典诗词散曲研究结缘,与毛泽东诗词研究结缘。

小生:对于想系统阅读古典文学和收藏此类书籍的新手,您有哪些心得、经验与广大书友们分享?
淮南小山黄伟群:喜欢中国古典诗词(散文)的年轻人,真正经典的入门读物还是中华书局印陈婉俊注《唐诗三百首》、上海古籍出版社印的龙榆生的《唐宋词格律》、中华书局印二吴的《古文观止》、上海古籍出版社印的上彊邨民朱彝尊编的《宋词三百首笺注》。如果还想进一步研究,那么可以选上海古籍出版社印的龙榆生的《唐宋名家词选》、《近三百年名家词选》,以及朱彝尊编的《词综》、秦巘编的《词系》等。总之,必须是历史上能站得住脚的选本。至于总集,一般来说,有《全唐诗》、《全宋词》、《全元散曲》也就够了。

小生: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并期待您与大家分享更多的好书。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