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藏书家之 叶昌炽

2015-04-22 10:55     阅览:14779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   


叶昌炽 图/网络资料
城西地迥。门掩蓬蒿静。燕子归来巢乍定。犹忆旧时门径。
古碑金薤盈箱。乱书束笋堆床。试问几朵家具,两三薄笨车装。
——叶昌炽《清平乐》

  叶昌炽(1849—1917),字兰裳,又字鞠裳、鞠常,自署歇后翁,晚号缘督庐主人。晚清金石学家、文献学家、收藏家。光绪进士,历任翰林院庶吉士、国史馆协修、纂修、总纂官,参与撰《清史》,后入会典馆,修《武备图说》,迁国子监司业,加侍讲衔,擢甘肃学政,引疾归,有五百经幢馆,藏书3万卷。著有《语石》、《藏书纪事诗》、《缘督庐日记》等。
  《藏书纪事诗》
  叶昌炽一生遍访大江南北各地藏书家,囊读历代藏书书目,自光绪十年(1884)开始,历时七年撰成《藏书纪事诗》7卷。又经过其七年的修订,于光绪二十三年(1897)由江标在长沙雕版刊行。专搜集各代、各地藏书家史实,对每位藏书家,各缀绝句一首,以抒其人特征或写其心爱珍藏。遍采正史、方志、笔记、官私簿录、古今文集、野史稗乘,无不搜寻摘录。潘祖荫见书稿后,击掌赞叹不已。时代起于五代,迄于清末,收录藏书家400余人,附见290余人。该书被称为“中国藏书史诗”,亦为书林之掌故,并可考我国文化传统之深远,尤对研究图书馆史、中国藏书史、文化史等有极高的参考价值。
《藏书纪事诗》 图/孔夫子旧书网
  叶昌炽藏书极富,积至3万余卷,藏书处有“奇觚庼”、“治廧室”、“缘裻庐”、“五百经幢馆”、“辛臼簃”、“明哲经纶楼”等。

叶昌炽藏书印 图/网络资料
  叶昌炽自弱冠即开始专注于碑拓,经数十年累积,至暮年已积攒至八千余通,其中仅经幢即达五百余种,故命其藏处为五百经幢馆。他的藏书中,以宋刻《广韵》《竹友集》最为有名。

宋刻《广韵》 图/网络资料
  编有《治廧室书目》、《五百经幢馆藏书目录》,著录精本1000余种。自己手抄图书达近百种,为抄写《上海县志》,曾“晨兴夜辍,手腕几脱”。精于金石学,收藏金石亦可观,曾徒步走遍平凉、张掖、敦煌、邠州、西宁、秦州、酒泉、庆阳、泾州、宁夏等十多个府、县,沿途所见古碑、旧刻皆亲自临拓,又在敦煌收得写经31页,莫高窟碑拓10余通;故其收藏碑版、经幢古物具有较高的文物和文献价值。
  《缘督庐日记》
  光绪三十二年(1908)撤销各省学政,叶昌炽不愿再为官,遂退居故里,以读书、著述、藏书终老。晚年取庄子“为善无近名,缘裻以为经”之义,自号“缘裻庐主人”。长于校勘,瞿氏《铁琴铜剑楼书目》、蒋氏《铁华馆丛书》、潘氏《功顺堂丛书》均由他审订。
  叶昌炽有记日记的习惯,他的《缘督庐日记》与李慈铭的《越缦堂日记》、王闿运的《湘绮楼日记》以及翁同龢的《翁同龢日记》并称晚清四大日记。

《缘督庐日记》 图/孔夫子旧书网
  在他的《缘督庐日记》中,记载了一件令至今的国人都痛心不已的事件。
  1902年2月,他被任命为甘肃学政,叶昌炽来甘肃前,刚完成《语石》一书的初稿,所以他一到兰州便开始收集河陇石刻资料作为补充,敦煌县县令汪宗翰就是他托付寻找资料者之一。叶昌炽大概在上任不久就接到汪宗翰关于莫高窟藏经洞情况的报告,由于敦煌离兰州路途遥远,运费难以落实,他就先让汪宗翰责令负责维护莫高窟的王道士暂将发现的文物和文献放回洞中封存起来,等候处理。
  这个王道士,就是那个将莫高窟中经卷卖给洋大人,致使大批珍贵文物流落海外的罪魁祸首。
  显然,这条命令不合王道士的心思,所以王道士表面应承,实际上还是不断从洞窟中取出一些来悄悄出售,以换得莫高窟的维修费用。
  1906年,叶昌炽被撤职回乡;第二年,英国考古探险家斯坦因得到了藏经洞的消息,迅速以低价取走了第一批文物文献。接踵而来的是伯希和、橘瑞超、鄂登堡等外国探险家,也都悄悄地"买"走了一批又一批的文物文献。
  叶昌炽在事隔数年之后得知敦煌宝藏被外国人低价买走,万分悲慨,一直悔恨自己当时为何不再往西走上一千里路,亲自到莫高窟看个究竟。他还说“既然公家要拨五、六千两银子那么困难,为何我不自己倾家荡产来凑足这笔经费呢!”

敦煌藏经洞 图/网络资料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