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旧书业观察三十二】怀古书斋:旧书文化传承 晋商诚信天下

2015-07-10 11:19     阅览:57805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孔小生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   

  2007年,武小丽在潘家园旧货市场偶尔听到旁人议论:在网上售书,这引起了武小丽的关注。从那时开始,她便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注册账号,尝试“怀古书斋”的网上经营。孔网店铺:shop.kongfz.com/5774
  武小丽说:“怀古书斋的网店,刚开始并没有很在意,也没有投入更多的精力去做,只是当作多一种销售渠道,后来陆续发现效果还不错。”如今,孔夫子旧书网上的书店区以及拍卖区已经是怀古书斋相对主要的一种销售方式了。“对于网店信誉我们一直保持比较清楚的认识,过去晋商讲‘诚信天下’,我们作为山西人理当重视,这应该是做生意最基本的准则。”


  受父亲影响经营古旧书
  说起和旧书的缘分,武小丽表示,这是一种传承。其父亲武思忠先生经营古董生意(以古籍旧书为主)二十余年,武小丽从小耳濡目染,跟着父亲学习,除了学习古旧书的版本知识还有经商之道,这其中除了带来的经济效益,也融入了武小丽对古书的喜爱以及对传统文化的传承。
  1994年,武小丽的父亲武思忠先生从濒临破产的山西印染厂下岗,便跟随几位玩古董的同事学着古董买卖的生意。武思忠每日骑着摩托车,挨家挨户收购古董,足迹遍布了汾阳、平遥、介休、孝义……从走乡串户到摆地摊,这一路边学边积累。1997年,武思忠在山西介休市开了第一家古籍书店,取名“怀古书斋”。后来到北京,在潘家园、琉璃厂、报国寺,先后都开过店,主营线装古旧书。武小丽感慨,虽然这中间起起伏伏,但一路走来还算顺利。
  值得一提的是,1999年,武小丽的父亲武思忠先生在山西经营古旧书店。在山西汾阳收购古旧书刊时发现了李自成《大顺律》的印本,(存14卷及15卷的前8页,版框25.3cmx17.5cm,用万历间仿宋体木刻,毛装),在2000年嘉德夏拍上,《大顺律》被国家图书馆购藏。这是一次历史性的发现,武思忠切身感受到了古籍的魅力,以及它带来的经济利益。
  那是属于古籍市场繁荣的年代。

  从贩书到藏书
  在过去二十余年与古籍的接触和不断的学习,怀古书斋对古籍的界定,是商品还是藏品有着明确界限。
  武思忠在接受采访时也曾表示,他不否认自己曾经哪怕现在也还是个贩书的,但是他更不掩饰自己想成为藏书、爱书之人的强烈愿望。
  怀古书斋收藏的重点偏向于“版本”,早期版本(元明刻本、唐写经、清代精刻)居多。武小丽家中还珍藏有《得泉录》、《升寅家信札》、九岁神童写的《南游记》等古籍,这些是断不会在自家商店标价出售的。
  对于一个商人而言,在商言商,能赚钱的书都是好书。收藏则不同,武小丽认为收藏古书可从自己的兴趣入手,喜欢什么内容,什么版本,就多关注和学习哪一类。从古籍专业的角度讲,何方刊刻,如官刻,家刻,坊刻,肯定首选官刻;从内容讲,是不是受市场欢迎,经史子集分门别类,但冗杂繁多,小说笔记通俗易懂,但缺乏正统。


部分藏书图

  古旧书市场相对稳定 仍值得期待
  在淘书、买书、卖书的过程中,武小丽感触最深的是好东西一天天在变少,过去时常会爆出谁谁谁买到宋元版,孤本稀缺珍本等,并转手卖个好价钱,这两年极少听到此类。在古籍市场令大部分人沮丧的现在,武小丽认为,古籍市场一直相对稳定,有相对固定的圈子,不大但足够专业,当然偶有炒作,但都是昙花一现。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书友们不再受地域的限制,随时随地都可以沟通和来往。比如善本珍本这类的古籍过去只能通过拍卖会获得,现在差不多都可以通过互联网交易,地摊古玩市场的作用也逐步淡化。
  商业模式的改变,导致货源问题、竞争压力也伴随而来,武小丽说,有压力才有动力,我们应对这些的方法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首先尽可能多的学习,使自己的专业知识更丰富,随时做一个有准备的人,再者就是勤奋,多接触一线市场,多参加线上线下的拍卖,机会自然就多了。
  武小丽认为未来的古旧书市场可能会随着商业模式的变化有所改变,但总体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国家对古籍修复和收藏已经逐渐重视起来,但从传统文化传承的角度似乎做的还不够,希望能多些经常性的展览,经典论著的出版,让它能更接近大众。


部分藏书图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