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藏书家之 高濂

2015-07-30 00:04     阅览:25086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综合   

芸阁牙签散几筵,残灯夜雨竹炉边,坐来心到几千年。怜雪案,叹韦编,残卷生平未了缘。
——《天仙子·读书》
  高濂,明代著名戏曲家、藏书家。字深甫,号瑞南道人,钱塘人,以戏曲名于世。约生于嘉靖初年,主要生活在万历时期。曾在北京任鸿胪寺官,后隐居西湖。能诗文,兼通医理,更擅养生。所作传奇剧本有《玉簪记》、《节孝记》,诗文集《雅尚斋诗草二集》、《芳芷楼词》,其养生著作《遵生八笺》是中国古代养生学的集大成之作,另有《牡丹花谱》《兰谱》传世。
  玉簪记
  高濂爱好广泛,藏书、赏画、论字、侍香、度曲等情趣多样。此外,高濂还有《牡丹花谱》与《兰谱》传世。
  高濂曾在北京任鸿胪寺官,后隐居西湖。明史无传,精通音律,“能度曲,每开樽宴客,按拍高歌以为娱乐”,“又尝聚邻人为说宋江故事”。所谓诗词歌赋,鉴赏文物,无所不涉,琴棋书画,茶酒烹调,无所不通。家境富裕,隐居西湖,徜徉山水之间,所作《玉簪记》脍炙南北。其词风请丽和婉,独具一格。著有《雅尚斋诗草》初二集,《玉簪记》及《节孝记》传奇各一本。
  《节孝记》包括两个短剧。上卷为《赋归记》,杂取陶潜从彭泽令赋归、拒绝朝廷征聘、入匡庐与慧远共结莲社诸事,写其清高拔俗的节操。下卷为《陈情记》,写李密夫妇侍奉祖母的孝道。
  《玉簪记》原是取材于《古今女史》,写南宋时陈娇莲与潘必正的爱情故事,是“中国古典十大喜剧”之一。

玉簪记 图/孔夫子旧书网

  妙赏楼
  高濂“尝筑山满楼于跨虹桥,收藏古今书籍”,且以宋本为多,因之得以博览古今。建书楼“山满楼”、“妙赏楼”于杭州虹桥。对经书子史、百家九流、诗文传记、稗野杂史等,兼收并蓄,且多医书,被黄丕烈誉为“明中叶大藏书家”。
  万历十九年(1591)刊刻有《遵生八笺》19卷,为总结中国历代以来日常生活体验的集大成著作,旁及山川逸游、花鸟虫鱼、琴乐书画、笔墨纸砚、文物鉴赏等知识修养,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
  其《遵生八笺》第六笺《燕间清谈笺·论藏书》,谈及鉴别版本尤为精湛,对鉴别宋版图书论述深刻,以及明代伪造宋版书的种种手段作过详细的论述,揭露明人书商作伪之手法是“将新刻模宋版书,特抄微黄厚宝竹纸,或用川中茧纸,或用糊褙方帘绵纸,或用孩儿白鹿纸,筒卷用槌细细敲过,名之曰刮,以墨浸去臭味印成”,“或妆摩损,用砂石磨去一角,或作一二缺痕,以灯火燎去纸尾,仍用草烟熏黄,俨状古人残伤旧迹,或置蛀米柜中蚀作透漏蛀孔”。劝“收藏家当具真眼辩证”;对古籍保护之法亦有创见,他的经验极受后来藏书家和版本学家的重视。论其刻书应精校,以医书为例,错一字将后患无穷。
  高濂的藏书观颇具实用意识,曾自述藏书曰:“梦寐嗜好,远近访求,自经书子史、百家九流、诗文传记、稗野杂者、二氏经典,靡不兼收。故尝耽书,每见新异之典,不论价之贵賎以必得为期。”
  藏书印有“妙赏楼藏书”、“五岳贞形”、“高氏鉴定宋刻板书”、“武林高瑞南家藏书画印”、“武林高氏瑞南藏书画记”、“武林高深甫妙赏楼藏书”、“高丙家藏”、“古杭高氏藏书印”等。

藏书印“高氏鉴定宋刻板书” 图/《明清著名藏书家藏书印》

  六字诀
  高濂也是一位养生学家。他在《三知论》中提出了“养生有方,首先节欲”的观点。他虽认为倚翠偎红,溺快衾裯,是人的本能乐趣。但是性与命相守,神与气相依。如果沉溺其中,必然影响身心和谐,伤及阴阳气血。
  高濂还常练古人研创的“六字诀”,并在《四季却病歌》中道出了其精要所在。歌曰:“春嘘明目木扶肝,夏至呵心火自闲。秋定收金肺润,肾吹唯要坎中安。三焦嘻却除烦热,四季长呼脾化餐。切忌出声闻口耳,其功尤胜保神丹。”
  《遵生八笺》 更是记述了有关四时调摄、生活起居、延年却病、饮食、灵秘丹药等养生之道,对于各种饮食记述较详。

遵生八笺 图/孔夫子旧书网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