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藏书家之 刘承干

2015-09-23 16:57     阅览:52009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综合   


图/网络资料

  刘承干,浙江省吴兴南浔镇(今湖州)人。清末著名藏书家与刻书家,被鲁迅先生喻为“傻公子”。
  抢救古籍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湖州陆心源的皕宋楼藏书全部流入日本静嘉堂文库。静嘉堂因得到皕宋楼的藏书而名噪一时,日本汉学家纷纷来到中国抢购宋元精椠,大量珍贵的古籍流入日本。国内学者、有识之士,莫不扼腕叹息!刘承干看到这一切,毅然决定出重金收购古籍。
  经过若干年的苦苦搜集,甬东卢氏“抱经楼”,独山莫氏“影山草堂”,仁和朱氏“结一庐”,丰顺丁氏“持静斋”,太仓缪氏“东仓书库”等十数家藏书尽为刘氏嘉业藏书楼上的插架。缪荃孙在《嘉业堂丛书序》中说:“诸藏书家多佚出之本,无不归之,收藏遂富甲海上”。
  刘氏藏书当以宋版四史最为珍贵。号称镇库之宝。吴昌硕曾为藏书楼题写了“宋四史斋”。还有眉山刊本《宋书》,张元济先生印《百衲二十四史》,曾经采纳补缺。宋开庆110卷《鹤山先生大全集》、宋淳熙戊戌本《窦氏联珠集》也都是海内称绝的孤本。

藏书印:嘉业堂 图/网络资料

  民国9年至13年,辟地20亩,靡金12万,在小莲庄鹧鸪溪畔建成藏书楼。该楼位于南浔镇西南郊,四面环水,楼呈口字形,是一座典型的园林建筑。清光绪死后,刘承干捐款在崇陵植树,宣统颁赐九龙金匾:钦若嘉业。(陆润庠代笔)刘承干以此命名藏书楼:嘉业藏书楼。另外他还以重金请到名流缪荃孙、王国维、董授经等考订校勘。并编有《善本藏书志》28册。

钦若嘉业 图/网络资料

  雕版刻书
  刘承干不但藏书,而且还自己雕版刻书。前后计有《嘉业堂从书》、《求恕斋丛书》、《影宋四史》、《旧五代史注》等。另外他还大量地刻了被清政府列为&*的《安龙逸史》、《翁山文补》等。鲁迅曾经到上海青海路嘉业堂买过书,他在给杨霁云的书中说:“刘翰怡听说到北京去了,前见其所刻&*目,真是杂乱无章,有用书不多,但有些书则非傻公子如此公者是不会刻的,所以他还不是无用的人物”。鲁迅还说:“刘翰怡对明季的遗老很同情,对清初的文字狱也颇不满,但奇怪的是他自己的文章却满是前清遗老的口吻。”鲁迅先生一语道出了刘承干的矛盾心理。他既同情明末的遗老,又对清代的文字狱表现出了不满,这和他的家世有着深刻的关系,刘承干的父亲是清朝的进士,他本人中过秀才。溥仪在伪满州国称帝时,他还寄去了贺表。平时写信、做文章连年号也不肯用民国纪元。他既以清朝遗老自居,可是又极力搜罗&*刻印,让旁人看来,委实有点“傻”。
  刘承干刻书态度严谨,第一部刊印前,他都请著名学者校隹谁,然后再开印。印成后,再校订。嘉业堂所刊之书,以精美典雅著称于世。凡刻成的书,刘承干皆有题跋。他刻印的书,不是为了营利,大多送给学人,这其中也包括大批的日本学者。鲁迅先生在《病后杂谈》中写到:“对于这种刻书家,我是很感激的”。

嘉业堂精刻本《郑堂读书记》 图/孔夫子旧书网

  变卖藏书
  刘承干自1933年家道中落后,不得不变卖藏书,他的书散大致分为四个时期:一是,抗战前,宋刊四史及宋刊《鹤山先生大全集》等售与宝礼堂潘明训,《宋会要》稿本售与国立北平图书馆,后影印流通,《明实录》售与中央研究院,《永乐大典》残本售予大连满铁图书馆(现存北京图书馆)。二是,抗日战争发生后,刘承干将大量珍贵古籍运到上海,经郑振铎、徐玉森介绍将明刊本秘密售给重庆中央图书馆(现存台湾)。三是,抗日战争后,浙江大学图书馆购得嘉业堂藏书二万三千册。四是,解放后,刘承干将二千多种古籍半捐半卖给复旦大学图书馆。他曾自嘲道:“自我得之,自我失之。”不无遗憾地违背了“非徒藏之,又将谋所以永其传”的诺言。

刘承干信札 图/网络资料

  解放前夕,为了使这一珍贵的文化遗产免遭兵燹,周总理下令保护好藏书楼。1951年,刘承干致信浙江省图书馆:“愿将藏书楼与四周并藏书、书版连同各项设备等,悉以捐献与贵馆永久保存”。从此,藏书楼附属于浙江省图书馆。

藏书楼花园 图/网络资料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