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期】韦力谈卢见曾朱笔通批并题识《杜子美诗集》

2016-03-07 10:26     阅览:10841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   


韦力谈卢见曾朱笔通批并题识《杜子美诗集》:
学术史上的一代悲剧性人物留下的人文遗产

  采访:孔夫子旧书网 受访者:韦力
  
  卢见曾与《雅雨堂丛书》
  卢见曾朱笔通批并题识《杜子美诗集》,您在《芷兰斋序跋初集》里写这部书,说不知为什么没有收录进卢见曾主持的“雅雨堂丛书”内。我在孔夫子旧书网搜索到“雅雨堂丛书”,标价是60万,雅雨堂丛书一共十三种138卷,但是我看出版目录好像很奇怪,不像是一个有体系的门类,很杂,易学、史学、笔记都有,就请您先从卢见曾和“雅雨堂丛书”聊起吧。
  韦力:这个得从卢见曾的学术观聊起。我们绝大多数人把他作为一个官员看待,其实他对《易》研究很深。他研究《易》不是站在道家角度,是站在经学的角度考虑。这个人早年经历不是特别顺当,他最初因为什么事情我记不得了,被判了流放,当时流放到塞北。在那儿一待几年,天天研究《易》,这是他的起源。他的流放地是满人的地方,所以他跟一些人有所结交,后来这些人把他又重新引荐给皇帝,后来他又从县令重新干起。大约记得做过六安县令,这样一步一步往上升。据说这个人很懂吏治,对经营管理方面很在行,这样就把他提拔上来,做到了两淮盐运使,这是当年第一大肥缺了。他把他这一套研究和学问带到了江南。
  他当年在扬州搞了几个雅集,这几个雅集他不断地换名字,我记不清了。大概有两个方向,一个是诗圈,一个是经学圈。诗圈里两个重要的人物厉鹗、杭世骏,这两个人入他的幕。另一个经学圈,最重要的人物就是惠栋,惠栋在他手下干了大概四年多,戴震也在他手下也是干了四年多。经学中吴派、皖派的代表人物就是惠栋与戴震,这两个人相识就是在他的幕府中。所以你就知道卢见曾这个人在中国学术史上是极重要的一个人物。卢的幕府里还有沈大成、顾栋高,专门研究春秋的;还有一帮玩书的,扬州二马,天天跟他在一起。扬州二马都是大盐商,他们也是总舵主,还有一帮子徽州盐商都受他的管辖。另一派人物是艺术圈的,比如金农、郑板桥,金农一直跟他在一块儿混。卢见曾组织了这么几个圈子做雅集。卢见曾为什么干这么多事?他捞了很多的钱,这个行当(两淮盐运)太有钱了,他用这个钱不断在当地建东西。扬州这个城今天我们看着很美,最初老城的格局是他搞起来的。扬州城低洼,离海平面太近,那个地方常发水,他觉得那不是办法,他就靠各大盐商疏通邗江。大概60个盐商捐钱,彻底地疏通。整个扬州城几个大的地方全部重新建起来了,在这样情况下组织了很多雅集。作为文化幕府,在乾隆初年,他等于是第一家,所以卢见曾很厉害。
  而《雅雨堂丛书》的实际编撰人就是惠栋,主导思想都是惠栋的。为什么又混杂了其他的内容?因为当年惠栋已经岁数大了,惠栋入卢见曾幕的时候快60岁了。惠栋当时找卢见曾,是因为家里穷,惠栋的父亲惠士奇当初因为跟乾隆皇帝应对得不好,被罚他们家全资修镇江城,家里一下子就破产了。卢见曾为什么招惠栋入幕,因为惠士奇是研究易学的大家,惠家三代治易,这恰恰符合了卢见曾的偏好,所以把他招入幕,系统地编跟经学有关的著作。所以说《雅雨堂丛书》的三分之二,其实是惠栋的观念。  
  主要是易经?
  韦力:不只是《易》,包括其他经学。这里就要说说另外一位经学大家戴震。他和惠栋的关系,从年龄上讲戴震比惠栋小25岁,戴震35岁的时候见到60岁的惠栋。在此之前他在京城,他在京城的重点在于算学,他并没有系统对经学深入,惠栋实际上是戴震的启蒙人,  
  经学启蒙人。
  韦力:对。但是经学史上不这样谈,因为皖派后面占了主导,皖派要坚决否认这一段历史。戴震就是在扬州见到惠栋之后,才知道原来经学是这么个研究法。当然青出于蓝,戴震没有纯粹按照汉学家的研究方法,他又加进去部分义理的观念,使得经学变得更完善。但是这种启蒙的初始之功,其实是惠栋,戴震和惠栋相见于卢见曾幕府。
  戴震为什么到扬州去?因为那时候戴震在北京,就住纪晓岚家,他近似于纪晓岚家的家庭教师。而清代的科考制度跟今天差不多,你在哪儿上学都行,但是高考必须回原籍。清代是这样的。比如考秀才,其实当秀才不容易,每三年一考,如果不及格,秀才这个名就取消,所以得一直参加考试。但是考试要回本籍,取得了秀才之后才能参加乡试,有了乡试资格才能到北京考进士,你首先必须保住秀才的职称,在你没有考取进士之前,秀才必须回本地考。戴震因为没有取得进士,每考秀才也得回家。当年的交通很不方便,所以纪晓岚在南方给他找了个工作。因为纪晓岚跟卢见曾是亲戚,自然把戴震推荐给了卢见曾——这一段事情没有文字记载,这只能是顺理成章这么推论,就这样戴震入了卢见曾的幕。这对他很重要,从此之后他才大下工夫研究经学,才产生了清学上的一大派别。
  而为什么《雅雨堂丛书》比较杂呢?后来戴震,包括沈大成,他们又帮着编《雅雨堂丛书》,而《雅雨堂丛书》中的刊刻,扬州二马也出一些钱,共同编了这么一套书,各种编撰思路混进去以后就变成这么一个混杂的丛书。  
  这些书哪些是惠栋主持,哪些又是其他人编的?
  韦力:有资料记载,我记不住,印象中有九种是惠栋编的。
  在您心目中《雅雨堂丛书》在出版史上,第一个,它出版的学术地位;第二个,现在在收藏界的地位。版本、印制如何,包括现在的存量怎么样?
  韦力:首先,《雅雨堂丛书》不稀见。《雅雨堂丛书》刊刻于扬州,扬州当年是南方的刻书中心,所以它刊刻得很漂亮。几个大的我们所知道的殿版书,都是在扬州刻完再运回北京。而《雅雨堂丛书》刻于扬州当地。第二,因为印制《雅雨堂丛书》的时候,有钱,都是大盐商在掏钱,所以它的版子好,版好意味着它能刷很久,刷很久意味着存书量很大,大概是这样一个逻辑。从收藏的角度来讲它很有名,但是不珍贵,就是因为它太多了。
  从学术角度上讲,《雅雨堂丛书》对中国乾嘉学派影响比较大,影响大的原因是里面贯彻了惠栋的一些观念,以经校经,这跟当初义理派完全不是一回事。总体来说,《雅雨堂丛书》学术价值极高,版本市场价值一般。  
  为什么《杜子美诗集》里面有这么多卢见曾的亲笔通批,却没有收录到《雅雨堂丛书》?
  韦力:我的猜测,《雅雨堂丛书》后来卢见曾不刊刻了,因为他没钱了。
  不是盐商投钱吗?
  韦力:盐商投钱。但是卢见曾当年不只是刊刻了《雅雨堂丛书》,他替很多人刊刻丛书,这个过程中他可能动用了公款,他最后犯案不是因为他贪了多少,而是他有大量的亏空,因为他动用了大量的钱来做各种事情。最后通过查亏空查到了几个贪污的人,没有查他,后来发现那几个重要贪污的人是当年卢见曾管着的。其实卢见曾已经退休了,倒追回来才把这个事情越闹越大。卢见曾亏空的原因,刻书是个小头,但是他聘请了大量的名士,好多年在他那儿住着,吃穿他全包,并且他建了很多今天讲叫楼堂会所的地方,当年花了很多钱,是这么着查出来的。他成就了这么一代人,却把自己给葬送了,卢见曾是个悲剧性人物。抓他的时候,他大概70多岁了,最后押回去判了死刑,秋后问斩,还没问斩,人就死了,悲剧性的人物。最有意思的故事是卢见曾跟纪晓岚之间的问题了,因为卢见曾这个案子,不但纪晓岚参与了,王昶也参与了,王昶也是一流的人物。当时查出来宫里当初报信就400多人。
  当初乾隆皇帝是秘密命人查的。结果纪晓岚知道这个信息之后,见到了卢见曾的女婿还是儿子,就弄了个信封,放了点茶叶,放了点盐封好,让他转交给卢见曾。纪晓岚当时聪明,他不留字据,就是一个空信封,意思就是“茶(查)盐空”,以卢见曾的聪明,立即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他就开始转移财产,转移到了几家我忘了。转移完了之后,官府彻底把卢家查封了,但是家产全部没有。乾隆不相信,怎么可能?因为卢见曾当了几十年两淮盐运使,太大,太重要的官,以乾隆的聪明不可能相信他没有财产,于是就深查,而交代的人就是卢见曾的女婿,这家伙受不住刑。当初对卢见曾也动刑了,卢见曾就不说,这个人70多岁了,什么都审不出来,但是从他家人一一攻破,家人交代了,交代了纪晓岚,王昶。
  对纪晓岚、王昶怎么处理的?
  韦力:流放了,纪晓岚流放到乌鲁木齐。乾隆很生气就问纪晓岚你为什么能干这种事?纪晓岚就说,我也是人,我重情义,我是在平衡情义和对皇帝的忠诚。其实对纪晓岚处理挺轻的,并且他在乌鲁木齐没待几年就被特赦,又回到北京接着当官,官复原职。
  当初乾隆很生气,就是因为身边出这样的人,他觉得挺丢人,皇室连密都保不了。他跟两个大臣交代了要秘密查这个事,结果还是被透了信,报信的人还不是一个。乾隆就开始对这个事恨得要命。而且乾隆当年很看重卢见曾,因为当年卢见曾搞吏治很厉害,他所到几个地方搞得都很好,包括当年乾隆下江南建的行宫全部是他搞起来的,并且他完全不让国家出钱,这个人理财是很厉害的。乾隆还专门给他赐了个匾,绝对是恩重的。乾隆的意思,我没想到你能干这个。
  后来卢见曾的财产缴出去了吗?
  韦力:全部查到了,全部充公。  
  卢见曾的藏书也散失了?
  韦力:散失了,一充公不知道哪儿去了。
  据您所知卢见曾的藏书流传下来有多少?
  韦力:很少,因为他的藏书大部分不钤章,你很难知道。而这部卢见曾朱笔通批《杜子美诗集》很特殊,卢见曾的墨迹很少留下来。我这么多年来,除了我自己这一部,在市面上没有见到第二部卢见曾的批校本,所以很看重。这正是这部书重要的文物价值。

卢见曾题识

  卢见曾朱批《杜子美诗集》的版本与意义
  这部《杜子美诗集》是卢见曾非常看重的一部,批注了那么多内容,包括他自己的观点,还过录了钱谦益、黄庭坚等等一大批对杜诗有独到见地的大人物的评点。有两个问题,第一个,为什么卢见曾批注杜甫要选这个明代的版本,这个版本在古籍目录上很少见到著录。第二个,在您的翻阅过程中,卢见曾批注杜诗有哪些特别的观点?
  韦力:卢见曾校注杜甫文集,为什么用这个底本,涉及到古人校注书对底本选用的观念——所有的版本中,宋版是最好的,但越好,里面越一个校注没有,因为谁都不舍得在上头写字,所以,校注本往往是找一个其他更适合的版本。
  以这部《杜子美诗集》来说,这是个明末刻本,在乾隆年间根本不算什么。但古人选底本校注,我这么多年收藏批校本的感觉,他们的厉害之处是特别会选底本,他们选内容特别好,刻本不算有名的,因为便宜。但古人的眼光高在哪里?因为中国文字的特殊原因,翻刻本多的是,但很多书坊翻刻书会不断偷工减料,因为产生利润的方法是两个,第一个,增加速度;第二个,降低成本。降低成本怎么降?偷工减料,怎么偷?中间一些段落有意无意删掉,没人买书会一页一页数一遍,缺漏了文字,一般人读不出来,但是遇到行家能读出来里面很多问题。所以真正的行家会选底本就在这儿,他选这样一个本子,里面错字很少,也没什么名气,一定也很便宜,对他来说不是钱的问题,这属于个人的习惯,因为真正的有钱人他知道怎么花。
  古人为什么要过录名家的批校,因为古代没有复印机,他没有办法把别人不同的看法放在一起。加上中国语言的混乱,在刊刻中会产生很多错误,而一字之错就会让意思全拧了。所以古人校诗,一个是校字,一个是校韵。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你把前人的各种批点汇在一起,是古人特别爱做的一件事,这也是为什么外国没有,而中国有的独特产物。
  卢见曾本人对杜诗的评点我没有细察。但如此多的重要人物包括他本人对杜诗的评点,由卢见曾集中辑录到这个版本上,也正是这个版本的特色,把它影印出来,可以让研究杜诗的人把它作为一个重要的版本细细研究考察。
  卢见曾批注杜甫有什么特别原因没有?
  韦力:我前面提到了卢见曾两大喜好,一个是经学,一个是诗词。从宋代开始,杜甫的地位越来越高,清代也是如此,所以卢见曾看中杜诗来批注。一个爱好诗的人校了一部杜集,这在当年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李白和杜甫,从年龄上讲,跟惠栋和戴震有一比。李白比杜甫大十几岁,杜甫用多首诗歌咏李白,因为他们曾一度在一块儿玩儿。李白好像对他不太感冒,为什么这样说?李白的集子中一个字没有提到过他。其实那时候不止是他,杜甫第一次见李白的时候有高适在场,高适的诗词中也一个字没有提到过杜甫。当时他们还有一批人在一块儿玩儿,那个时代很有名的诗人,没人提到过他。当年的杜甫跟李白地位不同,李白如日中天,而杜甫当时在社会上完全没有名声,一直到死前有人给他出了个集子,才夸他如何如何,夸他的人又没有名气,谁都不知道杜甫是谁。最初唐人编唐集,很有名的那几部,杜甫一篇诗也没有,所以这是很奇怪的事。他死之后到了中唐突然暴得大名,往后杜甫的地位越来越高,到了宋代之后,比如苏东坡都把他捧成极致了,四体皆备。这个翻盘为什么?我也在琢磨这个事,但是我没大揣摩出来。我也是翻过杜集的人,除了一些名篇之外,大部分就看出穷、苦、愁,基本上就是这个概念,成天苦,就是累。我自我感觉是水平不够,品不出来这里面真正的妙处在哪里。后来慢慢读他的东西,读了之后就看到他一生的颠沛流离,看完之后越看越觉得这个人不伟大。比如他在长安十年,拿着他的诗稿天天一家家投呈,好像没什么道义,朝中的恶棍他也全都投了。后世对他也有质疑,从唐代之后都有谁质疑,记不住了。但我们逐渐把他捧成了人民群众的代言人。
  您觉得杜甫为什么这么没有品格地到处求人?
  韦力:可能实在太穷困了,怎么着都成吧。后来皇帝每遇什么节日他必写颂词递上去,终于有一次皇帝觉得行,让丞相考察一下他吧,考察完了还是不了了之。他在长安十年很惨,成天说怎么愁,怎么饿,吃不上饭。他谈长安大雨60天,床角都发霉了,饿得不行,皇帝又很好,出国库之米,以便宜的价格卖给这些穷人,他就跟一些人去抢,抢到5升米怎么怎么高兴之类的——他号称诗史,什么都记,都是他自己说的。但是还不行,又混不下去了,做不成官就回去了。回去以后,把老婆孩子寄存到娘家远亲的公用宿舍,他还来京城耗着,最后给他封了个小官,九品,很低很低的,他又不肯做。他不干,人们给他做了很多的解释。问题是他后来又活动了一番,官品提上来了,他就当了,但是也很低,依然是低级官员。这个官员是干什么的,管驴马,这好比交通部门,他是交通部门的负责人。依然收入很低。他当了这个官很高兴,他回家探亲,一回家知道小儿子也饿死了,他又写诗说怎么样的内疚。然后他又重新回去,刚回到长安又赶上安史之乱,他又开始跑,跑的过程中让安禄山的部队给活捉了,又押回了长安。后来没处分他,安史之乱趁乱又跑出了城。又涉及到这一段史实,玄宗坚决要去四川,手下的人就劝他别走,你得坚持抗战,你不能带头逃跑。玄宗的意思是你让我抗战我这个皇帝就不当了,李亨就上来了,唐肃宗在天水继位,杜子美知道就奔那儿去。最后他几经艰难跑那儿去了,特别惨,他自己都写出来了,双肘也磨烂了,鞋也破了,总之特别凄惨。给他封了个官,还不错,比他原来的官又提了两级。可是他没当几天就给皇帝提意见,把他又免职了。免职之后他没有办法,带着家人东跑西跑,跑到甘肃投远亲,到那去了之后没粮食吃,又写他怎么样天天在雪里挖葛根,葛根挖不出来,一家人饿得靠着墙说不出话来。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想到另一个远亲,想到了他在四川,这么着他到了成都。成都这五年估计是他一生中过得最滋润的,弄了点钱盖了个草堂,在那待了五年,在严武的帮助下,还做了个工部员外郎,这是他一生中做过最大的官,为什么叫杜工部,以他最高的官职来称,他最高的官职当过六级以下。可惜那个官当了五年多就完了,因为靠山严武死了。他带着家人出来,又到外边流浪,最后死在湘潭那一带。
  这样一个人为什么历史上有这么高的名声,我疑惑了很多年,后来在哪儿找到了一个启示?北宋的丞相李纲,李纲当年是抗金英雄,李纲说过一句话对我很大的启发,他说我抗战之后颠沛流离,当我特别痛苦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杜诗里的那个滋味。我这才理解,他符合广大人民群众在困苦时的心境,突然意识到他写得这么贴切。  
  上面的人不会理解老百姓的痛苦和悲惨,因为要精确地呈现这些情绪和感受,是需要很强的表达能力的,普通人没能力表达,但是杜甫把这些表达出来了。老百姓的痛苦和悲伤。
  韦力:对。李纲身为宰相,他当年抗战,那么艰辛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杜甫写得好。我就理解了,自己没有过这种丰富的颠沛流离的生活,没有这样的生命体验。杜子美有这个——杜诗为什么受欢迎,从这个角度上讲,诗人都是在自己困难的时候才能写出好诗,恰恰又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心声,他好就在这儿。
  能否具体谈一谈卢见曾对杜诗的看法。
  韦力:那要深入研究杜诗了。深入研究杜诗,你才能知道卢见曾在手抄了很多名家的评点之外,所萃取出来的自己的看法。而我没有这个把握能力,我对杜诗没有这么深的研究。
  学术史上好像很少提到卢见曾。
  韦力:他的开创之功我们给埋没了,这是我看重他一个重要的原因,他对中国学术史的风气转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个学术的推手。
  韦力:对,他属于这么一个角色,其实他的角色近似于阮元。
  作为一个官员我觉得他做得挺好的,吏治很出色,又没耽误学术,又花了那么多钱赞助学术。
  韦力:对。当初他不仅找了一帮幕僚帮他代笔,历史上有资料留下来,惠栋跟他彻夜商讨学术。所以卢见曾有个人的见解,他不是一个有钱的附风雅的人,这是卢见曾的厉害之处。如果他没有这种学术就没有这种眼识,如果他身边弄了一大堆混子,情况就是另一类了,他为什么能把天下的一流文人聚在身边,首先他具备能够赏识这些人的能力。
  而卢见曾留下来的手迹,尤其是他的批校本,目前为止,我就看到这一部《杜子美诗集》。这也是这部卢见曾朱批《杜子美诗集》带给我们的人文遗产,他的特殊经历,他对于中国学术史的贡献,让这部批校本对我而言有着特别的纪念意义。


内页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