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李怀宇《各在天一涯》《与天下共醒》布面精装毛边本

2016-05-20 11:05     阅览:10647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天下如此变幻,苍生如此奔波,我依然不甘心地提起笔来,但愿能寻得醒世良方。
——李怀宇


  21世纪,李怀宇踏上了寻访华人心史的旅程,对“中国情怀”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李怀宇根据自己的亲历感触到,中国传统文化中富有人情味的一面,往往在旅居海外的华人身上自然地流露。20世纪的中国,华人在世界各地谱就了动人的乐章。于是,李怀宇开始了与时间的赛跑,发愿遍访华文世界里自己心仪的知识人。李怀宇曾于2007年赴美国,2009年赴台湾,2011年赴新加坡,均收获了难忘的经历。
  访问知识人,既是他的职业,更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兴趣与热爱。多年来,李怀宇根据自己的访问与采写,积淀出了《各在天一方》和《与天下共醒》这两本厚重的访问文学,追寻历史的记忆,寻找知识人的心路历程,将历史与文化,情怀与哲思很好的归结于一起。
《各在天一涯》


  近世以来,中国遭遇巨变,华人也在世界范围内流徙,虽各在天涯,却情牵一处。《各在天一涯》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本书的采写者李怀宇,访问了叶嘉莹、白先勇、金耀基、林文月、王赓武、傅申、王汎森、郑永年等二十位不同背景、不同专业的港台海外知识人,对于为学与做人、专业与兴趣、命运与忧患,这些学人精英的见解虽不尽一致,却有着共同的“中国情怀”。所谓身处天涯,心忧天下,他们的思考与解答也正为国人提供了反思的资源。
  《各在天一涯》收录了作者与海外及港台知识人的系列谈话文字,话题不拘一格,但各有新鲜的内容、新鲜的观点。一问一答间,受访者的修养和学识、思考与情怀,也浮现于纸上。
  我为什么对词有兴趣呢?因为词非常微妙,它的好处正是在于没有显意识的言志载道的观念,不像诗是言志的,文是载道的。它是游戏笔墨,写词时不带有一个面具,反而把内心里最真诚的本质流露出来了。但是本质流露是我现在这样说,早期的词学没有发现这一点,所以小词一直到陆放翁的时代还被认为是没有价值的,他说:我少年的时候不懂事,所以就写一点小词,都是没有价值的,应该烧掉的,不过我既然这样写了,就留下来吧。后来慢慢就觉得小词虽然外表上看起来没有意义和价值,可是里边好像真的有一个什么东西,可以让大家感受丰富的一些东西。——叶嘉莹:诗词使我在患难中坦然自安《各在天一涯》

《与天下共醒》


  《与天下共醒(当代中国二十位知识人谈话录)》收录了作者李怀宇与二十位国内著名学者、文化人的系列访谈文字。作为“文革”之后发挥了重要影响的一批中国知识分子的代表,他们走过的历程,他们的所思所想,他们的社会关怀和问题意识,深刻地反映了当代中国社会的变迁与历史脉络。
  这批发挥了重要影响的知识分子代表,葛兆光、钟叔河、周振鹤、吴思、邓晓芒、许纪霖、李辉、陈来等当代著名学人,从各自的专业视角出发,观照历史与未来,思考个体与家国,瞻望世界与中国,对当代中国之由来与走向提供了各自的解答,赤诚之心见于言表。在这样多元的答卷中或可发现无限可能,在思想的碰撞与激荡中或能寻得醒世良方。他们的社会关怀和问题意识,也深刻地反映了当代中国社会的变迁与历史脉络。
  从观念史的角度,中国人在古代是“世界的中国”,它认为自己就是世界,我就是天下;到了宋元以后,才慢慢意识到周边还有这么多地方,才慢慢地变成“亚洲的中国”;到了现在,应该了解“中国之中国”,就是说它是一个有限的(多)民族国家。……中国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建造一个现代的、民主的(多)民族国家,不要急于在世界上膨胀;先把自己现代的、民主的、有限的国民国家搞好,让人民对这个国家有信心。
——葛兆光
  目前我们还不能明确地做出历史总结,对一个时代的灾难制造者有全面、坦率的分析、批判,分清主政者和参与者的不同历史责任;在这种情形下,假如我们只把批判的锋芒对着那些历史受难者,津津乐道于他们身上的弱点、缺陷等,热衷于挖掘人际矛盾与纠纷,无疑是对当年历史弱者的又一次不公正对待。这样做,看似尖锐、深刻,其实是另外一种历史逃避,一种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就可以获得喝彩的“聪明”。
——李辉

  《各在天一涯》、《与天下共醒》由李怀宇采写,中华书局印制出版,孔网特制精美毛边本,32K布面小精装,精致典雅极具收藏价值,封面烫金,颇显品质。两书合售,仅120套,每套120元包邮。5月24日16:30准时发售,每人限购一套。



  作者简介:
  李怀宇,广东澄海人,多年从事知识人的访谈和研究。作品有《访问历史:三十位中国知识人的笑声泪影》、《家国万里:访问旅美十二学人》、《知识人》、《知人论世》、《访问时代》等等。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