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旧书业观察四十一】缀简楼:参与文化共享 发掘旧书之美

2016-07-22 14:53     阅览:7411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郜勇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   

  郜勇(孔网ID缀简楼),2012年于孔网开设书店“缀简楼”(点击进入书店)。缀简楼以拍卖闻名,孔网书友时常能在店里拍到好货。事实上,这并不是他在孔网开的唯一一个店铺,缀简楼是术业有专攻:“缀简楼的出发点就是想把文献的经营做的专业一些。”
  书缘:少年“奇遇记”
  说起与旧书的缘分,我老是想到读小学的时候从学校图书室里借到的一本小书《木偶奇遇记》,现在想起来那真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一个另外的不同于自己生活环境的、充满各种可能的世界向我开了一扇小小的门,多年后在北京的书摊上还买到过当年看过的那个版本,一直收藏着保留一份自己的童年记忆。
  读高中的时候,我们那个中学学习风气还不错,我是在那个时候爱上阅读的。第一次接触外国文学名著就在那个时候,记忆最深的就是看《斯巴达克斯》,里边有很多人物,每个人都有长长的名字,往往前面刚出现一个人马上就忘了。不过这样的阅读,让自己读书的胆子大了起来,就是再遇到多难读的书也不发憷,比如歌德的《浮士德》,还有别林斯基的文论集《文学的幻想》诸如此类。看的书大多从同学处借来的,当时自己在市里一家小书店买到一套美国作家亚历克斯·哈利的小说《根》上下两册,发现书中很多错别字,当时不知道,后来才知道那叫盗版书,太坑人了。有一次同学告诉我市里的新华书店在处理库存还有些旧书,就慕名而去,那是我第一次买旧书,一册厚厚的精装本《世界通史》。
  99年中学毕业后抱着对陌生世界的憧憬,从这个山西晋东南的小城去了千里之外完全陌生的广东佛山市。刚开始呆在一个郊区的小镇上,到了傍晚去集市的路边就会有零星的旧书摊,《基督山伯爵》就是在这样的摊上买来读的,后来的每个月都入不敷出。离开广东去北京的时候,寄回老家山西的就只有几箱书。广东的那家企业要在北京开办事处,处理业务上的事情,我是被发过来开办事处的,这是家做电脑外设电源还有蓄电池的企业,业务主要来自中关村的经销商,所以刚到北京就在中关村落了脚。到了后我才慢慢发现这可是个好地方,北大、清华、人大这些著名学府就不说了,围绕这块地方的各种书店让人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店主照片

  开店:越来越专业化
  北航西门铁道旁原来是个卖旧书的小市场,很热闹,那时候周末或者下班后经常去逛,那是2003年。在这个市场经常能遇到一个同样爱买旧书的朋友吕红松,最早是从他的口中得知有一个专业的旧书交易网站--孔夫子旧书网,而他在孔夫子网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用户名)“茶花女”,现在在清华西门经营着他自己的旧书店——前流书店,能做一个自己的书店,是很多爱书人的梦吧。
  接触孔夫子网以后,刚开始只是买一些自己喜欢的诗集之类,一段时间后发现有的种类在网上的成交很不错,平时逛书摊的时候就会多留意一些,比如一些稀见的初版本、精装本、作者签名书、民国出版物之类。买的多了自己就也想在孔网试试手,刚开始只是一种爱好,觉着一本书通过自己采选、上网描述、拍照、上架竞拍、成交、发货、然后获得买家好评就会特别满足,并且乐此不疲。再后来就有自己做工作室的想法,专业来做古旧书的经营,2006年的下半年辞去了原来的工作。现在我们有一个小团队,主要从事古籍文献修复整理展示的工作。
  2012年我在孔网注册了“缀简楼”,这是我在孔网的新名字,我最早的注册时间应该是2004年,用的另外的名字。在孔网的古旧文献经营也可以专业化,著录、拍照、保存、发货、客服等各种工作内容都需要协调,缀简楼的出发点就是想把文献的经营做的专业一些。
  我们在网上主要销售名人墨迹相关的文献,我们会不断的上拍新的拍品,推出各种专题拍卖,吸引了很多书友。在管理上,从拍品介绍、拍照、入库、发货、售后都有严格的操作及服务要求。比如我就经常跟发货的同事说,拍出的东西就是别人的了,包装一定要用心。
  关于货源,有人不断地买新书,就会不断地产生旧书,我认为,经营旧书或者文献的定位要随着市场的变化不断的作出调整。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有准备是第一位的,自己的知识储备、对市场走向的判断、还要有可随时支配的一定的现金流等等这些都要慢慢提升,才能应对一些突然而至的机会。
  另外,书店的经营在分类上应该有自己的特色,这样方便买家有的放矢。缀简楼专注于名人墨迹等专业文献的经营,这几年的市场反应还不错,我希望我的团队能更加专业化来应对市场的竞争。
  特色:救书如救命
  我店里还兼营“古籍修复”。古籍修复如病延医,公藏单位及个人藏家手中有大量急需修复的古籍,为需要修复的古籍找到一个好的医生即好的修复师是关系文献延续、文化传承的大事情。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这个行业,并且跃跃欲试。从事古籍修复,需要具备一定的个人素质,比如专注,开始的时候对修复的专注可能只是一种兴趣,如果能把这种专注提升为一种长期从事此工作的素质,才是真正的专注。再比如动手能力、理解能力、审美能力等等。古籍修复讲究“修旧如旧”,从事这个行业要看旧东西,多看几百年前的原装是什么样子,从中多多体会。修复也忌讳闭门造车,要多同资深的藏家对修复方案及细节进行深入的沟通。
  古籍修复一直都是一些大型的图书馆在做,社会上的修复力量十分有限。参与古籍修复工作一直是我的一个情结,我们现在的工作室专门留出一块地方,可以让喜欢古籍修复的同学、朋友有个交流的地方并且随时可以来做练习,我们工作室也会定期举办古籍装帧修复及碑帖传拓等内容的活动。

缀简楼组织的古籍装帧与修复展示活动准备中

  淘书:经常有惊喜
  对于好书,我认为喜欢的书就是好书。而说到收藏,受用的书值得收藏。书的分类很多,仅从大众接触最多的普通书的增值潜力来说,还是一些著名作家的限量本、特装本、签名本更有潜力,物以稀为贵嘛。
  我现在收藏的重点是名人墨迹。不过淘的过程中最让我难忘的还是在跳蚤市场淘到1897年的英文原版国父孙中山的《伦敦蒙难记》,羊皮面精装(见图)。广州起义失败后,孙中山被清政府通缉,流亡英国,1896年秋被清政府驻英国公使馆绑架,后经孙中山的英国老师康德黎全力营救并脱险,孙中山获救后即写下了这本蒙难经历的书《伦敦蒙难记》。 这是孙中山最早的一本英文著作,这本书的出版轰动了欧美政界,威慑清廷,为辛亥革命播下了第一颗火种。 就是这样的一本书,那天早晨安静的待在那个小角落里,我示意摊主接给我看的时候,摊主一再强调这本书是皮面的,就只这面也值五十块(人民币五十元),今天出摊晚了,刚拿出来的。接过来再看,皮面烫金字“SUN YAT SEN”?孙逸仙,没错。五十?五十。付完钱,赶快闪,哈哈!这书回来后,仔细查了一下,国家图书馆在2011年的辛亥百年特展中仅收录了此书1911年的中文版本。从书中原藏者的题记可知,这本书应该是一位马来西亚华侨从英国带回,又如何辗转来到北京再散落书肆就不得而知了。
  在淘书过程中,我最大的感触还是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吧,从03年知道孔网,感觉一个转身的功夫,十几年就过去了。淘书卖书一直是自己的一个喜好,这个市场也没让我失望,经常会有惊喜也是一直坚持的动力。

《伦敦蒙难记》书影

  书业:应当参与文化共享
  对于古旧书业的未来,我也有自己的想法。古旧文献市场的生态将因为互联网及移动终端的发展,在未来会发生深刻的变化。作为文献提供者或者服务商,应该充分利用这样便利的传播条件,在参与经营的同时挖掘文献本身所赋予的其它价值,并能够在其中获得回报。
  去年在伦敦,看到伦敦的旧书店那么多,并且就开在市中心的位置,实在是羡慕的很。现在在北京的市中心很难看到几家旧书店,有自己房产的国营旧书店“中国书店”除外。好在北京是中国的文化中心,有着得天独厚的古旧文献资源,我还比较看好这里的市场。
  这些年古旧书的市场总体来说,我自己感觉还是比较粗放、无序,一个健康的市场一定要有很多的力量来参与,大家都对郑振铎的《西谛书话》、晦庵《书话》、叶灵凤《读书随笔》,等等这些“书话”的书不陌生,很多爱书之人收藏古旧书的启蒙书,也深深影响了一代人,但是这是那个时代的风景。现在就非常缺乏普及宣传旧书文化的渠道。古旧书之美,不仅仅在内容上,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地方,比如出版的故事、书籍的装帧、那个时代的背景、作者当时的经历、以及收藏的故事等等。喜欢旧书收藏旧书的朋友很多很多,让他们都能够参与到这种文化的共享中,才能看到这个市场新的希望。

在伦敦淘到英国著名版画家吉尔木刻版画原作

  (文中照片均由店主本人提供)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