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蓼生《红楼梦》抄本,俞明震买自北京海王村书摊

2017-03-17 11:34     阅览:1617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吴修安    来源:百年梦悟   

  黄炽先生有一篇长文:《戚蓼生序本石头记》底本补证。这篇文章很好,就是把一些很有价值的观点,淹没在长篇大论里面了。这里提炼一下,请各位看官过目。
  黄炽先生说:《戚蓼生序本石头记》在《红楼梦》版本史上的特殊地位,学界早有共识,毋须赘述。这样一个重要版本的“来历”引起人们探究的兴趣,是理所当然的。
  1954年一粟《红楼梦书录》首先著录,指出“此本俞明震旧藏,后归狄葆贤,据以石印”,这就是清宣统三年辛亥(1911)有正书局印行面世的《国初钞本原本红楼梦》大字本(上半部),下半部于民国元年(1912)出齐。

  (点评:一粟是笔名,其中一人是周绍良,他和陶洙很熟悉,关于《红楼梦》早期的一些历史掌故和红学观点,估计是陶洙告诉他的。)
  周汝昌1963年4月旧稿、1973年4月稍加扩展的《戚蓼生与戚本》作为《红楼梦新证(增订本)》附录(1976年4月, 人民文学出版社)进一步指出,石印戚本的底本有两种说法:“一说是俞明震旧藏。一说乃夏曾佑(穗卿)旧藏,售于狄手,狄付石印”。
  (点评:周汝昌先生和陶洙也很熟悉,一些红学观点和历史掌故也来自陶洙,陶洙和有正书局老板狄平子很熟。
  周汝昌原话如下:当年陶洙先生有一次见访于燕大,对我说:在狄平子逝世之前最后晤面,偶然提起石印戚本来,狄平子闻言,即摇手急言:“唁,唁!……那个不行。还有好的……”陶先生抱憾当时未能追问他究指何本。今天我想来,就又发生一种可能了:俞藏本和桐城张氏本(即沪上新发现的)都曾为狄氏收得,而他付印时用的是张本,而不是(或者没有来得及用上)俞本。因此,现今发现的,并不见有黄绫装,而不但狄对陶的谈话,可以获得理解了,就连包天笑等说戚本是夏曾佑卖给狄氏的,也可以合理解释。这是我的一个初步想法,也未必即对。但假如是如此的话,则还有一部更重要的黄绫本(我疑心这才是戚蓼生原本)有待发现。记此意见于此,以备参考。)
  王希廉《新评绣象红楼梦全传》有一段独立成段的墨笔记载,现全文照录如下:八十回本今有正书局已印行。俞恪士所藏原本抄写甚精,大本黄绫装,余曾见之。后恪士以赠狄楚青,遂印行,但已非原稿影印矣。余得此本互读之,竟不逮百二十回本。曾以语与恪士,恪士亦谓然也。
  (点评:这就很奇怪了,狸猫换太子了?当事人都不满意了啊。难道是什么人把戚蓼生原稿本修改了么?看来是有人动了手脚!)
  事情到此还没有结束。笔者还发现一条虽有人提及却未予足够重视的材料,堪称一条重可千钧的铁证。
  王伯沆受业弟子、俞明震的嫡亲外甥、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所著《柳如是别传》首章,在述及该书编著缘起时,有一段话恰与王伯沆殊途而同归,把有正本底本原藏者都“归”到俞明震的名下:
  寅恪少时家居江宁头条巷,是时海内尚称安,而识者知其将变。寅恪虽年在童幼,然亦有所感触,因欲纵观所未见之书,以释幽忧之思。舅伯山阴俞觚斋同寓头条巷。两家衡宇相望,往来便近。俞先生藏书不富,而颇有精本。如四十年前戚蓼生钞八十回石头记,其原本即先生官翰林日以三十金得自京师海王村书肆者也。——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版第3页
  (点评:我们应该相信陈寅恪先生说的:俞先生藏书不富,而颇有精本。如四十年前戚蓼生钞八十回石头记,其原本即先生官翰林日以三十金得自京师海王村书肆者也。也就是说戚序本和庚辰本,都来自北京书摊。戚序本花了三十两银子,不是金子。而庚辰本花了八块大洋。俞明震官翰林是光绪十六年1890年,离开翰林院是光绪十八年1892年,离开北京到台湾担任布政使,保卫台湾,是甲午战争后,1894或者1895年。)(点评人:吴修安)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