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巨著《全唐文》清时在扬刊刻

2017-03-20 11:20     阅览:774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扬档轩 魏怡勤  张旭    来源:扬州时报   

  扬州的刻书印刷业有着悠久的历史,有据可考的唐、宋以至元、明各朝代均有不同程度的发展。到了清代,扬州发展成为全国重要的经济和文化中心城市之一。其间,与经济和社会相联系的书籍刻印业异军突起,迅猛发展,嘉庆年间在扬州刊刻而成的《全唐文》就是其中之一。昨日,记者在扬州市档案馆资料中钩沉了《全唐文》在扬州刊刻的历史。
  扬州刊刻《全唐文》等内府古籍
  《全唐文》所收内容之广博、作者小传之翔实以及文章辨伪、文字校录等方面形成诸多优点和特色,从20世纪50年代至今,文史专家学者们就该书的编纂与刊刻开展了广泛的研究与探讨,形成了诸多成果。《全唐文》是唐代(包括五代)文章的总集,也是迄今唯一最大的唐文总集,由于它对研究唐代的文学和历史极具参考价值,故被人们誉为研究唐代文化的百科全书。
  《全唐文》共收文20025篇,作者3035人,共计1000卷。清嘉庆十二年(1807),清仁宗以内府所藏抄本《全唐文》由曾任《四库全书》副总裁的大学士董诰任总裁。全书凡六易寒暑,至嘉庆十九年(1814)成书。由于嘉庆皇帝对《全唐文》的编纂投入了众多的力量,先后参与编撰者近百人。该书编成后,嘉庆皇帝命两淮巡盐御史在扬州刊刻《全唐文》等内府古籍。嘉庆二十一年(1816)刻成,此即后人所称的“扬州官本”。
  嘉庆帝对《全唐文》非常满意
  《清宫扬州御档选编》中收录有关《全唐文》的奏折计三则,以之为线索可以了解刊刻该书背后的故事。《奏为校刊钦定全唐文告成奉旨赏还顶戴谢恩事》一折,除了让后人了解嘉庆帝对刊成的《全唐文》非常满意之外,还得知苏楞额等朝廷官员因刊刻《全唐文》有功,嘉庆帝赏还了他们此前被革掉的顶戴,官复原职。
  据了解,清代英国使臣觐见中国皇帝引起的礼仪碰撞主要有两次,分别是乾隆五十八年(1793)八月和嘉庆二十一年(1816)闰六月。至于苏楞额,史料有载,其本为工部尚书,镶红旗汉军都统。他是受命负责接待英国使团的官员之一,也正因为这次接待,他遭遇了降职的处分。
  多位官员刊刻有功官复原职
  苏楞额对英使觐见礼仪的让步,嘉庆帝却全然不知。觐见当日,清廷的王公大臣们早已穿戴整齐,列集殿上。嘉庆帝亦已经登殿,准备受礼。知情的和世泰等官员慌了手脚,先是谎称“正使病倒,不能进见”。嘉庆帝传谕“正使回寓,赏医调治,令副使进见”后,又接着谎称“副使亦病,俟正使痊愈后一同进见”。这对于“天朝上国”的皇帝来说,是极大的蔑视!嘉庆帝怒火中烧,在得知实情后,忍无可忍,立即降旨,着“该贡使等即日遣回,该国王表文亦不必呈览,其贡物俱着发还”。阿美士德使团访华以失败而告终。紧接着,苏楞额等一批涉事高官因“办理舛错”受到降级处分。
  嘉庆二十一年(1816)底,《全唐文》刊刻成功。苏楞额是《全唐文》一书旧存写本的主要进呈者之一,嘉庆帝念其献书有功,赏还了他的顶戴,苏楞额等在受到降级处分的半年后,官复原职。可以说,是《全唐文》一书给苏楞额等官员带来了好运。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