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镜清:差点被踢出西游剧组,全靠杨洁顶撞领导力保

2017-04-18 11:17     阅览:976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于一爽    来源:凤凰文化   

  4月15日,知名内地女导演、制片人,86版《西游记》的总导演杨洁女士因病去世,享年88岁。就在十天前,六小龄童还在微博上为杨洁导演庆祝88岁生日:“杨洁导演不仅是我的恩师,也是我的艺术老师,……在拍戏过程中杨导严格要求、滴水不漏……感谢杨导把《除妖乌鸡国》重新拍摄,弥补了第一次拍摄时的遗憾。今天是杨洁导演88周岁生日,祝杨导生日快乐、健康长寿!”
  斯人已逝,经典长存。86版《西游记》自播出至今已有30年,重播3000余次,早已成为几代人不可磨灭的共同记忆。近年来,无论是六小龄童能否登上春晚舞台,还是许镜清的西游音乐会成功举办,都轻易撩拨起了人们心中的怀旧思潮。


  2012年,凤凰文化“年代访”栏目曾经专访过《西游记》作曲家许镜清。回忆起当年被杨洁导演选中的经历,许镜清连称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虽然进入剧组一年后才见到这位说一不二的老佛爷,杨洁也从未当面夸奖过许镜清的音乐,但她亲自为《女儿情》填词,逢人便放《取经归来》的磁带,在面对《北京日报》的批评时,鼓励许镜清“老许写,你写一篇反驳他”;因超前地运用了电子乐为西游记音乐的配器,上级领导要求撤掉作曲许镜清,也是杨洁导演直接顶撞领导,力保许镜清……可以说,没有杨洁就没有《云宫迅音》、《女儿情》等一系列西游音乐,也没有经典的86版《西游记》。

许镜清与杨洁


  我用了电吉他,杨洁一听就要这个作曲的
  凤凰网文化:讲讲当时是怎么最开始见到杨洁进这个组,因为看很多的采访也说,好多人其实拿着作品去的?
  许镜清:可以这么说,杨洁在音乐上,她不亲自过问。
  凤凰网文化:给您的空间很大。
  许镜清:但是她听,听完以后觉得行就是他了,杨洁信任我从哪儿开始信任,是我写了一段一分多钟的音乐,以为之前有6、7个人作曲家都写过,歌词写了一接都给录了,全都被杨洁给否了,有的这种存管乐队,有的这种存煤乐队反正各种各样的写法都有,7、8个作曲的,一人一集都录完了,杨洁全否了,这没有办法,就是四处找人,瞎猫碰死耗子,我作为一个死耗子给选中了。
  凤凰网文化:肯定不是死耗子。
  许镜清:我就是说,我也没想到把这么大一个剧叫我一个人来写,当时写那集是孙悟空出世那个,就是第一集,孙悟空跟一大堆猴子占领了这个洞,然后大家特别的高兴,蹦蹦跳跳的,有敲石头的,有敲竹筒的,大家高兴的,就是那段,当时套上片子,杨洁一听就要这个作曲的。
  凤凰网文化:很短,一分多钟?
  许镜清:对,一分多钟,那个里头我用了电吉他,因为电吉他在那儿之前谁都没敢用。
  凤凰网文化:基本上还是一分钟打动了杨洁,然后怎么样的?
  许镜清:杨洁说就是用这个作曲的,说杨洁走到哪儿是怎么用?包括她后来的书里头都写了这一段,但是那时候我还没见到杨洁,后来大概是我已经开始,我是1983年进入的,到了1984年的冬天。

杨洁与师徒四人

  杨洁在剧组里是老佛爷,她的话没人敢当面反抗
  凤凰网文化:您跟杨导是过了很久才见面的?
  许镜清:43岁,我见到杨洁的时候,进剧组已经一年了,我才见到这位老佛爷。
  凤凰网文化:你们都这么叫吗?
  许镜清:没有,但是她的位置是老佛爷的位置,她的话基本上没有人,至少不敢当面反抗,因为剧组必须得有一个权威人士,没有这么一个权威人士那可就乱套了,所以杨洁她不当面夸你的音乐,不当面夸,你看我写那么多好的,她没有说过你这个音乐写的太好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她手舞足蹈的夸我的音乐,没有,她自己有感觉,而且她对别人说,她不对作者说,这个我也觉得很怪,我说我也这么好,杨洁怎么不当我面夸我两句,让我高兴高兴,她没夸过。但是后来过了很长一段,大家都已经工作了,她跟我说起话,夸我一句,正式的评价我的音乐,反正那时候我写了一首歌她就说不好听,我给她唱了她就说不好听。
  凤凰网文化:但其实杨导在心里还是很支持您的。
  许镜清:我写的歌里头,在前11集播出的时候,大概好几家报纸发表意见表示反对,当时《北京日报》发了一大篇文章叫《评的音乐》,他写《西游记》,首先否定了用电声乐描写四大名著,这是一个问题,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这是怎么对待我们中国四大名著一个态度的问题,上的挺高的,什么我的电声描写不合适,里边的音乐就是嘈杂的很,里边的音乐用了那么多的东西,地方用的极其不谐和的感觉,后来我说他说不谐和,可能就是《三打白骨精》,《三打白骨精》如果写和美的话,那我就想想你的立场站在哪边了?我说这个话都是当年的话,你们不理解。那时候就讲了两个阵营,一个是人民,一个是敌人,没有中介的。
  狗跑那段,杨洁看了这段音乐挺新鲜的,一个迪斯科的那种东西,在那里头那是很少见的。反正是还有一个报纸,也发表了一个,一个《工人报》好象也有这么个意见,然后那天我就拿着报纸,正好杨洁在那个解放军那个大舞台那边拍戏,我拿着报纸给杨洁,我说杨导你看,人家骂我的音乐了,正好旁边有《北京日报》的记者在那儿,他说这个怎么回事儿?我们可不可以反驳?就问那个记者,记者说可以,你们可以写文章,后来杨洁说,老许写,你写一篇反驳他,我说这好吗?有什么不好?他能说咱们也能说,就这么说,我写了一篇反他的文章,写了一篇以后,从那儿以后没有第二篇再骂我的了。
  西游记音乐创作,杨洁亲自为《女儿情》填词
  凤凰网文化:当时那个电子乐现在听也很酷,我想让您聊聊那个创作过程。
  许镜清:这个音乐说句真话,对我来说,当时杨导演跟我这么说的,杨导演说原来前面那段有一个主题歌,后来杨导演把那个主题歌拿掉了,让我重新选一个两分四十秒的音乐,她当时讲的就是我们按照你的音乐去剪辑画面,我说那怎么选?她说你随便,这个东西让我真的很为难,她如果说给我个框框,我按照她的框框就完成任务了,她说你随便,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3天没动笔,我在想这个东西怎么写,我天天在琢磨,有一天在那琢磨的时候,就听到外边有一个临时工,拿一个饭盒吃午饭,他随便在嘴里哼了一个东西,他一边敲饭盒当当就敲,他是当当当,好像他就是这么个调,我的开头就有了,这么就来了。我很快就把这段写完了,但是下面的怎么办?真的我写东西从来没有这么费劲过,真是夜不能昧啊,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当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真的脑子里头完全装着《西游记》里头的各种形象,天宫什么的,突然就远远飘来一个女生的感觉,我就赶紧爬下来了,就把前边那段曲子,两段应该有的都有了,那么小号和铜管的这段音乐显得雄壮,很有力度,那个女生一出来飘的声音,那就是一种美的东西,这两种东西在里边交叉着应用,就形成了现在《西游记》的前奏。
  我在里边用了电声,用了电吉他、电子鼓,在我写这个《西游记》之前,几乎在电视剧里没有人用过电声音乐,我是第一个用的电声音乐。
  凤凰网文化:我看您个人说,当然熟悉的像女儿国,包括片头什么的,您个人还特别喜欢猪八戒背媳妇那段儿?
  许镜清:女儿国那段音乐应该这么说,我很喜欢这段音乐,当时杨洁导演也非常喜欢这个音乐,杨洁是在棚里头,他原来有个词,原来最原始的是阎肃写的,然后杨洁来了一看,这感觉不对,那我说我写完了,杨洁就按照原则的韵律和节奏的感觉,逐字逐句全部重新改过,所以现在《西游记》大部分都是阎肃作词,唯独有那么一两首不是他作词,这个是这个。另外还有一个《取经归来》,《取经归来》是编剧自己写的,这首词杨洁她对这个音乐是特别的满意,录完以后,我记得杨洁很激动,当时还没有销毁,她就跟录音师说,你跟我录完一盘,录完以后就揣兜里了,走到哪儿都给人放,你们来听听这个歌,给电视台台长放,给她的朋友们放,她很喜欢这个歌,因为女人嘛都喜欢情侣的东西。

许镜清

  为保许镜清的音乐顶撞领导,领导:哎呀,杨洁你咋这么厉害
  凤凰网文化:咱们还是说回《西游记》,当时还是有很多的非议吧,肯定喜欢的人也有,但是会不会有些人认为这个东西太超前,说您不正确的?
  许镜清:我跟你这么说,我现在《西游记》到了1986年,全11集播出之后,《西游记》剧组就到外边拍片了,我当时跟《西游记》剧组有这么一个不成约的约定,不成文的约定,就是剧组到一个地方,我必须到那儿去体验一下生活,那会儿他们到了九华山了,那么我就买了一张机票到九华山去了,在我动身之前音乐编剧找了我,音乐编剧跟我说,他说老许我跟你说个事儿,我说什么事儿?他说领导开了个会,对四大名著开了个会,我说什么意思?他说在会上专门点的《西游记》的音乐,他认为《西游记》是中国四大名著,用电声音乐来描写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是不合适的,因为他是我们民族的东西。
  凤凰网文化:原话?
  许镜清:基本上是原话,然后他说让剧组立马把这个作曲给换掉,这个音乐编剧跟我说,那就是说把我给换掉,我说那我怎么办?他说你还是到剧组去,你到那儿去了以后你跟杨导演讲一下,跟杨导演既是导演又是总制片人,这个所有的东西都是她负责,我到了九华山之后见了杨导演,我说杨导,我说我是最后一次来剧组了,杨导问我什么意思你?我说我就要离开剧组了,我说我将要被踢出剧组。
  凤凰网文化:您这是一个策略吗?
  许镜清:不是策略,我也是做好的心理准备,但是说心里话,因为有些东西是你不能抗拒的,领导的话是不能抗拒的。
  凤凰网文化:那个年代只要有这句话了就?
  许镜清:对,我基本上认为我是死定了,而且我当时说这句话有点心酸,我觉得我为了这个音乐下了这么大的功夫,那么最后落了这么个结果,中途退出,又不是说你全写完了否定你,或者说你刚一动笔,说你这个不行,换一种方式,不是,让你中途,人家下边有相当一部分的人称赞、夸奖,然后领导说你不灵,这个时候心里真的很难受,这个时候我跟杨导讲这话的时候,没有哪个人说我跟你顶着干,我也不是那样的人,你只有服从,人家不要你就不要了,我准备去完这次回来乐队,回来就算了。
  后来我跟杨洁就把领导的话传达给她了以后,杨洁很生气,杨洁说把那个场记找来,拿纸拿笔,他口述了一个东西,杨洁这个老太太很执着,这个人属于什么呢?她认为不对,她就敢顶撞,她有这么个性格,所以我觉得我很佩服她,但是我不是说杨洁100%做事都是对的,没有这样的人,但是有时候她认准了她就敢于去做,这点我觉得一个女人没有这样的一个性格,她难以这么多年,把这么一个庞大的剧组,这么复杂的一个戏拍完,依然,如果说唯命是从,或者说人家说什么听什么,她就拍不了这个戏。
  《西游记》里没有,讲到角色好像没有,所以我很佩服,杨导致当时口述了,前面说了一大堆我记不住了,后边说了这么一句话,她说如果艺术上让我负责的话,那么这个事情你就不要管,如果说艺术上你不要我来负责的话,那么好,我拍完了片子之后,我交给你去剪接,交给你去做后期,我全都不管了,这句话好厉害的,那你想,你拍完了片子,片子一大堆,往领导那一交,这事儿你来办,这不就是给领导拽脸皮吗,所以杨洁后来回到台里以后,领导见了她以后,领导只说了一句话,哎呀,杨洁你咋这么厉害,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就没再问。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