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书之病

2017-04-19 10:35     阅览:2595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吴安臣    来源:甘肃日报   

  有人说,女人的衣柜里永远少着一件衣服。和迷恋衣服的女人一样,我迷恋旧书的心态亦是如此。我觉得我的书柜里永远少着一本书,所以我热衷于淘书,淘那些已经失去光鲜度,沉淀着光阴色彩的旧书。
  雷平阳的《宋朝的病》里面讲到有位叫庞晃的人,他迷恋一切旧东西,旧窗子、旧门、旧瓷器……如果一堵古墙能搬回家的话,他兴许会把墙也搬回家。因此,他从灰尘里感染上了一种怪病。据一位颇通医术的老中医告诉他,他得了一种在宋朝时流行于昆明的病,也就是说他染上的病菌是宋朝时留下的。这种说法难辨真伪。所以,我每次见到雷平阳就想问问他这种病的真假,考证下那故事是不是他杜撰出来的。然而,每次都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其实,爱旧书就和雷平阳笔下的“宋朝的病”一样,是一种难以根治的癖好。爱,所以即便在别人看来细菌密集的旧书摊上,我依然乐此不疲。比起庞晃,我的淘书之旅实属幸运,不仅能安然无恙地全身而退,还能从书里获得不少营养。
  因为工作关系,我在全国各地飞的时间比较多。随着飞行距离的拉长,我淘书的战线也拉长了。记得我到银川出差的时候,无相熟的友人可拜访,一个人待在宾馆看电视,我亦觉浪费时间。一瞬间,我就想到了银川的旧书市场。在网络上,搜到一位银川当地和我有共同爱好的淘书人的博客,看了下博文更新时间,足足一年前——看来,此公已经很长时间没打理博客了,但我还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发去求助纸条。不承想,他居然回复我了。冥冥之中,似有神助一般,这等巧事说给谁听,估计都难相信。随后,他在电话里指点我说,银川没什么旧书市场,只在卖古董的地方夹杂着卖旧书,或许你会失望的。我打了车就直奔“旧书市场”,一番挑拣,买到了许多古籍,里面还有一本绝版书。捧起心仪已久的旧书,沐浴在银川的暖阳里,那等惬意,居然也有“他乡遇故知”的欣慰与快意。
  说起自己的旧书之旅,不能不让人想到《嫁给旧书店的女人》中的田中栞,她从小就爱看书,爱逛书店。大学毕业后,田中栞结婚,却因她太爱书,她的丈夫忍无可忍,“我也喜欢书,但你爱的却是书店,我实在没办法!”三年的婚姻画上休止符,她却依然爱书、爱逛书店。有一天,田中栞偶然发现在罹患癌症的母亲的住所附近,一家古本屋(旧书店)是昔日有过共识之缘的男子所开。于是,她在照顾母亲的同时,整日盘桓在这家旧书店里。母亲过世后,她嫁给了店主,成了旧书店的女主人。“你是想跟他结婚还是想跟他的旧书店结婚?”婚宴上,她的大学恩师一语道破“天机”。结婚后,她带着稚龄幼儿周游四方,“不是在旧书店,就是在走往旧书店的路上”。回首半生的“书物之疯魔”,载满欢乐亦辛酸,田中栞翻弄昔日的旅途速写,拿起笔,用淡却温暖的笔调,有些絮叨地写下了“古本人生”的故事。田中栞这样的举动让所有爱旧书的人觉得,如她这般迷恋旧书的人,在当下实在难寻了。
  对于旧书的爱,也许就是无法根除的病。就像我一位常年奔波于淘旧匾路上的朋友,碰到自己中意的旧物,总会日思夜想,以至于夜不能寐,直到那旧物真正摆在了自己的厅堂或者藏宝斋里,心才会踏实。我爱旧书亦如此,总觉得下一本必将是自己更中意的。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