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堂劫后十种》完璧记

2017-07-28 16:05     阅览:1020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南希小白   

  今年春后逛书店较频繁,家中的书几乎是在疯长。早上我刚想坐下来好好读一会书,电话响了。原来是一位书友打来的。书友说,昨天看到劳动路一店辅内有个书展,门口拉着横幅,说全场的书2—6折销售。放下电话,我就坐不住了。我本来想把正在读的这节书读完再去,但这时书上的字却一个个跳起舞来了,我稍定一定神,原来不是这些字是跳舞,而是我的心飞了起来。我知道我是非去一趟不可了。
  我立即车开到劳动北路,按书友的指点,果在卖珠宝的“真钻坊”辅门口发现了书展的大红横幅。进去一看,里面偌大的房子都铺满了书,珠宝柜已全部撤走了。“真钻坊”曾是本城名头最响的珠宝店,但这两年又有一些珠宝连锁店抢滩过来,生意上的竞争就陡然紧张了起来。可见生意场上胜败乃兵家之常,花无百日之好。
  当然我不是来凭吊的,一阵书香早已催得我心花怒放了。我按捺住期待发现的心跳,细细地、慢慢地淘检起来。
  真钻坊原有上下两层,楼梯做在进门的地方,而且漆成粉红色,又小,没有引起我的注意,我以为就楼下这一点书,有点失望。碰到一位老文友,他昨天来了一次,现在忍不住又来淘。我说,就这么一点大的书展,你一次还淘不够呀?文友说,上面还有一层呢!
  楼上的书更多。
  我在楼上泡了很长时间,抱了两叠书下来。刚才在底楼淘得有点匆促,现在下楼来且不忙着去买单,又在书堆里重检一遍。
  不消说我的收获是丰硕的,我在这里只说我本次淘书最开心的事情:我终于配齐了孙犁先生的《耕堂劫后十种》。
  孙犁先生晚年的这《劫后十种》是我最心爱的书之一,但我始终没有配齐。书架上的这套书始终缺册,尽管这几年陆续有所添补,仍有遗珠之憾。每一次逛书店,无论是在外地还是在本地,我心中都有一个念想:把孙犁先生晚年的书补齐。但我这几年这么频繁地出入书店,很少能见到孙犁先生这套书的影子。从我第一次买下其中的五册到今天,已过去很多年了,我对补齐都快失去信心了。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在今天的书展上,就摆放着很多《耕堂劫后十种》中的各册,仔细看了看各册的书名,确定《晚华集》和《曲终集》是我书架上所没有的。打开一看,果见里面的篇目都是眼生的。以前我配书有过教训,因为记不真,经常把书给买重了。但对孙犁先生的这套书,我不怕买重了,只怕又配漏了。虽然我在买的时候觉得很有把握,但拎书进家门的时候,心中又忐忑起来,对自己的信心有些动摇。于是进了门就直奔书房,把手上的两册和书架上的八册书逐一验证过去,始信《耕堂劫后十种》终于在今天被全部补齐。
  孙犁先生的这《十种》,原是由百花文艺出版社陆续出版的。第一册即《晚华集》,出版于1979年,时我国已结束了“文革”之劫,开始了政治清明、经济繁荣的新时代。历经磨难、被迫搁笔多年的老作家孙犁受春风的吹拂,古井又扬波,而追念往昔,痛定思痛,常常感从中来,不能自已。他决心要每年写出一本书,以十年为期,“歌颂当今施政,诅咒十年动乱也。”但收在各册中的文字,内容相当广泛,不以歌颂和诅咒为限,关于文艺的通讯、读书记、题跋、日常生活小品,无论是深沉的文字,还是读书的一点之得的笔录,都是孙犁先生的真性情、真笔墨。1995年孙犁先生出完最后一册后封笔。山东书画出版社在百花社逐年出版的基础上,重新编排,充分发挥书画出版社的经验优势,新拍摄和搜集了孙犁先生的许多照片和手稿,还搜集了与文章有关的人和事的资料照片,如《曲终集》“文宗”一文谈到了鲁迅先生对青年作家的爱护,就配印了一幅鲁迅先生五十岁时的照片。这张照片不太常见,是鲁迅先生坐在藤椅上的正面半身像,虽然仍旧留着浓密的上唇胡须,但这张照片中的眼神是柔和的,甚至可以说是慈祥的,全然没有别的照片一样横眉冷对的冷峻。
  不但图文并茂,而且开本也小巧得很精致。看着书架上配齐后的全套《十种》,我从心底里升上由衷的叹息:“今天它们是真正的全璧了。”
   还有一事可记。今天配齐的两册竟然是《耕堂劫后十种》的首尾两册。也怪我以前读书太粗心,只念着还有两册书没有配到,却没有注意到竟是孙犁先生经十年浩劫复出文坛的第一本书和经过了十三年的辛勤笔耕、终于如愿完成了出书十册的壮举,而最后这一本书竟以《曲终集》来命名。年老之人往往因有些迷信而多忌讳,以“曲终”命书,“友人有谓为不详者,我也曾想改一下,终以实事求是为好,故未动。”这是孙犁先生写在《曲终集》“后记”里的话。单从孙犁先生为他计划中的最后一部书以“曲终”来命名,而且经及友人劝而终不改,说明孙犁先生晚年的心境已风轻云淡,了悟生死之间,非常人能及其境界。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