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书海,其乐无穷

2017-07-28 16:11     阅览:1412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小狼山居士   

  书籍是我们的朋友,它不仅能给予我们知识,启迪我们的思想,还能帮助我们唤起许多美好的回忆。孩堤时代,还记得那些“小人书”吗?“西游记、杨家将、鸡毛信、三国演义”。。。。。。大多数虽然已经记不清了,却满满的都是回忆。如果问我读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可以肯定的告诉大家,是从看小人书开始的,那时几毛钱一本的小人书成了我童年时代的最爱,虽然已经很遥远,但那却是我的一段温馨的回忆。小时候经常去新华书店,但是出来以后往往自己手中一本书都没有,兜里揣着一两毛钱的我只能望而却步。某年某日,新华书店一次大促销,买了好几本,隐约有聪明的一休,霍元甲(很多都是根据影视剧改编的连环画),那一天是最快乐的一天,手捧着那么多小人书的我甭提多高兴了。
  小人书在当时又叫连环画,是它,燃起了我读书的欲望。
  每看完一本,就想看第二本。但是当时家里也不富裕,每次到新华书店里,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翻着,先看看后面的定价,再想想今天兜里装的钱够不够,真的很有趣。买“小人书”的钱那可是我自己一分一分攒出来的,有时舍不得买根冰棍,而是忍着自己的馋嘴把钱攒起来买小人书。但是当你把小人书从书店搬回家后,摸着 “小人书”崭新的封面,嗅着“小人书”油墨的芳香,马上就会感到心旷神怡,所有的委屈都会烟消云散了。小人书可以说是我的启蒙读物,是它陪伴我走过了那段童年生活。
  初中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小人书已经满足不了需要,开始向多元化发展,书的内容也涉及方方面面。那时,日本漫画可谓风靡一时,课上课下翻阅着都是漫画书,《机器猫》让我认识了藤子•F•不二雄,《七龙珠》让我知道了鸟山明,《足球小将》让我了解了高桥阳一。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画书大王》,作为各类漫画书的连载集刊,当时就是神一般的存在。1993年8月20日,漫画半月刊《画书大王》创刊号面世,到1994年8月第24期被停刊,尽管短短一年而夭,但是半月刊的《画书大王》却带动了整个中国漫画的发展。那时候同学借来借去,现在家里一本都没有了,甚是可惜。
  提起初三,学习成绩下降,中考考的也是一塌糊涂。当然里面有很多原因,但是看武侠小说肯定是其中之一。提起武侠,金庸,古龙,梁羽生,卧龙生的书历历在目,但那是后来的事情了。我的武侠启蒙读物竟然不是这些大家写的,而是一本名为《奇侠王重阳》的武侠小说,延边人民出版社出版,查良居士著。这本书对于年少的我,尤其处于青春期的我简直就是打了一针催化剂。导致现在已经不记得书中写的王重阳和林朝英的故事,只记得小矮子慕容俊计出无穷,一心想复大燕国,收集天下美女,淫乱地宫,当时看的时候肾上腺素飙升。
  读的书越来越多,自然会让你感受世界如此之大,如此之妙,生活如此多彩,仿佛所有的知识画卷都在你脑海中一一展现。所以,刘彝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孙中山说:“我一生的嗜好,除了革命之外,就是读书。我一天不读书,就不能够生活。”看看外国人怎么说。莎士比亚说:“生活中没有书籍,犹如生命中没有阳光;智慧里没有书籍,犹如鸟儿没有翅膀。”罗曼•罗兰说:“从来没有人读书,只有人在书中读自己,发现自己或检查自己。”所以,既然读书,就不要局限于单一,书的内容可以五花八门,不拘一格。即使是&*,也可以染指。&*也是书,也有它的市场,而且这个市场还很宽阔。其实读书也是一样,正所谓仁者见仁,淫者见淫,只要心态放正,读什么书都会开卷有益的。
  如果说读书是一种享受,是与自己心灵的对话,那么,淘书便是一种乐趣,是自身心智与体能的一种锻炼。
  喜欢淘书是从大学时代开始的。当然,这也与我所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有关。宿舍的几个舍友都是中文系的,很喜欢看书,有事没事就爱逛书店,而且经常会带一些好书回到宿舍。正所谓“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渐渐地,我便被带动起来。那时,我们一有空就到书店去逛,虽不敢说逛遍了市内所有的书店,但不管是国营的新华书店,还是私营的小书店,或是犄角旮旯的旧书店,乃至夜市上的破书摊,只要是我知道的,都不会放过。淘书不等同于买书,买书是有目的性的,而淘书则是随意的,有时逛一天,也未必能淘到一本想买的书,但有时在一个夜市小书摊上也会买上好几本。
  在这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廊坊幼狮书店,这是我常去的地方。一来二去,便和书店的老板混熟了。北京潘家园这个地方,还是他带着我和舍友帮他一起去收书时才知道的。从此,淘书之旅一发而不可收拾。
  在学院旁边的夜市上,摆旧书摊的颇为不少。有一次,我见一个书摊摆了两套《金瓶梅词话》,品相九成(那时买书不怎么研究品相),均是香港太平书局《全本金瓶梅词话》,六本一套。于是翻阅起来,记得舍友说影印书有一定收藏价值,便问老板:这套书多少钱?老板是个女的,说,你要的话给50块吧。虽然很便宜,但是作为学子的我虽然囊中羞涩(那时生活费也就三五百元),但还是很迅速的掏钱买书走人。次日晚上,我又去逛书摊,又转到了这个书摊,但是老板已换成个男的。于是我又问了一遍这套《全本金瓶梅词话》的价钱,他说少200元不卖,还说昨晚就卖亏了一套,自己的傻老娘们不知道价钱就给卖了。我听后暗自窃喜。但是几年后才知道,这套书当时盗版泛滥,可能手中这套也是盗版,但从印刷质量来看,盗版也值了。从此以后,我与《金瓶梅词话》便结下了不解之缘。
  第二套《金瓶梅词话》也是在旧书摊上淘得的。梦梅馆梅节重校本,作为《金瓶梅词话》的启蒙读物,我很完整的利用大课以及晚自习时间读完。最让人讨厌的是,当时把书里的一首诗原原本本的刻在了课桌上。
  一次早上闲逛潘家园,发现了这套增你智版《金瓶梅词话》,要价1100元,当时来说,我的一个月工资才不过千元。我踌躇着,爱不释手,心里从炎黄一直打到解放战争,最后还是没买。这是星期六。到了周日,我又来到那里,它,还在那里。我又询问了一遍价钱,还是那个数,我说我诚心买,他说这已经是最低了,你看整个潘家园也没这套书。我说900元吧,现在就掏钱。他寻思了半天说,好吧。我于是把每一本书都翻了翻看看,结果发现有一本有残缺,有一两页是损坏的。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绝对不会允许有这种问题存在(这也成为我将来的一大遗憾)。于是果断不买,后来在孔夫子旧书网上以1300元高价购得。现在看来,我当时真的很傻。这套书是《新刻金瓶梅词话》排印全本之一,魏子云校点,台湾增你智文化事业有限公司一九八○年十二月出版。卷首附侯健《金瓶梅论》、毛子水《金瓶梅词话序》和魏子云的《论金瓶梅这部书——导读》、卷末附魏子云《金瓶梅编年纪事》、《古(俗)今字对照表》。各回均附“崇祯本”插图二叶。这是一种基本上忠于原刻本的排印足本。这套书只出版过一次,出版社便倒闭了。该本是词话校本中最好也是最完整的一种,精装足本,还有三册注释本,确实难得。我看到有残页的那本是三本注释本中的其中一本,即使当时买了后期也能补全,甚是遗憾。后来又陆续购得一些其他出版社的《金瓶梅词话》,也有一定收藏价值。
  最大的一次捡漏还是在潘家园。上班以后我对连环画基本上没有多大兴趣,但这次有所不同,我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这本《刘三姐》,1962年一版一印,印数2075册,近十成品相。我随便翻了翻,便被里面的画面迷住了,大师邓二龙的美术作品真是不一般。于是乎便向老板询价,这老板也是女的,张口要300元。我说一百她说啥不卖,于是我扭头走人。我走的很慢的,因为我在想她怎么还不叫住我啊。终于在我走到第三个书摊的时候听到了后面的叫喊声,我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快步走到那个书摊,掏钱拿书。后来才知道这本连环画在网上卖的挺贵的。
  如今,我对家里的每一本书都产生了感情,每一本书都有它不平凡的经历。每当在书架旁想取书阅读时,不知道该读哪一本好,因为她们都是我的“爱人”。当把书拿离书架的那一瞬间,我不是在想书的内容是什么,而眼前浮现的是:这本书我是怎么得到的,在哪里得到的。我曾经因为一本《白鹿原》和一本《国画》借给朋友没有还我而感到郁闷,上班后,也借出了不少,但是回来的寥寥无几。虽然,他们借走的是书,但在我看来,那是无法割舍的一份情。因为他们不知道,家里的每一本书都是我逛了无数次书摊,寻觅了好久才得到的。个中情思,只有我知,别人是无法体会的。如今每天下班后我都会去我的书房看看她们,因为我喜欢在书房被她们包围着的那种感觉,喜欢那种淡淡的书墨香的味道,有她们在,我的心是平静的,随意的,快乐的。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