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理解 收获

2017-08-01 12:28     阅览:944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莫雨   

  相信“开卷有益”,喜欢读书。几十年,究竟读了多少书,我自己也不清楚。如果收获能以读书的数量计算衡量,应该很可观。
  只读,没用。必须接受、理解,才有收获。总体考察,读了那么多书,多少能理解一些,也有一些收获。认真分析,并不是每本书都能理解,都有收获;即使能理解、有收获,也有高低多寡的区别。
  读有些书,艰难痛苦。艰难是因为书太高深,我的理解力达不到书的基本要求。读,只能囫囵呑枣。又不愿轻易放弃,便艰难坚持。痛苦是因为在书面前,认识到自己的理解力如此浅陋,自己的水准如此低下,自己离想象中的自己如此遥远。硬着头皮读了,没什么收获,越读越自卑。
  读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黑格尔的《美学》、康德的《判断力批判》、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萨特的《存在与虚无》、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引论》、《梦的解析》、卡西尔的《人论》、杜威的《人的问题》、马克思的《资本论》等,就是这样。虽能一知半解地收获几个特定意义的名词术语或观念:比如时间是相对的、空间是弯曲的,比如力泌多、潜意识等,但无法对作品形成整体印象,他们的体系于我只是丝丝缕缕飘忽不已的秋风。间隔长了,留在大脑里的只有作者是什么家,是哪国人,有一些什么理论创新和独特建树之类的常识了。
  年轻时,以为自己有的是时间和机会认真研读,今天读不懂,明天能读通。买了许多,堆在书房,期待假以时日能理解,大有收获。偶尔,也翻翻,看看。今天,已年过知非,依然不懂。才意识到:没有哲学的头脑,就无法理解人类知识中最精华的部分——哲学。
  现在,这些书整整齐齐地排列在我的书柜里,看着在书房里忙忙碌碌的我。但我不敢去碰它们,我不敢直视它们期待的眼神,我在心底里向它们告饶:别看我,别逼我,我投降!
  读有些书,感慨愉悦。感慨是因为书对了我的口味,隐藏在在脑深处的意识被作者牵曳而出,平时经历的情感起伏被作者点染得贴心贴肺,自然而然生出认同。愉悦是因为认识到自己有点与作者相同的东西,觉得自己并非“平常”人,自鸣得意,沾沾自喜,陶醉在对自己的欣赏之中。
  读房龙的《宽容》、柏拉图的《文艺对话集》、莱辛的《拉奥孔》、丹纳的《艺术哲学》、鲍桑癸的《美学史》、布克哈特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格鲁塞的《草原帝国》、尼采的《悲剧的诞生》、刘再复的《性格组合论》、李泽厚的《美的历程》等,有成就感,因为基本上能理解书中表述的内容。
  文学图书,最喜欢诗歌和散文。诗歌,是我心中的诗歌,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以戴望舒、徐志摩、李金发等为代表和八十年代以北岛、舒婷、顾城等为代表的诗歌。其他的诗,很少读。有时也读古诗词,主要是唐诗、宋词,而重点又是宋词,很喜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婉约词。散文,包括随笔、杂文,喜欢三四十年代的周氏兄弟,喜欢鲁迅的犀利与激情,喜欢周作人的闲散与沉稳。当代作家中没特别上心的,喜欢过一阵子余秋雨,后来不喜欢了。小说经常看,不读,喜欢那些写文人和与历史有关联的作品,国外的,比如《唐吉诃德》、《战争与和平》、《理智之年》、《百年孤独》等;国内的,比如《围城》、《桃李》、《儒林外史》、《曾国藩》等。
  因为学历史,一直喜欢国学。虽然我的水平并无资格喜欢国学,但就是喜欢。读传统国学作品,会涌出生为中国人的自豪,会为自己生活的国度曾经有这么深厚的文化底蕴而底气十足。最喜欢的自然是《论语》,并不希望凭“半部《论语》治天下”,但认为它是传统文化最精华的部分。对《红楼梦》,一直不好意思说:不太喜欢《红楼梦》。只是,文人不能不爱它,我骨子里又想做一个文人,硬着头皮读了两遍,还是不太喜欢。
  这些书,给我许多快乐,给我许多知识。我自我肯定:要是没有持续不断地看书,读书,今天的我肯定更加平庸。正因为经常看书,读书,在和别人相处时,便有点自尊自傲,自以为是。
  没心情认真阅读时,也看一些畅销书。并不是所有的畅销书都水准不高,畅销书也有精品。在知识越来越普及、人们越来越关心文化的今天,精品甚至学术著作也可能畅销,比如霍金的《时间简史》。但畅销书总体量还是较差,看,是消遣,偶尔也有意外收获,也能从中发现闪光点。
  今天,我依然相信“开卷有益”,依然喜欢读书。只要空闲,就会展卷,在书里寻找知已,寻找自己喜欢的一切……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