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朝阳话今昔

2017-08-02 09:59     阅览:366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怡雅斋主   

  我自小及长,与书有缘,也可能与后来从事媒体工作有关,几十年,抚书不厌、购书不停、读书不綴,家住朝阳区,自然对朝阳的书店情有独钟,难忘购书时光,不忘缕缕书香。
  难忘的书香
  朝阳门外东岳庙西侧,有一家新华书店,还是在我学龄前的时候,父亲带着我到日坛公园学戏,回来时经过这里,总要下车到书店里看看,只要这天戏学得好,我喜欢的书,一定给我买,这一点,父亲想得开,在那里我还真挑了不少连环画,什么《小八路》、《儒法斗争的故事》、《刘邦消灭项羽的故事》、《西门豹》、《边卡驼铃》、《平原作战》、《烽火少年》等等,那时的售书不像现在是开放式的可以进去随便翻阅,只能隔着柜台“瞭望”,看好以后让售货员递过来。虽然书店售货员服务态度很好,但毕竟总麻烦人家心里也过意不去,所以经常需要从书的封面判断一本书内容如何,基本决定要买以后,再麻烦售货员。我偏重于历史题材和战斗故事连环画,买了不少,现在还珍藏着如革命战斗题材的《杨根思》、《鸡毛信》、《丁寨铁西瓜》、《松树炮》、《小茂青参军》、《智取威虎山》、《平原作战》、《桐板英雄》、《连心锁》、《敌后武工队》;历史题材的《商鞅变法》、《滥竽充数》、《大泽烈火》、《东郭先生》;现实题材的《新来的小石柱》、《特别观众》、《激浪红心》、《一块钻板》; 外国题材的《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列宁在1918》。这些连环画有着强烈的时代特征,但画作的创作者是认真的,我们当时都把连环画当作自己学习画画的摹本,记得我临摹的《西门豹》画作,还得了学校美术作品比赛的二等奖,奖品也是连环画,一本《海花》,高兴了好几天。
  二十世纪80年代,朝外大街改造,这家新华书店改成了二层小楼,仍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适时我已上了初中,开始接触文学作品,在这里买了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古典文学名著《水浒传》,侠义小说那时很吸引人,又连续买了宝文堂书店出版的《三侠五义》、《飞龙全传》、《说岳全传》、《杨家将演义》,这时也开始接触期刊,《译林》、《外国文学》、《十月》、《当代》等都在这个书店买过,周六、日的大部分时间也在这里度过。再后来,朝外大街拓宽,新华书店也就在这里消失了。
  现在的三里屯酒吧街南面,过去曾有过“汽配一条街”的美誉,红火一时。在这条街的路西南,有过一家中国青年出版社的读者服务部,专门经营中青版图书,这里是开架售书,可以自由取阅,买、看都行,我置身在这书的世界,感受油墨和纸散发的书香,在这里我拜读了“红色经典”,知晓了 “三红一创”,也就是《红岩》、《红日》、《红旗谱》、《创业史》;“青山保林”(《青春之歌》、《山乡巨变》《保卫延安》《林海雪原》)等经典名作,看得热血沸腾,深深被书中的英雄人物所感染,在这里我还了解了《烈火金钢》、《太阳照在桑幹河上》、《新儿女英雄传》、《苦菜花》、《三家巷》、《铁道游击队》等新中国建国十七年(1949---1966年)的作品。
  这一时期青年修养读物、爱国主义教育读物很受欢迎,当时突出人生观教育,有一本《闪光的生活道路》,据说发行了500多万册,仍畅销,供不应求,现在实难想象当时人们多么渴望理想、渴望青春。《祖国》、《祖国丛书》、《中华民族杰出人物传》等被誉为“爱国主义教育的系统工程”的书也受到青年人的欢迎,有一套大型综合性知识丛书《青年文库》,共出120种,比较系统地介绍哲学社会科学、文学艺术、自然科学方面的基本理论、基本知识,当时对学习历史充满兴趣,在读者服务部我买了《中国近代史常识》、《中国古代史常识》等有关中国历史的几个分册。
  中国青年出版社的外国文学读物亦十分丰富,有《凡尔纳系列科幻小说》、《盗火》、《生命的顶峰》、《战争》,还有各国中短篇小说系列选等等。那时流行的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暴风雨所诞生的》、《牛虻》、特写《绞刑架下的报告》、纪实文学《卓娅和舒拉的故事》等都是从这里买了,认真阅读的。
  这个读者服务部,除经营本社的图书外,还经营其他出版社的图书,当时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小说史料丛书”有10余种,其中《荡寇志》、《浮生六记》就是在这儿购得的。
  在三里屯现在的京客隆超市(原三里屯百货商场)东侧,肯德基快餐店的位置,也曾有过一个书店,房间不大,书的品味较高,以艺术类图书为主,在这里我买过《怎样写毛笔字》、《白描花卉技法》、《中国之最》,而高档的,印制精美的荣宝斋画谱,对于学生的我,只可敬畏地在柜台外欣赏,不敢问津。在这里买书,记忆深的是攒连环画《丁丁历险记》,这套由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比利时著名漫画家埃尔热创作的系列漫画连环画以丁丁在世界各地冒险为主,辅以科学幻想的内容,内容幽默,倡导反战、和平和人道主义思想,其主人公丁丁闻名世界。《丁丁历险记》被翻译成包括中文在内超过50种文字,销量上亿册。连环画“丁丁历险记”系列,头一次让自己感受外国漫画的魅力,丁丁的机智、勇敢、冒险、正直精神,使我对丁丁充满敬畏、崇拜,也想让自己成为他那样的人。由于这套书不是一次出齐,我隔三岔五就到书店转一圈,陆陆续续在这里买了10余本,后来又在文化宫书市补齐了剩下的12本,凑齐了全套22本。大概在1985年左右,这个书店随着三里屯百货商场的改造,也消失了。
  中国书店是全国集收购、发行、出版、拍卖为一体的,经营古旧书刊、文献的国营商业企业。其主要业务是收售古旧书刊、碑帖拓片,经销新印古籍,复制出版中国古籍文献,并为读者补配残书和单年单卷的报刊。在二十世纪90年代末期,朝阳区也曾经有过一家中国书店分店,地点在现在的京广中心对面,泰康金融大厦附近,是一座二层小楼,一层卖文具,二层就是中国书店,这个店经营不错,经常组织销售活动,我参加过“碑帖拓片展卖”、“建国后出版图书展销” 等,记忆深刻的是一次“书海淘金———古旧书展销”活动,中国书店收购整理了一批古籍线装书和上世纪三十年代出版物,以及新中国建立初期文史类初版图书、八十年代后期出版的部分旧书。这次展销中,我淘到了线装的《千家诗》、《论语集解》、《左传》等,新中国建国初期的书有小说柳青的《铜墙铁壁》、丁玲的《延安集》、马峰的《吕梁英雄传》等等,价格不算贵,书品不错,至今很好地保存着。这个中国书店也有不少关于美术的学习用书,那时我业余时间学习装潢设计,正好用很便宜的价格,买回实用的美术辅导书《色彩原理》、《标志设计》、《封面设计》、《海报招贴画设计》、《实用包装设计》等,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小庄书店是我高中时经常光顾的地方,记得那时书店的西侧单开了一间小屋,专卖特价书。在这里我买了不少学习辅导参考书。那时正赶上围棋热,聂卫平战胜日本棋手,同学们纷纷学围棋,正好特价书店处理围棋书,我就叫上同学买了差不多一年的围棋期刊,回家潜心研究,记棋谱、演棋局、学技巧,如饥似渴。有一年夏季,小庄书店还举办过图书展销,从二折到九折的书都有,我没有错过机会,带着大口袋寻觅喜欢的书,那一次买了周立波的《暴风骤雨》、《张天翼短篇小说选》、《茅盾短篇小说选》、《郭沫若全集(小说卷)》、《建国后中篇小说选》等,收获颇丰。
  现在的小庄书店,已改造成一座二层的小楼,正面采用不锈钢和落地玻璃做装饰,入口处和楼顶都挂有醒目的招牌。书店分上下两层,总营业面积有2000平米左右,卖场呈长方形,中间立柱较少,设有两组上下楼步行梯,梯口放有读者休息坐椅,灯光照明充足,开架售书,书按新出版畅销书、中国文学、外国文学、历史、经济、生活、艺术、医药卫生、学生用书等类,清晰、明了,很方便读者查找。
提到开架售书,就一定得说说东三环路劲松桥西侧的双井新华书店,这个店建于1959年。就是这个不大的书店,却推动了图书销售方式的改革,名溢京城。
  新华书店以前的售书方式都是采用柜台售书,用老话讲是“合作社式”的经营模式。书店四壁摆上书架,架前透明的玻璃柜台将营业员与读者隔开。柜台高约1.4米,齐胸高,顶端是一个斜面,面向读者,玻璃罩里摊平摆放着一排图书,多为新书或者热销书。而一圈柜台一般只留一个成人勉强侧身通过的出入口,方便营业员进出,写有“读者止步”的提示。柜台后的书架,约有2米高,分4个隔断,隔断斜面设计类似柜台,图书斜立在上面,方便读者观看封面。而隔断下,则是普通的书架,图书竖列,书脊冲外。
  读者在柜台里、书架上看到中意的图书,需要向营业员开口索取,由他们一一拿给顾客。读者翻看后,不合意还要归还售书员,放回原处。如果想购买,则需要开票交钱后再领走图书。一般让人拿个两三次,就觉得不好意思了,读者买也难受,不买也难受。遇到热销的书籍常常会形成很多人排队等书的局面,效率非常低。
  当时双井门市部是新华书店的试点单位,旧址位于双井桥附近。四周是工业区,担负着朝阳区120多个工厂和单位的图书供应工作,包括著名的化工厂、内燃机厂、齿轮厂等,前来购买图书的也大都是技术工人。针对这个特点,门市部的零售图书多为技工类书籍,特别是“国家技术标准”类图书。这些书的书脊非常薄,书名字体很小,有的图书书脊甚至印不下书名,摆在书架上顾客很难看清,给读者带来了很大不便。
  起初,工作人员采用临时变通方法,允许一些视力不佳的读者进入柜台内,就近挑选。但这种做法不仅影响其他读者挑选图书,也造成售卖区秩序的混乱。
  1978年9月经过审慎考虑,借鉴国外的经验,上级部门决定从双井门市部开始试点,尝试一种全新的售书方式——开架售书,类似于现在的图书“超市”。当时的双井门市部是一间20多平方米的平房,撤掉柜台后,工作人员在中间的空地上码起桌子,再分别铺上牛皮纸和布,将书平摊码放。
  当时收银台仍设在书店门口,读者进入门市部后,可以在桌前自由浏览、挑选图书。其间不再有售书员的催促,遇到合意的书籍,读者可以自行走到收银台前结账。
  据了解,采用开架售书的方式后图书污损、丢失的现象有所增加,但利大于弊,销售量确有很大提升。
  根据档案馆的资料显示,新模式在双井门市部试验取得成功后,全市先后有4个新华书店门市部效仿该措施,也形成目前图书“超市”的雏形。双井新华书店门市部,获得当年先进单位的荣誉称号。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