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朝阳话今昔——别样的书香

2017-08-02 10:04     阅览:399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怡雅斋主   

  从渴求读书到拥有自己的书房,从对书的汲取,到提升为一种精神上的享受和愉悦,这便是读书的变迁。读书如今对我们来说,已不在是简单的阅读,而更多的是在阅读历史,享受生活。随着社会的发展,过去大而全的书店,也开始向着特色、风格、个性、受众方面转型,一些独立书店应运而生。
  独立书店,是指具有独特的品位和个性,专注于几个知识或学科领域的民营实体店。近年来,以独立书店为代表的新概念书店层出不穷,它们在不断变化的市场需求中,呈现出不同的发展轨迹。以书为媒介,将餐饮、咖啡、音乐等多种元素结合起来,为消费者提供一个综合性的文化休闲平台,这是一种形式;坚持为读者选好书、选精品书,用高质量的图书来吸引客流,也是一种选择。无论是融合或是坚持,独立书店的“与时俱进”,也在悄悄改变着人们的消费方式。
  在朝阳文化馆9剧场西侧的下沉庭院里,坐落着一家小小的书店。书店两面是墙、两面为窗,大大的窗配上白色的顶棚,整个书店显得干净、素雅。书店名叫“斑马”,有60平方米左右,靠墙是一排书架,从右到左依次排列着影视、社科、文学类书籍,最下面两排都是儿童绘本。靠窗的两面则摆放着许许多多的文化创意小产品,有由北京服装学院的学生手工制作的首饰、设计独特的茶罐、陶瓷茶壶、木制小碗等。书店正中有一方桌,桌布是一张世界地图,桌上摆放着各类书籍。
  这是一家有点文艺范儿的书店。店主是中国传媒大学的研究生,毕业两年后,由于始终怀揣着一颗爱书的心,于是就开办了这家书店。据店主讲,斑马这个名字,是因为最初就想取一个好记的名字,而图书都是白纸黑字,很有斑马的形象。
  最初,斑马书店开在中国传媒大学西门,由于经常举办一些读者活动,吸引了一批人,尤其是大学生们,久而久之书店积累了一些名气。后来由于房租压力,也因得到朝阳区文化馆的支持,将店搬到了这里。”
  搬离大学,书店的销售并没有因此而减少。搬家后,书卖得更多了,这主要是因为书店现在毗邻朝阳9剧场、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地方,一方面,来剧场的观众会到店里小坐或顺便买书,另一方面,周围的白领群体比学生更具有消费能力。这里还经常来一些“大牌人物”,比如女诗人翟永明、作家刘禾、第五代导演梁明等。因此,在选书时,店主主要选择影视、戏剧等类别,主要通过甜水园图书批发市场和网络渠道进货。此外,还有一些由出版社送来的图书和杂志。
  走进斑马书店里,各类与电影相关的书籍琳琅满目,有中文有外文,也有部分剧本、设计、小说、旅游等方面的书籍,兼有少量的儿童绘本,但无论哪种,看着都相当清新,文艺。为数不多的几个客人,或者立在书架前寻着书,或者坐下泡一杯咖啡随意翻阅着,宁静而闲适。现在,斑马书店店主还经常组织举办免费的咖啡课,观影会,法语培训、手工制作等活动,每周都会举办电影放映•拉片子活动,让读者们在热爱阅读、热爱电影的同时更加热爱生活。
  798是朝阳的文化活跃之地,除画廊、工作室、酒吧外,这里也有几处书店,点染其中,自成其趣。旁观书社,创办于2008年,是798里的一家拐角书店。书店不仅是一处消费的场所,更是在引导一种消费理念,倡导一种生活态度,旁观书社就是在众多的个性书店中的突出的一间。也许是因为其所处的地理位置特殊而不经然的被蒙上了一份艺术的气质。
  旁观书社通体白色的落地书架通向屋顶,有序地陈列着影像、经济、文学、建筑、哲学等人文艺术学科类的图书。书店每一寸面积的使用都考虑到了极致,除了书架,店内没有更多空间去搁置图书复本,四米高的书架正好满足了这种需求,这也无意间成为书店的一种设计风格。除了书架,不大的书店里还特意留出可供人阅读的车厢椅和方桌,落地的玻璃窗旁点缀着绿植,整个书店素雅、静谧,外面的浮华和喧嚣便在瞬间止步于窗外。
  旁观书社的图书大都能经受得住时间考验,店里的每一本书都是精心挑选的。书籍的品质是决定一个书店得以生存并发展的基础要素之一,没有对书籍品质的把握和积淀,书店是不可能形成自己的内涵和独特精神的。
  旁观书社坚守了5年,它存在得淡然却又不只是一桩“生意”,在这里,店家主人爱做的事就是分享自己充满了快乐和生活味道的态度。书店,不会是主人的唯一理想,却是她时时钟情的一件乐事:分享阅读,旁观生活。
  罐子书屋也同样位于798,是一家从网络走向实体的艺术书店。为读者提供最新、最快、最专业的艺术图书信息,并以优惠价格分享会员购买。书店装修很特别,店外有许愿树,店内有一辆精致的汽车,还有沙发和茶几可以随意拿本书看看,度过安静的休闲时光,很是惬意。书店中间分门别类陈列了很多艺术书籍,而书店右侧的书架则高达两层楼顶,按照作者分为一个一个区域,旁边放着梯子以供上下取书,颇有选书得情趣。罐子书屋得书籍种类主要是古董艺术收藏、外版画册以及当代艺术画册。由于环境良好,面积较大,也经常举办书展和新书发布会,频率大概为1至2月一次。罐子书屋的书籍价格浮动较大,有昂贵得成套艺术书籍也有普通学生可以接受得平价艺术书籍。店内客户多为艺术工作者及爱好者,以及美院学生。书店采取会员者,统一9折。罐子书屋还有很多台湾出版的艺术类期刊(《艺术新闻》、《典藏美术》)、论著、画册等,尤其是三联书店出版的诸多海外中国美术史的译著,最早的中文版大多来自台湾石头出版社的繁体字版。可是价格太贵,以柯律格《雅债》、乔迅《石涛》为例,新台币要2400元,折合人民币要400多元,一般人实在负担不起。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是一座服务于公众,独立的公益性艺术机构,位于北京798艺术区核心地带,由比利时收藏家尤伦斯夫妇创建,于2007年11月正式开馆。尤伦斯艺术商店(UCCASTORE)是中国限量版艺术品运营专业化模式的开创者。这里汇聚了国内外80多位当代艺术家和100多位新锐设计师,为艺术和设计爱好者奉献原创并具前瞻性的创意产品。这里也出售图书,主要以高档画册,精装图书为主,印刷精美,和尤伦斯艺术中心的新锐、高端相符,这个商店的所有收入都用于UCCA的艺术展览和公共项目。
  朝阳大悦城四层有一家“单向空间”书店,那是商厦中的一个安静角落,和周围林立的商铺形成了鲜明对比。白色的书架上贴着纸条手写的图书分类,内容包括“知识分子”、“中国史”、“温故•传记”、“外国文学”等等。店中分为传统的图书销售区、讲座沙龙区和生活设计区。图书销售区还增加了一些衍生产品,比如设计精良的笔记本和一些单向街书店定制的纪念品。
  这个书店的名字取自德国著名思想家本雅明的同名著作《单向街》。2006年先在圆明园店到2009年10月,书店搬到朝阳区蓝色港湾商业中心。有了更好的地理位置,书店的运营也有了好转,实现了收支平衡,每平方米产生的效益在实体书店中名列前茅。2012年,书店又从蓝色港湾搬到了朝阳大悦城,正式改名为“单向空间”。名字虽然改变,但信念没有变:做好沙龙,推荐好书,做大平台。书店至今已经举办了700场免费沙龙,参与的读者多达12万人次。
  2014年4月“单向空间”书店又在太阳宫开了爱琴海商场分店,新店面积390平方米,比单向街朝阳大悦城店大100平方米。餐厅和咖啡厅组成的活动空间面积有250平方米,比售书空间还要大。据店主介绍“我们布局在太阳宫这里,主要是看中周边的客流环境,这里有几所大学,还有大型社区。” “商场给了我们很多优惠,也是看重我们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能够带来一些客流,多办文化活动,给商场增添文化氛围。”同年7月,花家地“单向空间”书店旗舰店开业。对于今日单向空间的发展,正像单向空间的创始人、CEO于威所说,从决心创办单向街书店之后的9年时光里,创始伙伴们因为个人发展四处流散,但现在因为单向空间大家又重新聚到了一起,这些灵魂深处不安分的人,就像“迷惘一代”的代表人物海明威一样,厌倦丰裕却单调的生活,将自己流放四处,通过远离而找到精神故乡,“逃离与归来”是新店开业再适合不过的主题。
  还有一些独立书店,开在了大型商场或Shopping Mall,几年前“新光天地”开业,我无意溜达进去,在B1层一眼就发现了一间小而精致的“光合作用书房”,马上和这个“高大上”的商厦拉近了距离。三里屯 Village逛过不少次,直到一次,忽然发现在隐秘的地下一层还有一堆店铺,其中就包括另一家“光合作用书房”。虽然憋在地下,见不着阳光,但是书的光亮已经照在这些店铺间,它进行的光合作用,已经不错了。
  在三里屯南街滚石院内,有一家声名远播的书店,叫“老书虫”,也是北京最活跃的外文书店、图书馆,曾被多家国际权威图书机构和媒体评为“全球最美书店”之一,人文之美,阅读之美,知性之美,甚至美食佳饮之美,均在此浑然一体。“老书虫”每周都会举行各类活动,猜谜、鸡尾酒会、古典乐欣赏等活动,这里的图书以英文原版书为主,来自不同的英语国家,甚至分类标志都是以英文标注,读者亦以老外为多,不过,当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相当一部分图书内容都是向外国人介绍中国文化的,如各式各样英文版的各地旅游指南,英文版的《time out北京》等。相对其他书店,这里英文版图书售价相对较高,但形式亦比较灵活——你可以买书,也可以办理会员卡借书,或者直接在店里阅读,随便心意。“老书虫”有三个厅,人们常常坐坐在这里边读书边享受咖啡及餐点。“老书虫”最大的活动是一年一度的“书虫国际图书节”,会邀请60到80位世界各地的作家和中国作家前来中国做客,此前,图书节的客人包括了美国国家图书奖得主科勒姆•麦凯恩、以色列作家大卫•格罗斯曼,还有中国作家莫言、阎连科、毕飞宇等人。由于经营得好,据说北京之外,“老书虫”还在苏州和成都开设了分部。
  朝阳发展快,有一处潮人最愿去的地方,就是“世贸天阶”,在其地下一层有一家很好的英文书店,叫“Chaterhouse Booktrader”,是个买英文原版书的好去处。最近再逛“世贸天阶”,去了趟以前不常去的北区,发现二楼新开了一家书店,名叫“时尚廊”。虽然名字听起来疑似美发店,但这家书店确实不错,特色是有大量的美术、设计类图书,其中不少是外版,人文类书虽不是非常多,但选择也颇精。夏天晚上,在“世贸天阶”吃过晚饭,到“时尚廊”翻书,然后可以走到楼下的广场上,头顶上方一个巨大无比的天幕投射出五彩缤纷的光,广场上的男女老少遛弯儿的遛弯儿、嬉戏的嬉戏,天气不再闷热,空气里漂浮着一种喜悦。
  一本本书散发着书香,册册书香充盈着朝阳。几十年了,书店的角色和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图书大厦、新华书店、批发市场、独立书店、个性书屋层出不穷,购书环境更趋优雅和人性化,图书质量和品种数量更是大幅度跨越,朝阳也正成为读书人的乐园。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