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旮旯书店

2017-08-07 09:49     阅览:616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莫雨   

旮旯书店,在巿里,离我几十里地。其实,它不叫旮旯书店,它有一个更富人文气息的名字。但在我这里,它却一直是我第一次见到时,一下子从脑子里冒出的这个名字。所居小城,只一家新华书店,规模小,摆在书架上的多是教材、教辅。买书,是个问题。幸好,偶尔能到市里出差。每次去,火燎火烧地办完事,就逛书店。没有明确目标,并不一定买,但站在书架前翻书、选书,是种享受。
好几次,走过旮旯书店,看它小气得不能再小气的门面,想:这么小的书店,开在小学旁,卖教辅的吧?转身走开。某日,又出差,驾驶员去修车,我慢慢逛书店。熟悉的书店逛完,车还没来。我在约定的上车点站了会,犹豫着踅进旁边的旮旯书店。
旮旯书店实在是太小了。
门面很袖珍,不到两米。一米多的门面两边,各还有十几公分的墙壁。门面比一般家庭的入户门宽不了多少,但要高出许多,向上一直开到顶。店里很逼窄,三面靠墙摆着高高的书架,两个人在书店错身,须侧身收腹。与其叫它书店,不如叫它“书巷”。书很多,书架上,一本挤着一本,没一丝缝隙;靠顶,一捆挨着一捆,堆得满满当当;地上,刚到没有归架的书一摞压着一摞,码得乱七八糟。
旮旯书店主要经营人文社科类图书。许多新华书店和其他个体书店没有的书,它有。许多新华书店和其他个体书店还未出售的书,它已开售。想买的书,如店里没有,报出书名,留下电话,一周能到。我站在很逼窄的“书巷”里翻书,不时有人在门外问:我的书到了没?店主一边热情地回应:到了,到了,一边从书架上抽出书,递过去。
经营书店的是一对年轻夫妇。
男的戴着眼睛,谦和文雅。说起书来,头头是道:哪个版本好,谁的译笔妙,什么书读起来有味道,市面上谁的作品“火”……不一而足。
长期守店的,是他妻子,丰腴富态。她经常拿一本书,靠在门边,有些陶醉地看。见有人来,赶紧侧身让过。好几次,我看到她坐在门边的小凳上写东西,一页裁得四四方方的牛皮纸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娟秀小巧。与丈夫相比,她对书的了解要差一些。但对什么书好,好在哪里,也能说出一二来。
这次,收获很大,我买两百多元的书,结帐时,她给我九折优惠。
从此,只要到巿里,我都要逛旮旯书店,每次都要买一些书,每次都能享受九折优惠。去的次数多了,互相也认识了。他们渐渐地知道我喜欢什么书,一走进店门,就会介绍新书。我不着急,把“书巷”里的书挨着过一遍,东挑西选,买几本,心满意足地回家。
到旮旯书店的次数越来越多,与店主交往的时候也越来越多,但除说说书外,从不谈及自己。我不问他们姓甚,他们不管我名谁,彼此心有灵犀:见面浅笑一下,结帐九折优惠。
后来,不太出差了。遇到好书,便打电话问:有没有?一般来说,我关注的书,旮旯书店都有。即使没有,他们也很热心:给找找,下周你再问问!一听声音,他们就知道是我。我要的书,他们总能找到。书到了,我托人去拿,带回家。一次,带书的人说,店老板问我是干什么的,还说我买的都是好书。听到赞扬,我一边暗自高兴,一边悄悄遥遥地对他们说:你们的书店,是好书店,你们卖的,都是好书!
有天,打电话找书,只“嘟嘟”响铃,电话没人接。后来,又打过几次,“嘟嘟”声也消失了,只有“咝咝”的电噪声。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莫非,旮旯书店,开垮了?专程跑到市里,旮旯书店的“书巷”,新开着一家文具店。我问:书店搬了?店老板一脸茫然:书店?不知道。我坐在车里,到处乱转,转了大半天,几乎转遍了市里的大街小巷,也没找到谦和文雅的他,丰腴富态的她,和他们的旮旯书店。旮旯书店,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消失得很神秘,很突然。
我不知道,旮旯书店和它的主人还记不记得我——那个爱买点书、不太会说话的人。我只知道,我无法忘记。每次,走过它曾经寄身的小门面,都要侧脸看看。在网店选书淘书,电脑屏幕会幻化出一条堆满书的窄窄“书巷”。与书友交谈,浮现在眼前的一会儿是谦和文雅的他,一会儿是丰腴富态的她。
偶尔,旮旯书店会在我的梦里复活:谦和文雅的他,在“巷”底归类码书;丰腴富态的她,在“巷”口端坐看书;而我,则站在“书巷”中间的书架前,翻书,选书。有时,“书巷”是宁静谦和的,阒寂无声,书影,人影,仿佛雕塑。有时,“书巷”喧哗热闹,来来去去的,全是读书人,说说道道的,全是书话书语。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