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为了装饰我的屋子

2017-08-10 14:05     阅览:430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啸天   

  昨天在雨中到了明珠巷小靳的旧书店,买了两本谈呼市掌故的书。一边和几个书友聊天,一边也瞅着架子。这样谈两句,偶尔发现想要的书,便从架上抽出来一两册,如此,转眼间又找出五六册很薄的书,也就算是不大不小的收获吧。
  其中有一册新世纪万有文库的《杨柳风》,是格莱亨的一本名作。早已听说过,但只是漂亮的书名——THE WIND IN THE WILLOW——汉译者翻作“柳林风声”。这一本《杨柳风》却是显得朴实,看了一下附录,周作人写的一篇评论文字,在文中也翻书名为《杨柳风》,这大约就是定名了吧。
  周作人这篇文字写得非常有意思,他说知晓这本书是从英国密伦的《这没有关系》中有篇《家常书》,写道:近十年来我在保荐它(杨柳风)。我初次和生客会见常谈到这书。这是我的开场白,正如你的是关于天气的是什么空话。我如起头没有说到,我就把它挤在末尾。我听了介绍者的话,就信用了他,又去托书店定购了一本格来亨的《杨柳风》。但是我没有信用他到底,我只定了一本三先令半的,虽然明知道有佩恩的插画本,因为要贵三先令,所以没有要,自己也觉得很小气似的。到了上月中旬,这本书寄来了,我不禁大呼愚人不止,我真懊悔,不该吝惜这三九两块七的钱,不买那插画本的《杨柳风》。平常或者有人觉得买洋书总是一件奢侈的事,其实我也不能常买,买了也未必全读,有些买了只是备参考用,有些实在并不怎么样,好听不中吃,但也有些是懒——懒于把它读完。这本《杨柳风》我却是一拿来便从头到尾读完了,这是平常不常有的事,虽然忘记了共花了几天工夫。
  之所以把这一段文字都抄了下来,是觉得写得实在是好,把一个书人道听途说、按图索骥地猎书的过程完整地写下来了。我想从这段文字,也不难看出周作人真是一个有趣有品位的大书家,这也就是为什么多少人都喜欢他的原因,实在是并非偶然的。
  说来惭愧,格来亨的书,我只有一本大开本的插画本精装《黄金年代》,印得万分精美,可惜收到书之后就插了架了,很少有翻开的机会。今天听到密伦的《这没有关系》,觉得写得轻松好玩儿,就到有海量书的古登堡英文网站上找了一下,下载下来。
  今天看了几篇周作人文章中提到的,其中“我的书房”一篇,果然写得有意思:
  当然了,您觉得对于“为什么我们要买书堆满书架?”这样一个问题的正常回答是您是为了读它们,或者您把它们插在架上是为了需要时参考。但是稍稍反省,您便会感到这个答案是很迂阔的。如果仅是为了读它们,为何其中一部分装订用摩洛哥珍皮,还有些用半熟牛皮装订的昂贵的封皮?为什么您要舍了便宜的多的“百人文库”的本子而去购求初版本?为何要买半打的《鲁拜集》?这“另一本”到底有什么特殊的价值让您如此小心翼翼地珍如拱璧?唉,事实是它们页边都尚未裁开,如果您裁而读之,其价必将大打折扣。所以啊,您的藏书并非为了参考,它们更多的是为了装饰,私以为比画、桃花木或瓷器都有效的多……昨天的一位美女来了后说:“这些书看着多漂亮啊!”我想,这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的了。
  我以为密伦的可爱处就在于他秉承的这点英国绅士气质的散文家敢于说真话,尽管听起来有些调皮,对于一个表面上故作学者状的人来说也有些不顾面子,然而他说的也实在是太贴近于真实了。他不过是很简单地老老实实地承认皇帝身上的确没有穿什么衣服而已。
  所以,当下次有人再问我为什么搞这么多书的时候,我大约会理直气壮地告诉他——只是为了装饰我的屋子!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