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伶史》毛边本发售

2018-01-24 17:21     阅览:3223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京剧是供人消遣的小道末技,伶人更是死后连祖坟都不能入的“下九流”。彼时,传述梨园轶事、品评伶人色艺蔚然成风,梨园花谱作为供士人“按图索骥”“执镜招鸾”的“工具书”十分流行。从晚明开始,“工鉴别、善品题”就是士人的风尚,并由花过渡到人的身上,作者多出于赏玩和狎昵的心态写就。
  到了清末,伶人的地位有所提升,清政府设立升平署和内廷供奉,孙菊仙、谭鑫培等伶人一时风光无限。从清末到民国初年,有一些文人开始聚集在名伶周围,包装、吹捧名角儿,并且为他们创作新戏,甚至充当幕僚的角色。更有甚者,士人下海唱戏也屡有发生,家世显赫的德珺如就是其中的代表。士人阶级参与到京剧舞台中,提升了京剧的艺术品位,也使士林的趣味由品评美伶向欣赏艺术开始倾斜,这样的土壤最终催生出了《伶史》。
  《伶史》作者穆儒丐用正史的体例为从事“贱业”的伶人作书立传,这是一个创举。虽然以卑微的菊坛,未必能达到司马迁所谓“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境界,但也可“成一家之言”,起码如作者所说,“以存一代之真相”。
  《伶史》全书分十二本纪、二十世家,包括程长庚、孙菊仙、谭鑫培、陈德霖、龚云甫、梅巧玲、余三胜等。在凡例中,穆儒丐写道:“本书以纪传体叙述近代名伶之事迹言行,尤择其有关政治风俗者而特著之”“特就其声望、资格、品行、身世诸点,略示区别,以清眉目”,作者以“政治风俗”作为标杆,这与当时着重摹写伶人色相、气质的梨园花谱在立意上有云泥之别。
  行文中,《伶史》也有意采用史家笔法。如《谭鑫培本纪》,程长庚对谭鑫培说:“我死后,子必独步。……子其勉之,三十年后,吾言验矣。”这一段记载极富戏剧性,言辞明白如话。为了避免平行的人物各传在叙及同一事件时交叉重复,《伶史》也借鉴了司马迁的“互见法”,如谭鑫培事在《程长庚本纪》《金秀山本纪》都有涉及,侯俊山事除在本传中记述外,也载于《田际云列传》中。引入“互见法”,使人物故事散见于他传之中,互见详略,剪裁得宜,保证文章的气势、风采和流畅性,也保证了全书的精当和互动性。
  《伶史》在每传结尾,都以“赞曰”来表达作者对人物的看法,评述其艺术品位、为人处世和人生际遇,简要表明文章立意和立场,与《史记》以“太史公曰”为人物盖棺定论如出一辙。


  《伶史》 由北京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32k精装;孔网订制毛边本160册;1月26日16:30准时发售,每册售价90元关于作者:
  穆儒丐,中国现代史上最早的白话小说家之一和享誉一时的剧评家。1884年(也有一说为1883年)生于北京西郊香山的旗人家庭。1905年赴日本早稻田大学学习。1911年回国。1916年至沈阳。1945年返回北京,先后从事秘书、教师、报纸编辑等职业。1953年被聘为北京文史研究馆馆员。1961年2月15日逝世。著有数量众多的小说、随笔、戏曲评论和岔曲作品,但因其特殊的经历,被后人所忽略。
书影欣赏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