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谷先生的两本旧书

2018-02-07 15:58     阅览:1293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陈炉余韵   

  我从旧书网淘得和谷散文集两本,一本是《和谷散文》,另一本是《文字生涯》。
  《和谷散文》发行于1999年1月,是由贾平凹主编的中国当代散文精品文库丛书之一。和平日所购书相比,这本略小,为袖珍珍藏本,像上学时候用的英语单词手册,可揣进兜里。封面上部有一图案,看似溅起的水花,也像是刚燃着的一团火焰,又像是某一种特定图腾,在黑灰色浮云状底版的映衬下,醒目而神秘。
  古往今来,散文书籍如汗牛充栋。而在我看来,这本《和谷散文》却自有独到品格。书中共有二十五篇散文,多年前我曾读过部分,后来在《和谷文集》中逐个细读。从农田村野打囤到古都长安寻梦,再到客居海岛札记,从浪漫诗人到散文大家。散文的生活,生活的散文,亦是生活的艺术,艺术的生活。
  书中《打囤》一文尤其印象深刻,我曾在另外一位作家的文章中读到,他说和谷的《打囤》中的话语成了当时念书娃宿舍的流行语、口头禅,张口就来:“你干啥哩?”“打囤哩!”“囤打好了么?”“打好了!”“你打好了么?”“也打好了!”然后一哄而笑。
  《游子吟》一文中写到自己到省城工作以后,有了妻室儿女,便很少回故乡看看。每当触到“乡情”的字眼,就不禁默吟“慈母手中线”的诗句,久久地陷入思念中了。文中描写母亲与纺车的点滴,写到母亲年龄大了以后,拿出平日里做针线活的线板,在灯下穿呀穿呀,却怎么也穿不到针上,母亲扭头抹着泪,他的鼻子也跟着酸楚了,母亲年轻时候的利落劲已经成了往事了。因思念故乡,想念母亲,他铺纸挥毫,将孟郊的这首《游子吟》录下贴于书桌前。我想这也是天底下所有游子的心声吧。
  《文学生涯》出版发行于2002年10月,书名是借萨特的《文字生涯》书名派作用场的。书中共选录了他1981年到2001年的一百二十余篇文章及贾平凹、朱鸿、秋乡、赵伯涛、张浩文对他及其作品的六篇评论。我想这本书应该是他这多年心血的凝聚地,其中包含了《心智的艺术》、《巴黎望乡》等文集的部分内容。他曾说,从新世纪开始的第一天起,他结束了长达八年的海岛生活,又回到了古都。这本《文学生涯》便是依照编年的顺序从其文字中辑选而成。所谓的文字生涯,是一个人的生存方式所致,投身其中的意义是不完全以成败论英雄的。在文字的汪洋中,每一滴水都是有生命的,也许它飞翔于浪尖,也许它潜伏于海底。
  在我看来他的文字是让人读起来很舒服的,也能使具有相同经历的人引起共鸣的。如一泓清水,会荡去时间蒙在灵魂原野上的灰尘;又如一缕清风,可以拂去岁月罩在生活之旅上的阴翳;又好似一位长者,在深沉的讲述中揭示着世界的奥妙及生活的乐趣,让浮躁、空洞的心得以慰藉。至少,我开始拿起笔或敲动键盘写文字是受他影响的,也是榜样的力量。
  正如他在书中说的一样,不情愿放弃写作,如同坚持活下去一样,本身就拥有了意义。不以成败论英雄,浮名浮利若过眼烟云,这么想开来,便会身心自如,不禁淡然一笑。写作如此,生活亦是如此。
  噢,文学的生活,生活的文学,生活的艺术,艺术的生活。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