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禺经典话剧《北京人》将上演 剧中人物皆有原型

2018-03-01 12:14     阅览:1253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根据曹禺经典名剧改编的话剧《北京人》,将作为《北京晚报》创刊60周年社庆大戏,以及2018北京人艺首都剧场精品剧目邀请展重要演出,于3月30日至4月1日在首都剧场首演。
  曹禺对周围生活和人物的观察,格外留心,任何一个杰出的文学家和剧作家都有这个特点。
  《北京人》中的客厅是戏的重要场景,曹禺主要取自老同学孙毓堂的外祖父徐家,1930年的暑假,为参加清华大学的考试,他在北平就住在了孙毓堂家里。孙毓堂的外祖父是清朝遗老,在做着中山公园的董事,每天他都到中山公园去喝茶聊天,日子很是清闲。这徐家也是一大堆人,但是少爷小姐们好吃懒做,打牌赌博吸食鸦片,把家里的古董偷拿着出去变卖,一个个全都是没有出息的废物。在曹禺的眼中,这徐家虽然破败了,但是面子还得要,客厅很是讲究,一切都布置的古色古香……曹禺写《北京人》中曾家客厅的环境,一定是与北平的徐家有关联。
  而戏中老太爷曾皓的形象,同样有徐家这位晚清遗老的影子,当然,更有着曹禺的父亲万德尊的影子,军人出身的父亲自大总统黎元洪下野后,从此赋闲,不再出仕,在天津做了寓公。
  对于主角愫方的形象,曹禺花费的笔墨最重。他本人也袒露心迹,愫方主要是根据他的第二任妻子方瑞刻画写出的。方瑞本名叫邓译生,1940年夏日,方瑞从安徽来到江安看望学习话剧的妹妹邓宛生,可巧的是,表哥方琯德也在此上学,方瑞暂住在表哥方琯德家。在这个院子里同样还住着曹禺和吴祖光,方瑞端庄的面庞、内秀文静的性格留给曹禺的印象极深。日久生情,二人默默相爱。
  女主角为什么叫愫方?“愫”是取了方瑞母亲的名字方素悌中的愫;方是她母亲的姓。方瑞的母亲是方苞的后代,方瑞的曾祖一辈上乃史上有名的安徽金石篆刻家、书法家邓石如。方瑞的文静和个性是曹禺写愫方的根据。
  “方瑞的个性是我写愫方的依据,我是把我对她的感情、思恋都写进了愫方的形象里,我是想着方瑞而写愫方的。把她放在曾家这样一个环境来写,这样,愫方就既像方瑞又不像方瑞了。方瑞的家庭和愫方的家庭不完全相同。她的妹妹邓宛生和她性格不一样,是很开朗活泼的,当时是一个很进步的学生。剧中袁圆的性格也有她妹妹的影子。没有方瑞,就写不出愫方。”曹禺这样解释关于愫方与妻子方瑞之间的这种微妙的互为借鉴关系。
  曹禺是观察生活、塑造文学形象的高手,对剧中的大少爷曾文清,曹禺在他身上赋予了种种希望、无奈、失望和沮丧,以致精神的堕落。在现实中,对于曾文清这样的人,曹禺见过的太多了,可以说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前文提到的清末遗老徐家的少爷们,百无聊赖,赌博抽大烟,变卖家中的古董文物,有曾文清的影子。而在《北京人》中曾文清深更半夜抽大烟,则是曹禺在自己家中的真实所见。
  曹禺有个哥哥叫万家修,是学法律的,但习染上了抽鸦片烟,父亲万德尊一怒之下把他的腿踢断了,即使这样,恶习依旧改不了,一次他抽大烟被父亲发现,万念俱灰的万德尊“扑通”一声给他跪了下来,“我是你的儿子!你是我的父亲!我求你别再抽了!”这些亲眼所见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被曹禺真实地写进了戏中,如曾皓见文清偷吸鸦片,老爷子跪下向儿子求情的情节。
  戏里大奶奶曾思懿的形象,有若小说《红楼梦》中的王熙凤,阴鸷刁钻,嘴极刻薄,满肚子的心思。要说支撑起曾家这么个大户人家,作为大少奶奶也着实不易,自有她的苦衷。对这个人物,曹禺在参考原型时,印象最深的是他曾经见过的某校长夫人。
  最后再说一说戏中性格最幽默最有色彩、但是也最能看清楚曾家大厦将倾倒的女婿江泰。作为曾家的乘龙快婿,江泰雄心勃勃,总是认为能干出一番大事业,以挽救曾家的衰落。这个人嘴上的功夫很是了得,吹气冒泡,夸夸其谈,出言无所顾忌,但是官场失意,能耐不大。曹禺接触过这样的人,抗战时他在四川的一个小城,遇到过一个留学法国的学生,此人即寄住在岳丈家,一派乐天,每次见到曹禺,东拉西扯,谈天说地,高兴之极。
  颇有意思的是,剧中有一场曾家和邻居大户杜家争抢棺材的情节,在作者的笔下,曾皓乃是思想陈腐,抱残守缺的象征。他最大的愿望是在死后能够装到已经漆了十几遍大漆的寿木里,寿终正寝。但由于家境破败,外欠着一屁股债,出于无奈,最终把寿木卖给了邻人杜家。看着杜家派伙计把寿木抬走,曾皓绝望的发出哀嚎。关于这段情节,有一个朋友在看戏后对曹禺说:你在戏里写曾、杜两家抢棺材的情节太妙了,曾皓死抱着棺材不放,开买卖的杜家因看对方无力还债,也死死盯住了那口寿木,这就是意味着封建遗老和资本主义都抢着要睡棺材!象征着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都将共同走向死亡!
  对一部文学作品做何解,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认识角度,晚唐李商隐一首《锦瑟》,究竟所表达的真实指向是什么?上千年来解者纷纷,即使在今日亦复如此,可谓诗无达诂。对话剧《北京人》,曹禺则认为,朋友和评论家们的解释与说法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他坦然承认,对作品做何解那是评论者的事情,他本人在写作时并没有上述那些危言耸听的高论,这个戏是要告诉人们不应该坏,旧世界应该打倒,于是地也震了,山也摇了,一个新的世界就要创作出来。如果主题先行,而没有鲜明的形象,没有活生生的人物,也照样是写不出来。
  曹禺的挚友、曾为他在《文学季刊》上发表剧本《雷雨》的靳以,当年看到《北京人》之后,兴奋地著文说道:这是一本书,一出戏,可是故事却存在我们广阔的人海里,那些人物都活生生地在我们身边。不是有那些忘记了生而想着死的老头子,那样懒惰无用的废人,有那样泼辣毒狠的妇女,还有那可怜无告的老小姐吗?
  靳以对曹禺现实主义风格的写作手法简直是再熟悉不过了,他知道,曹禺从很小的时候起便养成了观察生活的习惯,体察他所接触到的那些形形色色人的性格特点、心理特征及举止作态,一颦一笑,并将这些人加以综合分类,用凝练的笔法塑造典型化的人物形象。在此之前,曹禺的三部曲《雷雨》《日出》和《原野》,无不显现出曹禺对真实生活的观察与提炼,显示出曹禺熟练驾驭人物、刻画文学形象的功力。
  曹禺的《北京人》在1941年10月24日首演于重庆的抗建堂,连续演出了34场。山城兴起了观看《北京人》的热潮。新中国成立后,《北京人》1957年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剧团首演,导演蔡骧,当年周恩来总理观看了演出。也正是在这一年的6月,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也在首都剧场演出了本剧。此次演出,剧院派出了比较强的演员阵容,舒绣文演愫方,蓝天野演曾文清,叶子演思懿,董行佶演曾皓,刁光覃演江泰。
  在北京人艺的历史上,曾经四演《北京人》,2006年由李六乙导演、王斑主演曾文清的这部戏延演至今,经久不衰。从严格意义的角度讲,这一版的演出,成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在体现先锋派风格上最具代表性的戏剧,演出中,无论是用纸糊出的倾斜的四合院、凄厉忧闷的音响效果,还是演员在倾斜舞台上以心灵对话方式所体现的表演,均为观众在重新解读剧作思想和立意上给予了全新的感受。作为北京人艺颇具先锋派戏剧的代表作,《北京人》的演出赏心悦目,观剧者无论文化程度的高低,均可共赏之,不能不说这是李六乙对中国戏剧的一大贡献!
  今年,喜闻又将有一部由著名导演赖声川执导的《北京人》被搬上中国戏剧舞台,令人期待!
  曹禺穷其一生,孜孜以求探索戏剧文学的奥秘,以新的思维、新的形式创作了一部部杰出的作品。《雷雨》、《日出》、《北京人》问世达70年之久,至今无任何作家无任何作品能出其右,除了曹禺的作品,还能有谁的戏能够使艺术家们蕴藏着如此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就这一层意义而言,《北京人》不失为一部传世杰作。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