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江河:围绕诗歌产生的争论,都与诗歌本身无关

2018-03-12 11:31     阅览:287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凤凰文化    来源:凤凰网文化   

  “没有诗歌和诗人的种族和文明是非常可悲的,某种意义上讲是可耻的。”在满屋子的书中听到这句话,有种特别的感触,其中流露的文人豪情与责任感,打动了现场的所有人。诗人如何为稻粱谋,欧阳江河援引了美国、欧洲、拉美的示例,而他接下来对食指与余秀华之争的解读,以及个人写作的舍得之道,也让我们看到了当代诗人的睿智与素养。
  近日,诗人欧阳江河应邀走进凤凰网携手舍得酒业推出时代人物高端访谈节目《舍得智慧讲堂》,深情讲述于舍得中收获的诗歌人生。
  汪国真的“假诗”,只用来致青春
  汪国真去世时,欧阳江河曾抛出汪国真的诗是“假诗”的观点,此次再度面对发问,欧阳江河坦言当时并非刻意去说些什么言论,而是接受媒体电话采访时自己的一些真实想法。时至今日,在他看来,汪国真的诗更准确应该是“歌词中间比较流行的歌词”。因为汪国真所使用的语言是流行性的、中学生毕业时互相写在本子上的赠语,而这种语言是一种假的语言,没有生活的具体性,没有事物的及物性、精确性,一定程度抹杀了人们对诗歌的想象力拓展。
  食指有一种圣愚的力量,但不应强加于人
  欧阳江河表示他理解食指的愤怒,因为他是“从那个时代走来的人”,他对诗人的使命感和天职有自己的界定方式,他不允许诗人变得跟普通人一样。在欧阳江河看来,食指的固执有他“厉害的地方”,那是一种类似于宗教中“圣愚”的力量,但是,食指不应把这种圣愚强加到余秀华身上。
  欧阳江河认为,余秀华在成名后想要变、想过上好日子的诉求是“符合人性的”,只不过它不符合食指所理解的诗人意义上的天职,食指与余秀华之间的分歧是在这里,而不是诗歌本身,只是诗歌在这里背了锅。
  舍弃追求肤浅的美感,得到诗歌本身的成熟
  在写作中,欧阳江河坦露道自己舍弃了让所有人喜欢的、容易流传的、容易感动人的诗歌,虽然他的诗,也会打动人,但却是一种要经过复杂转换才能进入到的感动。于是,他舍弃的第一步就是浅显的、直接打动人的东西,而这也让他的诗与大多数读者之间竖起了一道障壁。而与此同时,他认为自己得到了诗歌本身写作的成熟、深刻和复杂,而这些成熟、深刻、复杂,带来了写作中特别深度的乐趣与幸福感,那是一种自我泯灭的幸福感。
  AI写作不会取代诗人,诗歌中有人类的未知
  在主持人问到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微软小冰写的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时,欧阳江河的笑容中流露出“兴趣”与“淡定”,他觉得AI是有趣的话题,同时也肯定人工智能在很多领域确实很有未来,但不包括诗歌。因为“诗歌是关于人的生命深处的一个自我深处界定”,是有“不可知”、“原创性”的,AI永远无法取代诗人。而诗歌亦然,除非人类消失,否则诗歌永远存在。
  伴随音响中时而有力时而舒缓的古典音乐,当主持人胡玲与欧阳江河谈到诗人作品中的生活与真实的生活时,欧阳江河笑称,诗人过的日子跟他的写作不是一回事,人不能像自己写的那样去活,所以时代的变化一定会被他最大程度地吸取,而不是抵制,这些变化都会引起他对世界的好奇、对诗歌的狂喜,它是融为一体的,这亦是舍得的智慧。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