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旧书业观察四十二】古籍草堂:人无我有,人有我精

2018-04-10 15:56     阅览:2315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   

  张旭,河北书友,孔网昵称“草堂一客”,古籍草堂(点击进入书店)的主人。草堂主打明版古籍和越南古籍,尤以越南古籍颇有特色。
  “人生天地间,你我俱是一客。”张旭说,人生短暂,文化却如大河,作为被滋养的一份子,我们都有责任让它奔流不息,既然今生与古籍有缘,他愿做一个忠实的守护者,在收藏保护古籍、宣传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方面不遗余力。

“草堂一客”张旭

  古物市场淘书乐
  说起与书的缘分,张旭笑称,自己从小就酷爱读书,渐长而习汉语言文学,尤爱古典文学和古代汉语,也因为这份对传统文化的热爱,早早就开始了收藏之路。“从二十多年前,二十岁我就开始收藏古籍,当时收藏古籍的人比较少,价格也便宜。”然而他又说,古籍并不是一开始收藏的门类,“我刚开始收藏字画,但时间一长,发现总跟在人后,没什么意思,很难超越。”不甘人后的他,一直思索如何突出特色,开辟出属于自己的收藏领域。
  真正开启古籍收藏的契机,还是在保定古物市场,张旭回忆说,那时自己在周日逛古物市场,经常能看到许多清代坊刻本《四书》《五经》这样的古籍以白菜价被贱卖,“一本才两三元钱,当时一本当代印刷的小说、诗歌还15元呢,这是一百多年前的古籍啊,是人类文明传承的重要载体,价格居然才相当于当代印刷品的七分之一!”在感叹惋惜的同时,张旭有了把这些古籍文献抢救保护下来的想法。从此他风雨无阻地开始淘书,往往是天不亮就起,一去就是大半天。“有时灰头土脸淘回一本自己心爱的书,心里也非常高兴,有种幸福的感觉。”
  “收藏古籍主要在于眼力,也就是看懂不懂行,有时候好书放在眼前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了。”有一天,他在一个书摊前看到一套清代医书,卖家说不全,“我翻了一下发现是全的,只是有一册几页错位跑到后面去了,我问多少钱,300元,这么便宜,赶紧付钱。”用残本的价格淘到了一套完整的清代医书,类似这样的捡漏经历还有很多,张旭现在回忆起来,心里还是美美的。就这样,在古籍市场里披沙拣金的他,时有获宝,而乐此不疲。

明崇祯五年(1632)毛氏汲古阁刻本白棉纸《周书》五十卷全

  结缘孔网,难忘引路良师
  2011年5月,张旭在孔网看到很多人通过拍卖的形式买书,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形式,也想自己试一试,就把自己收藏的北京琉璃厂豹文斋南纸店的《教子图说》在孔网百元起拍,结果以600元高价拍出。兴奋之余,他又把十几年来收藏的一箱子清代坊刻本一件一件无底价拍卖,结果又非常理想,在两个月内全部卖出。“这是我在孔网淘到的第一桶金,并以此为基础,在2012年创建了古籍草堂书店。”他回忆说,当时全国古籍拍卖的大环境不太好,属于高潮下跌阶段,“但对我没什么影响。因为我的书都是十几年前买的,价格便宜,怎么卖怎么有。”谈到从藏家到卖家的转变,他说,“应该感谢孔夫子旧书网这个好的平台,让全国古旧书一盘棋,给了我一个施展才华的空间。”
  也正是在孔网,张旭认识了令自己古籍鉴定水平突飞猛进的引路人。“那是2012年,我在孔网认识了一位网名叫 ‘古籍版本鉴定’的老师,是四川某高校的古籍专业人士,当时我虽然爱好古籍但水平一般,他在网上为书友搞古籍鉴定,我就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拿着一本古籍找他鉴定,果然是真懂。”于是他便把自己收藏的古籍一本一本找这位老师鉴定,在他的指导下拍书,从中学到了不少古籍版本知识。“就这样带了我两个月,一天他说:我以后忙了,你自己搞吧,给我推荐了几本书,从此后就联系不上了,发消息也不回。”回忆起这位良师,他有满满的感激,也有着遗憾,“他是我的领路人,如果没有他把我带进门,可能就没有我的现在,吃水不忘挖井人,我一直想找到这位老师感谢一下,却一直没有机会,如果有谁知道他的联系方式请告诉我。”

清咸丰间蔡照初精刻插图本《列仙酒牌》


民国二十二年著名散曲专家、柳亚子外甥凌景埏自刊绿印本《撷芬室小诗》

  平时勤练眼力,拍场心里有底
  搞古籍收藏,认清古籍的版本,提高古籍鉴赏能力是关键。为此,张旭下了苦功夫,他向我们介绍了自己的五条经验:首先要从书本中学。购买大量古籍版本鉴定专业书籍,认真学习前人积累的古籍版本知识成果。二是向专家学。“每逢李际宁、李致忠等专家讲座,我都不远百里,赶去听课,认真向专家请教。”三是向同行学,向书友学。虚心向国内著名藏家学习请教,一起探讨古籍版本问题。四是从实践中学。“我在孔网经营古籍草堂书店过程中,经手了大量古籍,这是学习古籍版本鉴定非常好的实物标本。比如学习古籍纸张,我在留存宋元明清各种纸张标本的基础上,再对照工具书《纸鉴》,认真揣摩,仔细研究,逐步掌握了古籍各种纸张的特点。”五是点滴学。“现在我每天过目数百种古籍,抓紧每一分每一秒钻研学习,滴水石穿,十年下来终于练就了一双好眼力。”
  在拍场上,面对大部头古籍精品,一些人不敢出价,“有两个原因,一是对古籍的价值认识不到位,二是对古籍的价格掌握不准。”张旭说,靠着练出的好眼力,自己敢于抓住时机,果断出价,淘到了好多有价值的古籍精品,不断改进自己的藏品质量。目前,古籍草堂有诸如明嘉靖袁氏嘉趣堂刊本《六家文选》、明嘉靖隆庆陕西布政使司刊本《东莱先生南史详节》、清康熙内府刻本《康熙字典》等多套古籍精品。“通过自己的眼力购藏到心仪的珍贵古籍,藏书人至乐也!”

明嘉靖袁氏嘉趣堂刊本《六家文选》六十卷


陕西嘉靖官刻代表、晚清著名藏书家吴引孙测海楼收藏,明嘉靖四十五年至隆庆四年陕西布政司刻本《东莱先生南史详节》十二册二十五卷全

  专注越南古籍,以学养藏,以藏促学
  “人无我有,人有我精。”——张旭旗帜鲜明地提出了自己的收藏观 。明版古籍和珍贵的越南古籍,是古籍草堂的两个主要发力方向。“越南古籍你没有,我有;明版谁都有,但我有精品。”他说,“现在国内藏家实力雄厚,但视野还稍显不够开阔,追捧的目标往往都集中在明版、清三代精写刻、版画类古籍、红蓝印本、“五四”以来的新文学书等热门类目上。其实,这样大家挤在一起的效果并不见得好,各自耗费了很多精力、财力,却都难以形成真正的规模。收藏需要独辟蹊径,走自己的路,探索前人所未探索的领域。”
  2015年他的收藏由广到专,开始把越南古籍作为专题收藏。张旭介绍说:“目前,国内学术界对越南古籍的研究还寥若晨星,其科学研究价值和历史文物价值还没有被充分认识、挖掘;还由于其历史上与中国古籍同样遭遇多次兵燹之厄,存世量稀少,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他看好这块市场的未来。
  “保定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古籍收藏工作, 2016年,保定收藏鉴赏家协会成立了古籍善本委员会。现在保定古籍善本收藏的两大亮点,一是保定地域古籍、乡邦文献,二是我收藏的越南古籍。”张旭现藏有几十种越南古籍,其中不乏孤本、珍本。“国内越南古籍权威王小盾教授在重新修订《汉喃联合目录解题》,就是类似《中国古籍善本总目》这样一部书,打算把我收藏的越南古籍全部列入。目前国内收藏和研究越南古籍的专家和学者非常少,很多领域还是空白。我以收藏为基础,对越南古籍用纸、越南活字本等目前国内专家学者没有涉及的领域,进行了一些前瞻性的探索,把中国古籍版本学的善本观引入越南古籍版本学中,撰写了《越南古籍善本观之我见》《越南古籍鱼尾经眼录》等文章在《越南历史研究》微信公众号上发表。”抱着这样勇于开拓、超人一步的收藏理念,张旭的越南古籍收藏既为学术研究提供了有价值的第一手资料,也在收藏领域独辟蹊径,出奇制胜,开辟出了自己的一片新天地。



越南版画、红印古籍精品《云乡熟仁真经》

越南文学珍本,河内致中堂嗣德庚午(1870)年刊本《二度梅演歌》 ,目前已知最早《二度梅歌》印本

  为藏家用心挑好书,看好书业未来
  经过多年的收藏与经营,张旭形成了一套清晰的经营策略,概言之,就是既要突出特色,又要高中低档搭配。 “我的书店以收藏中国明版古籍和珍贵的越南古籍为特色,清代殿本和精写刻为补充,既有几十万的,也有几千和几百元的,以满足不同购买力人群的需求。”
  尽管古籍价位各不相同,他的收书标准却始终如一:“我的标准就是善本观,版本好、纸张好、刻工好、印刷好,我是用我的眼光、我的知识来为古籍收藏者选书,去粗取精,去伪存真,为他们提供高质量的古籍精品。”古籍草堂的高标准也得到了书友们的一致认可,因为他相信,“真的好东西不怕贵,贵了还能贵。”
  “年复一年的从农村淘书,也淘的差不多了,保定古物市场现在变成了杂货市场。现在古籍主要集中在一些藏家手中。一些书如明版书价格不太高,一些藏家不愿意出。”谈到古籍越来越难收的现状,张旭也深有同感,但他又补充说,以后如果价格合适,一些藏家还是愿意拿出来拍卖的。虽然现在人们的收藏意识比前些年大幅提升,捡漏不容易了,但并不是完全无漏可捡,主要靠个人的眼力、知识储备,以及持之以恒的不断学习、实践,“在大环境相同的情况下勤练内功,只要眼力有,捡漏时时有。”
  对于古籍市场的未来,他充满了信心: “随着人们对古籍认识的逐步提高,喜欢购藏古籍的人会越来越多,价格也会越来越高,这从孔网在线人数可以看出,是比前几年高多了的。每年都会有新书友加入,正是这些新鲜血液,推动着古旧书业不断向前发展。”张旭说,“我的古籍草堂书店会沿着现在的经营理念和特色发展下去,刻苦学习,苦练内功,用自己的眼力为广大收藏爱好者提供高质量的古籍精品。

蓝印本、民国影宋刻本精品,蒋汝藻《密韵楼七种》之《雪岩吟草甲卷忘机集》

  张旭说,七年来与孔网书友们的交流学习、切磋琢磨使他获益匪浅;得以和书友们分享自己的学习成果,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自己创办古籍草堂最大的受益点。目前,他创建有“珍本古籍”微信群和公众号,定期开展“古籍收藏与鉴赏”讲座,不定期组织微拍、邀请古籍版本鉴定专家和国内著名藏家到群讲座,为古籍爱好者搭建起一个自由交流的平台;还倡议举办古籍收藏展览、赏书会,展示古城保定古籍收藏成果,提高历史文化名城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我还会在宣传、普及、推广古籍知识的道路上继续前行,为的就是让更多的人感受到古籍收藏的魅力。”
  “以书会友,学习古籍版本知识,传播中国传统文化——这是我搞古籍收藏的初衷。”张旭在一步步地实现这些的初衷的同时,也充分感受着藏书人的快乐。

  (小编按:文中照片均由店主本人提供。提出采访邀约时,店主慨然应允,并提供大量文字资料,小编整合改写,颇多便宜,在此谨致谢忱!)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