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旧书业观察四十三】博爱旧书屋:敞开怀抱经营,要做做最好

2018-05-12 20:02     阅览:750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   

  晁长锁,河南书友,孔网ID“晁博”,自 2008年在孔网开通书店“博爱旧书屋”(点击进入书店)以来,至今四万次交易全好评。面对这样骄人的成绩,他谦虚地表示:“只有当你全身心地去投入,你才会用心经营。做好,做最好。”以人心换人心是他的秘诀,一如他的书店简介所说的那样:千里书为缘,友谊需在先。

博爱旧书屋店主晁长锁

  过往:年少从军梦
  聊起为什么从事图书这个行业,晁长锁坦言:“我选择经营图书,是与我的家庭条件密不可分的。”看似平常的一句话,背后却有着不为人知的艰辛过往:“在我十八岁那年,父亲因车祸不幸去世,抚恤金总额一万元,而我们都太小,二弟十六,三弟九岁,妹妹才三岁,母亲患有精神分裂症,上边还有一个八十岁的爷爷。你可以想象是多么的艰难。”
  长兄如父,作为大哥的晁长锁早早地挑起了家庭的重担。但在他的心中,一直有一个未完成的梦想,如同一个没有照进现实的梦境,却实实在在地激励着他的每一个现在。
  “我是十七岁那年夏天在学校读书时报名参军的。”直到秋天,当一切体检合格,就要走向军营的前一天,指导员来家访,当天只有母亲一个人在家。当指导员问起 :“你愿意让你的儿子去当兵吗?”也许是因为不舍,母亲的回答是——“不想让他去。”
  因为这个回答并不是指导员想要的结果,第二天名额就被取消了。“即便我、父亲和村里的干部去了乡镇、县武装部。”最终还是未能如愿,留下了终身的遗憾。
  这么多年下来,晁长锁把这份遗憾深深地埋藏在心底,“我应该理解,部队有部队的规章制度。该埋怨母亲,还是指导员吗?不,我不能埋怨任何人。”他笑笑说,“也许,这就是命运。”
  “对我来说,每一个现在都是真实的。只要努力工作,就一定能够做好。”
  他又谈起了一段相关的有趣往事:“我向来是不算命,也不相信伪科学的。十六七岁那年的秋天,算命先生静静地坐在树下乘凉,我只是从旁路过的一个学生,那先生看见,突然叫住我说:‘你这孩子,以后是个当兵的料,如果能去,至少也是一个连长。’他回忆起这些,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错过岔路的自己。“这也许是一个笑话,一个永远无法被证实的预测,不过它深深的刻在我的心里,也可以说,是鼓励我脚踏实地努力工作的动力之一吧。”

书库场景之一

   缘起:贩书搏新天
   “书,如果你不喜欢,你不会去读,去欣赏,更不会去经营图书事业。”其中的艰辛和快乐,只有每一位走在这条道路上的人才能够切身体会。
  为了养家糊口,他干过不同的营生——比如养过鸡,还卖过四五年的凉皮。
  “卖凉皮那会,在学校门口有四五家,我的生意往往是最好的,都是等我的凉皮卖完了,学生才会买其他家的。
  也许是生活的打磨,晁长锁这样描述自己:“对我来说,无论做什么,都要做最好、最优秀——这是我要求自己的标准。”
  “当时我卖凉皮,二弟卖书,我们的利润基本差不多。”然而不幸却接踵而至,他的叙述也带上了伤感:“我的家庭再次发生变故,七岁的女儿因为再生障碍性贫血而夭折。”因为欠了太多外债,晁家兄弟三个去了中原油田,晚上在路边摆夜市,靠买卖图书发展。靠着多年历练出来的经验与韧劲,他暗下决心,一定要让自己、让全家走出困境,搏它个人定胜天。
  事实也确实如此。“我的加入,是每个人做大做强的引导者。”他说。

部分藏书

   2000年开始卖书后,晁长锁有了更多读书学习的机会。“那时我抽空去废品站买,按时到高中学校门口卖,期间一有时间就学习,学习对我买书、卖书有用的知识。当然除了书本,实践是另一位重要的老师。”
  多年以后,他感谢当年的自己:“如果不是期间的努力,也许就不可能走向今天不算成功的成功。”
  直到遇到孔网,他的旧书事业有了更大、影响更为深远的转机。
  “在2007年底之前,我一直白天找书,晚上摆夜市。当时我的一个在市里开大书房的同行,也是我的朋友,对我说我的这些旧书如果拿到网上出售,价格会更合适,购买的人也会更多。”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晁长锁对这位引导自己走进孔网大家庭的朋友充满感激。
  有了方向,说干就干。此前对电脑一无所知的他,下定决心要先学会使用。“这对当时的我来说是一个挑战——一个三十五六的男人去学电脑,在我们住的地方的所有人闲聊起来,都对我带有嘲讽的味道。每当从电脑学校徒步回家时,也听过他们当面喊:‘大学生回来了!’”他笑笑说,“当然也许他们是和我开玩笑。”
  2008年,晁长锁正式加入孔夫子旧书网,把曾经积累的平时不舍得卖的、有价值的大约四五百本图书,一本本上传到了网上进行出售。到现在,他还能清楚地回忆起当时那种兴奋劲儿:“三天后的第一次交易,高兴得我彻夜难眠。从此,我终于可以面向全国,面向世界。”

书库场景之二

   经营:心公客必来
  至于大家都关心的货源问题,晁长锁说,没有上网卖书前,他们兄弟三个去北京潘家园旧书市场多次采购,买来在濮阳旧书市场各自出售。“由于市场太小,进货多卖的少,后来就不怎么去了,然而却认识了很多旧书业的朋友。”自从加入孔夫子网,之前在北京认识的朋友就源源不断的供货。“当然我们不合伙做生意,只是作伴同行。”他补充道。
  由于有人脉、经营公道加上兄弟齐心,三人的图书事业渐渐做得风生水起。“濮阳的旧书交易市场最初是我们三兄弟卖书起步发展起来的。上网之前我是卖书,上网之后我开始在那里买书。”他介绍说,濮阳的2008年之后在孔夫子网开的书店,基本上都是受到了自己的启发或影响。“当然哥俩书屋不是,我们是后来认识的,互相交流、学习。松阳书店是我二弟让我帮忙给开起来的,后来他改行,转给了我三弟。玉璞书屋是去年开的,之前他也是我的图书供货商之一。”
   “现在我们的生意挺好的。有多名采购员,不需要我发工资,只要互相感觉价格上可以就是了。销售方面有二十几个拿我们的图书在其他网站交易的人员,他们赚取差价,我们也不需要开工资。”
  生意做得红火,不是没有秘诀的,然而正应了那句话,知易行难。
  “对我们来说,专业、负责、诚信,不仅仅是说说而已,而是必须的,认真的,是严格要求自己的座右铭。”说到自己的经营理念,晁长锁有几分严肃,“有太多太多的新老顾客经常惠顾,而凡是无理取闹、没有素质的人员,我们是一律加入黑名单的。我们不为多赚少赚几个钱,只为将合适的书送到合适的人手中。”因为他坚信,人生在世很短暂,是非恩怨自分辩,不义之财切莫取,劳动所得心最安。

书库场景之三


“平时就是在这里上书售书的”

  跟小编交流的过程中,他发来的众多照片,全方位地展示了博爱旧书屋的藏书售书环境,“我们的照片给各位书友的感觉应该是最真实的。”他介绍说,博爱旧书屋现有书房十二间、书架近千个,十万册库存都是来自各大图书馆及个人的藏品。可以看到,书籍热闹地占据着每一寸空间,正如他笑称的那样——“别人家的柜子都是放被子,我们家的柜子放图书”。一本本书正是在这里暂时安歇,等待着一次唤醒,从此告别同伴,散向五湖四海的爱书人手中。
  他也有着扩大规模的计划,然而事情有了变数:“现在村里即将通一条公路,我们家里房子在绿化带上,自从年前有了这个音信以后,扩大规模的计划会暂时停一下,等有一个稳定的厂房之后再说。”

屋外小院一瞥

  谈书:需要即价值
  “我们兄妹上学时候,成绩基本上都可以,却因为家庭条件不得不过早的走上社会。”他说,“应该是从小学开始我就喜欢借书看,买书读。真的是应了那句话:借来的书会彻夜欣赏。”
  读书对少年晁长锁写作上的帮助很快就显现出来:“初中时因为我的作文写得好点吧,全班七十多个学生,老师把我和另外一个人的作文读给全班同学听。”淡淡的自豪流露在话语间,之后的多年,他也一直都保有着对文学的热爱。
  十余年下来,晁长锁经手过无数书籍,对于这些朝夕相处的“老朋友”,他并没有明显的偏爱。“有些顾客经常会对我说:把你书店的好书推荐一下吧!也许我是直性格的人,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图书没有好与坏,只要是您自己需要的、有用的,就是好的。”
  也正是因为对图书有这样的感情态度,他认为每一本出版发行的图书,都有它存在的价值。“这也是我们的书店图书品种独特且全面的原因。无论是过时的杂志、课本、机械类图书、工具书,还是小说、国学古籍、红色文献,我们都会尽可能的做到你无我有,你有我优。”
  晁长锁亲眼目睹过太多太多图书还没有实现价值,就遗憾地流向废品站,流向造纸厂。“得到它的人感觉来得容易,最终也会轻易抛弃,无论它有多宝贵还是多平凡,在毁灭面前都显得无能为力。”他拯救了无数这样的书籍,也感谢孔网这样一个平台,感谢行走在旧书行业的每一位人士,让无数图书得以避免如此命运:“孔网是一个让图书实现物超所值的乐园,也是让每个书人交流图书、交换思想的海洋。”

工作场景之一


工作场景之二

  相逢:缘结四海间
  十年的孔网开店生涯,直到三年前,一直都是晁长锁一个人在忙。“收书,上书,包书,发书,每天起早贪黑工作,直忙到到深夜,确实是太累了。”实在忙不过来,他终于下定决心招聘员工。“现在我们共有四位员工,包括我在内,我们分工不同,各尽所能。”晁长锁说,自己是他们三个人的老板,也是他们的同事,“他们在我的书店三年了,风里来,雨里去,无论寒冻酷暑,从来不曾延误配货、包装、发货。”
  谈起这些年轻的孩子,他满满的都是自豪:“他们同我一样严格要求自己,认真对待每一位顾客。他们有错我能包容,他们的要求我尽量满足;他们从来不说放弃这份工作,我也从来没有把他们当员工。”正是这样和谐、高效的团队,每天将书源源不断地发往全国各地书友手中。
  卖书生涯,也让他收获了众多好友,甚至一辈子的好兄弟:“二十年前我在县城师范学校门口摆书摊,其中常来光顾的一个学生,因为看我边卖书边看书,给我买饭吃。就这样一次,两次,慢慢地我们成了朋友,互赠有无,十年前我们结成了异姓兄弟。”他笑着说。
  在与顾客、书友交流方面,晁长锁也有着自己的心得:在价格方面,秉承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原则;在实现图书价值的基础上,不做趁人之危、落井下石的行为。他深深感叹,让一个人说你好不容易,让一万个人说你好更不容易。“无论顾客有任何问题,我们都会及时处理、沟通、协商,直到得到顾客的满意。当然对于那些无理取闹的人,我们也会坚持到底,争取一个公平合理的解决方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一路走来,没有差评的原因。”
  “今天你伤顾客的心,明天他伤顾客的心。顾客不来,你能把他叫来吗?不是人叫人,是物,是我们的服务、我们的态度决定我们的事业有多高,有多远。”他补充说,“擦亮自己的眼睛去购买,敞开自己的胸怀去经营,这就是我在孔网多年买与卖的心得体会。”

“骏马驰骋”

  收获: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回头看看这么多年走过来的路,晁长锁内心充满感慨:“十八岁时我和二弟养了五百只鸡,母鸡刚产蛋的那个月抵抗疾病的能力最弱,那时我们资金短缺,也没有太多经验,养的鸡相继死亡。我和二弟当时都很情绪低落,家里算是没有一点现金了。”为了讨生活,兄弟俩各自东奔西走开始了新的工作——“也就是后来的我卖凉皮,他在工地上给人打工,之后买卖废品;再到后来我也开始去废品站挑书拿到夜市上出售、出租。转眼八九年过去了,2008年我走向了孔网,一步一个脚印,直到今天。”白手起家的他,不靠任何人,创造了自己认为值得终身努力的事业。“也算是没有虚度光阴吧,此生不枉了。”
  晁家全家的生活也因为旧书得到了改变:“老三初中毕业后学习了几年修理电视、收音机,没有太大发展前景,就跟随我们一起买卖杂志、旧书,直到如今。最小的妹妹算是没有受过什么大的苦和累,结婚后虽然忙于照顾孩子,受哥哥们的影响,也在孔网开通了一爿小店——广益书馆,算是业余爱好吧!我的母亲虽然有精神分裂症,不过还好,很少发病。即使偶尔发作,还有两种药物可以稳定她的情绪。她自己完全可以照顾好自己,虽然已经七十岁了,几个儿媳都没有她身体好!”
  晁长锁相信,只有来之不易的爱情、婚姻与事业,人才会倍感珍惜、快乐和幸福,“感谢这些年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我图书事业的老婆,还有大学毕业、子承父业的儿子(照片上正在认真包装图书的男孩);感谢孔网提供了一个让我施展才能的平台,我无怨无悔自己的付出与劳作。”
  “现在的我和我们整个大家庭,过得都还可以,这也是我们走进图书这个行业的完美结局吧!”
  (文中照片均由店主本人提供)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