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破损的东巴古籍重获新生——云南省东巴古籍实验性修复工作侧记

2018-07-12 09:52     阅览:456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民族时报   

  发黄的书页,古老的象形文字,神秘丰富的东巴文化……一册册小长条的东巴古籍,承载着纳西人厚重的历史和璀璨的文化,触摸和聆听这凝固的静态实体,让你再次感受到纳西人从古至今一路走来的睿智和才干。东巴古籍是纳西族原始宗教祭司即东巴使用的宗教典籍,有近一千种古籍,它们分别应用于东巴教各种仪式,是中国纳西族东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经历了千余年的沉淀,保留了人类远古文明的完整形态和大量早期人类文化遗存,具有独特的文化和学术价值。其内容极其丰富,哲学、历史、宗教、医学、天文、民俗、文学、艺术等无所不包,被誉为纳西族的“百科全书”。记写古籍的东巴文为图画象形文字,字型结构比甲骨文原始,有2000多个字符,从文字发展形态看是处于早期的古文字。纳西族的东巴字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存活的图画象形文字。2003年,云南东巴古籍文献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

  近日,为了使东巴古籍能充分发挥其应有价值,并进一步延长其寿命,云南省古籍保护中心正式启动了“世界记忆遗产”东巴古籍实验性修复工作,以期对东巴古籍进行保护。为了解云南省东巴古籍实验性修复工作的进展情况,记者走访了云南省古籍保护中心。

  近万册东巴古籍 凸显资源优势

  云南省作为少数民族大省,少数民族的古籍数量较多,现存于云南省的少数民族古籍有10万余册,而东巴古籍就有约8000余册,所以,在东巴古籍实验性修复工作方面,云南具有较强的资源优势。

  据了解,东巴古籍主要分布于金沙江上游的纳西族西部方言区云南的丽江、香格里拉、维西和四川省的木里、盐源等部分地区。现尚存的20000多册分别收藏于中国北京、南京、云南、台湾等地及美、英、德、法、意、荷等国图书馆和博物馆。据不完全统计,在云南境内保存的东巴古籍,云南省图书馆约藏700册,云南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办公室藏有200多册,丽江市玉龙县图书馆藏有4000多册,丽江东巴文化研究院藏2000册,丽江博物院等单位也藏有大量的东巴古籍。

  其中,玉龙县图书馆收藏的东巴经书《祭拉姆道场·祭茨早吉姆道场尼瓦血湖池边迎接拉姆经》《延寿道场·镇压仇人经》等还分别入选第二、三、四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但是长期以来,很多东巴古籍分藏在各州市的图书馆、档案室,有的甚至流散在民间,经过漫长的岁月,东巴古籍在流传过程中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毁损,例如水渍严重、尾页破损、严重霉变、边缘破损等损坏,再加上很多少数民族地区缺少专业的修复人员,所以东巴古籍的修复工作亟待解决。希望通过科学的修复,让破损的东巴古籍重获新生。”云南省古籍保护中心办公室主任计思诚说道。

  四处走访寻找 研制古籍修复纸浆

  古籍修复用纸的选择是古籍修复中的重要环节,它直接影响到古籍修复的质量乃至修复后的文献寿命。

  计思诚介绍:“由于少数民族文字古籍时间跨度比较大,再加上多数少数民族文献来自于边疆地区,所以民族古籍所用的纸张种类很多。少数民族古籍纸张大多数是当地人生产的手工纸,有其独特的特点,因此,各地区各少数民族古籍文献或同一少数民族古籍文献的纸质都有所差异,并且种类繁多,对少数民族古籍修复用纸选择不能单纯凭肉眼和手感去选择。”

  为做好东巴古籍的修复工作,在国家古籍保护中心的帮助下,云南古籍保护中心组织工作组,专门去安徽、贵州等地和省内西双版纳、腾冲、丽江等地对少数民族的造纸进行考察采样,同时借助国家古籍保护中心的专业技术人员、先进仪器和设备对各大类少数民族古籍修复用纸从纤维组成、白度、厚度、PH值、撕裂指数等方面进行研究。

  “经过多次的考察走访,反复试验,我们通过复原古法技艺,已经找到适用于修复东巴古籍的修复用纸的原料,研制出了东巴古籍修复所需要的纸浆。目前我们准备把东巴古籍纸张修复的采样情况送去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去测试。”云南省古籍保护中心东巴古籍实验性修复工作的专家杨利群表示。作为云南省东巴古籍实验性修复工作的主要参与专家,杨利群出身于古籍修复世家,由于受母亲古籍修复工作的影响,以及自己对古籍修复工作的热爱,至今已经从事了40多年的古籍修复工作,擅长古籍、字画修复,并积累了极其丰富的修复经验,2014年被国家古籍保护中心聘请为国家级传习导师,目前被返聘于云南古籍保护中心,依然坚守在古籍修复的岗位上。

  “我们应该加大各种纸张的收藏力度,以做好材料储备工作,这样以后如果我们需要什么纸张原料的话,就可以直接在储备材料中找到,避免现用现找浪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谈及多次寻找修复用纸的经验,杨利群说道。

  加强人才培养 壮大古籍修复队伍

  自2007年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实施以来,在国家古籍保护中心的大力支持下,云南省古籍保护中心还大力开展全省古籍保护工作,在古籍普查、古籍数字化、古籍整理出版方面取得很多成果。尤其在古籍修复方面,加快古籍修复人才队伍建设,培养古籍修复技艺传习骨干,全面推进全国的古籍修复工作。计思诚介绍,自2012年开始,云南省古籍保护中心就开始结合实践培训,开展藏文、彝文等少数民族古籍修复工作,并取得了重要突破,得到了文化部和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及修复界的认可。

  云南省古籍保护中心目前已经拥有了一支技艺超群的古籍修复队伍。“云南省古籍修复人才的培养做的还是不错的,一直以来,我们都是采用面对面、手把手的方式培养修复人员,曾经举办过修复培训班27期,受训人员达300多人次,有效地巩固壮大了云南省乃至全国的古籍修复队伍。”杨利群介绍道。云南省还初步建立起一支古籍修复梯队人才队伍,杨利群遴选出24位技艺突出的修复人员收为徒弟,在24位徒弟中,从事古籍修复工作6年至15年不等,现有多位徒弟修复技艺已比较突出,并具备独立修复重度破损的古籍文献的能力,在多期古籍修复培训中,还协助杨利群开展教学工作。

  据悉,在国家古籍保护中心的支持下,云南省古籍保护中心将于9月上旬在玉龙县图书馆通过以训代干的方式,举办一期全国东巴古籍修复技术培训班,培养一支东巴古籍修复队伍,并完成一批东巴古籍的抢救修复。

  谈及今年的东巴古籍修复工作,杨利群表示,之前云南省古籍保护中心就启动了彝文古籍修复和藏文古籍修复工作,藏文修复工作已经完成,并在全国形成了一定的优势,但是东巴古籍的修复,在我国还处于相对空白的状态,云南省图书馆拥有一支技艺精湛的修复队伍,并具备修复东巴古籍的技术力量,希望云南省古籍保护中心在民族古籍修复工作领域起到引领作用,完成对东巴古籍的实验性修复工作。“云南省的少数民族古籍,包括汉文古籍,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文化遗产,修复这些古籍,就是想让这些民族文献一直流传下去,不要让它们在我们这一代破损掉、消失掉,不能让下一代只能通过电脑图片等科技技术认识这些东西,而是要让下一代人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东巴古籍的魅力,实实在在地触摸到东巴古籍的实体。这也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干到老,学到老,这是一份没有止境的工作。”杨利群感慨道。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