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成凯:我与中华古籍四咏

2018-07-12 10:12     阅览:453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中国艺术品新闻中心   

  杨成凯(1941.9-2015.8),语言学家、翻译家、古籍收藏家,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读书

  读书问字垂髫初,

  四部汪洋道不殊。

  风雨同舟七十载,

  是非恩怨有还无?

  我跟古书结缘,是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当时病卧在床,看《西游记》消磨时光。后来历史课讲屈原有长诗《离骚》,找来《四部丛刊》本《楚辞》翻了翻,对线装书有了兴趣。上初中时喜欢读诗词,买了清杜文澜的《校刊词律》学填词。看到他使用不同的本子校改词文,开始懂得古书校勘的学问。校书要引证不同的书和不同的本子,要置备很多有关的书籍,这就沿着词集走上了读书和买书的大路。开始是买词集,然后是笔记、小说、杂史等等,一步步进入目录版本之门。经史子集,有喜欢的就买上一本,兴致很高。不料中学还没读完突然病倒,从此离群索居。此后几十年间,人生之路风雨颠簸,无师无友。只有书,七十年来始终不离不弃,忠诚地伴我披荆斩棘,开创新生活。特别是,在我初期藏书尽失,劫后收拾旧山河再续前缘重理目录学时,书给了我最大的帮助,使我对古书的所谓版本之学有了新的认识。

  不过这可不是一头的买卖,古书不仅给人快乐,也会故弄狡狯捉弄人。使我看不到书想得辗转反侧,买不到手急得抓耳挠腮,交臂失之悔得茶饭不思,偶得秘本乐得忘乎所以。古书啊,古书,我爱你还是恨你,这笔账该怎么算呢?

  藏书

  闲步书廊意趣长,

  虚名浪得曰收藏。

  词山曲海典型在,

  后辈焉争日月光。

  我从小时候就喜欢遛书店,不管懂不懂,随意翻翻看看。对许多书籍的内容和版本,就是这么熟悉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琉璃厂开始卖一些版本书,爱书的朋友都常去看书。有时候几个好朋友凑在一起,一边看书,一边品评,有时也会说说自己正在研究什么课题,有什么发现。听说有熟人每每先下手为强,在我们没去之前抢先扫荡一遍,以防有些书被我们买走。说实话,当时线装书很紧俏,买到一本得意的书也真不容易。

  几十年下来就这么看书买书,一个读书人而已,不料得了“藏书家”的不虞之誉,还说富藏词集,真叫人惭愧。要说以藏词曲闻名,藏书史上明有李开先,藏书有词山曲海之称;清有黄丕烈,他的书室称“学山海居”。李、黄等名家光比日月,照耀百世。今天词曲书珍善本已经归藏公库,民间藏本零星,已是自郐以下,岂敢侈言收藏。

  中华古籍浩如烟海,在书海徜徉,时间长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意外之遇。记得一次从书堆中抽出一册《漆园逸响》,虫吃火燎,已经毁成碎片了。书名恍惚有些记忆,后来一查,发现《千顷堂书目》曾著录,但严灵峰《周秦汉魏诸子知见书目》已说未见,此残册尚是劫火孑遗。

  校书

  铅椠世称扫叶难,

  读书思适是前贤。

  为防先辈笑无字,

  不惜枣糕朱墨繁。

  作文、印书校改讹误最难,前人比之秋风中扫落叶,随扫随生,所以古人很重视校书。北魏的邢子才说“日思误书,更是一适”,把读书改错看成开心事,顾千里的书房干脆就叫思适斋。黄丕烈的书上经常录有别本的异文,朱墨颜色斑斑点点,戏称“火枣儿糕”。叶德辉的友人说读书不必讲版本,有字就读,叶说你读的书都无字。

  受前辈教导熏陶,不才也喜欢校书。上初中时,从上海古籍书店邮购了一部清嘉庆秦恩复刻《乐府雅词》,把异文都录在四部丛刊本上。前人校书要用朱砂和雌黄,所以一说校书就是丹黄。当时我还是孩子,就用市售的水彩。校得也还认真,是黄丕烈的死校一路。校本一直保存下来,现在还不时要用用,红色仍很鲜艳。

  误书思之,亦是一适,读古书的都有体会。日前读书,看到如下一句:“即揆之考,二亦无抵牾。”“揆之”下接“考”字不成句,“亦无抵牾”上着“二”字不可解。若“二”属上,断为“揆之考二”,句法虽通,义不可解。开始以为有缺字,正在踌躇,忽然醒悟,“考二”必是“考工”之误,指《考工记》。原句应是“即揆之《考工》,亦无抵牾”,豁然贯通,不禁为之击掌。

  刊书

  历朝典籍寻渊源,

  古本几多已渺然。

  百宋千元一世好,

  何如再造递相传。

  历代典籍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世代相传中,损失很严重。许多古书早已消亡,有幸流传下来的也有很多或是重编,或是残本,并非古本原貌。

  能够保存到今天很不容易,值得我们珍惜保护,我国目前开展的史无前例的古籍保护工作意义之重大不言而喻。

  保护古书一个举措是印书,前人称为给古书“续命”。我一直有个愿望,希望把有用的书印出来让大家看。九十年代得到一个机会,印出一些难得一见的善本,稍慰初愿。还记得当年在杭州开会,吴熊和先生跟我说,研究陈子龙的词,不看《幽兰草》怎么行。我立即发信征得《幽兰草》底本,又借到明末刻本《三子新诗合稿》,抄得清初刻本《倡和诗余》。三书合刊,几百年不传的佳本重现人间,满足了学术研究的需要。

  小时候看到《四部丛刊》影印宋元明本,很为之沉醉。后来看到叶景揆先生说《丛刊》影印时有描润之失,不禁想到有些人间孤本、珍本最好照原样影印。当年这样做谈何容易,想不到现在再造善本竟然成了事实。乾嘉间黄丕烈有“百宋一廛”,袁廷梼对以“千元十驾”,都是护持一时,转瞬风流云散,哪里及得《再造》一代代递相传授光照百世泽被千秋啊!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