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却的纪念——被边缘化的张光宇

2018-07-12 10:43     阅览:190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赵绍龙    来源:收藏快报   

  在江苏无锡,有中国漫画界著名的张氏三兄弟:光宇、美宇、正宇(其中美宇后改名曹涵美)。三兄弟中,又以老大张光宇影响最大。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张氏三兄弟快被人们遗忘了! 真有“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之慨。对于我等吃了大半个世纪笔墨饭的老人而言,深深感到,像张氏三兄弟这样的人物,尤其是张光宇对于中国漫画发展的历史性贡献,是不该被忘却的,他那不朽的艺术思想及其优秀品格更应加以发扬光大。


张光宇1933年作《岁寒清供图》


张光宇1960年作《荷花页》


张光宇1954年作《风景之十八》


张光宇《二郎神》


张光宇《水帘洞内景》


  1900年,张光宇出生于无锡北门塘一家祖传郎中家庭,自小就听腻了那些永远说不完的生死疾病的话题,只有跟奶奶一起玩剪纸时才觉得轻松快乐。15岁与附近著名的戏园子“新舞台”武生张德禄交上朋友,又拜布景师兼上海美专副校长张聿光为师,不停地画脸谱、画布景、画速写。18岁由张聿光推荐到上海生生美术公司,在刚创办的“世界画报”给丁悚当助手,并在画报发表“谐画”等插图。1919年12月,他的作品参加天马会第一届画展,次年即入天马会。在之后的艺术生涯中,他的作品不断被发表,留下不少经典之作。

  “五四”之后,中国漫画从清末民初的兴旺暂时转入低潮,漫画队伍也渐渐松散。直到20年代中期,新一代画家丰子恺、黄文农和张光宇登上历史舞台。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曾经参加北伐的鲁少飞、黄文农、叶浅予等失业,经常聚叙于职业比较安定的丁悚、张光宇家中,丁、张看他们有志于漫画,遂萌生把他们组织起来的愿望。是年秋,上海漫画会诞生了,这便是中国第一个漫画组织。

  经过漫画会的筹组,“上海漫画”周刊于1928年4月创刊,主创者便是张光宇。他利用刊物团结培养了一批作者,为30年代漫画的大发展准备了骨干。黄苗子、叶浅予、华君武、廖冰兄、丁聪、张汀、黄永玉等,都受到张光宇影响,先后成为漫画界的重要人物。

  30年代中期,世界大战乌云密布,日本步步入侵中国。在此形势之下,人们从不同角度对刊物、杂文、漫画有了更多的需求。于是,张光宇毅然辞去了外国人开办的美英烟草公司铁饭碗,在朋友邵洵美支持下,组成了时代图书公司,并创办“时代漫画”,继而又办了“独立漫画”和“上海漫画”,并自任主编。在他周围,团结的漫画作者多达百余人,形成中国漫画史上空前的高潮,对30年代漫画的大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历史作用。这百余人的队伍后来又成为抗日救亡的生力军。分布在大后方、各战区和解放区的漫画战士,绝大多数是“时代漫画”和“独立漫画”培养起来的。抗战胜利后,这支队伍又投入反独裁的民主抗争。

  可以这么说,张光宇是一代漫画家的领路人,也是中国现代漫画运动的旗手和奠基人之一。

  张光宇早期代表作“民间情歌”,是在收集大量民间情歌的基础上一一创作配画。情趣盎然又不涉淫亵,在传统的民族形式的诗情画意中造就了形式感极强的时代风格。

  他于1945年在陪都重庆创作《西游漫记》,借用西游记原班人马西天取经的神话故事,通过天宫里的贪污贿赂、为非作歹,来反映抗战结束前后通货膨胀、物价飞涨、特务横行、民不聊生的社会现状。60多幅彩色连环画先后在重庆、成都、香港展出,引起巨大轰动,可谓妇孺皆知。他晚年根据《西游漫记》中形象再创作而成的动画作品“大闹天宫”,摘得世界国际电影节桂冠,其孙悟空形象如同外国的米老鼠唐老鸭一样,成为中国一个典型的文化符号。

  张光宇的漫画一路追击时政,揭露腐败。在国民党的黑暗统治时期,他创作的“登场人物”“开源节流图”“儒林外史”等一系列作品脍炙人口,辛辣讽刺了当时的混乱时局。他曾三次办画展而轰动一时,但也因此遭到了国民党当局的威胁迫害,曾携家逃亡至香港、湛江、桂林、贵阳等地。1948年,张光宇在“这是一个漫画时代”前言中写道:“希特勒、墨索里尼的疯狂相毕竟倒在漫画家的笔尖下,这个时代过去了吗?没有!……不过我们的笔尖,终能为你们写下结局,而完成时代的使命!”1949年广州解放,张光宇等立即创作十多米高的巨幅宣传画“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从爱群酒店13层楼上一直悬挂到二楼。

  由于较长时期生活在当时最开放的城市上海,张光宇具有开阔的视野。他将中国传统京剧、版画、玉器和铜器的线条融入自己的创作,同时又善于吸收西方现代艺术包括德国包豪斯学派、墨西哥壁画、表现主义、超现实主义的新鲜养分,形成自己具有中国气派的独特风格。

  这么多年过去了,在直接间接地接触过张光宇的知名人士心中,他是一个什么样的艺术家呢?不妨听听他们的心声与表白。

  华君武称,张光宇是自己的“漫画引路人”。

  丁聪说,比起父亲丁悚,张光宇对他的影响是全面的。丁聪作品自署为“小丁”,来自张光宇对他的昵称。

  叶浅予说:“我最早认识的漫画家是张光宇,他一直是我心目中最有威望的艺术家兼大哥。30年代对上海同仁画报支持最力、功勋最大的人就是张光宇。张光宇是属于全社会的,应该让社会给予他应有的评价。”

  张仃说,“我作为新中国国徽的设计者,记得向我提供艺术意见的有张光宇、周令钊。张光宇不同意梁思成以璧为基本形象,坚持以天安门为基本形象的构思,得到了周恩来的支持。”“张光宇的影响力决不小于齐白石、黄宾虹,他在漫画、装饰画、艺术设计上是一面旗帜,但他的艺术还没有被社会充分认识,没有得到弘扬,没有得到公正的评价。”

  袁运甫说:“张光宇先生是一位大美术事业家,他不喜欢把自己封以专一性头衔,最大限度地体现了自身的社会潜能与价值,他在艺术上的影响遍及纯艺术、装饰艺术、实用艺术、表演艺术等广泛的领域。”

  一位评论家说:“新文学最高的成就不是诗,而是杂文和小品文;那么与新文化同一时期的绘画,成就最高的不是油画中国画,而是那些短平快的漫画。而张光宇的作品无疑是这个漫画时代的标志!”

  首届中华艺文奖的终身成就奖获得者黄苗子在领奖时激动地说:“此奖应属引我上路的张光宇兄。光宇兄吸纳古今中外许多种艺术精华,于漫画、绘画、设计、美术电影、动画美术等诸多方面成就斐然。并穷其一生,不断探索,开创了被称之为装饰艺术其实是中国式现代艺术的画派,堪称中国风格现代艺术之标志,其艺术成就影响了几代艺术家。”他还在另一场合说过:“要是有一个文艺界的诺贝尔奖,用张光宇命名,就会好很多。”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自1949年后,张光宇就开始被边缘化。客观地说,这源于意识形态对中国众知识分子的选择。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张光宇去了香港、重庆,而与张光宇有着提携之情的张仃去了延安。正是这一人生之路的分道,对于日后两人的命运产生了巨大而又微妙的影响。张仃因投奔革命圣地延安而获得党的信任,日后成长为新中国首席形象设计师,接管了北平艺专,后来历任中央工艺美院第一副院长、院长。而张光宇则与许多来自国统区的老一辈艺术家一样,成为改造的对象。尽管张光宇衷心拥护中国共产党,表现进步,但不善言辞的他,在风起云涌的政治运动中常感苦闷,1965年不幸因患高血压与世长辞。20多年后,与张光宇有着相同政治遭遇的林风眠、黄宾虹、徐悲鸿等人的绘画艺术被重新载入中国美术史并获得开宗立派的地位,而张光宇作为漫画和装饰艺术的一代宗师却基本上无人问津。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