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卷《汪曾祺全集》出版,收入全部文学作品及书信、题跋等

2019-01-10 11:40     阅览:1029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澎湃新闻   

  在万千“汪迷”期盼中,人民文学出版社倾力打造的《汪曾祺全集》于2019年1月出版。该全集收入迄今为止发现的汪曾祺全部文学作品以及书信、题跋等日常文书,共分12卷:小说3卷,散文3卷,戏剧2卷,谈艺2卷,诗歌及杂著1卷,书信1卷,并附年表。共400多万字。
  汪曾祺(1920—1997),江苏高邮人,中国现当代著名作家。他从1940年开始发表作品,其创作生涯历经半个世纪,跨越两个时代。他前承五四新文化传统、师从沈从文,后启寻根文学回归民族传统的思潮。他的创作,小说、散文、戏剧、文论、新旧体诗等诸体兼备,皆取得很高艺术成就;又兼及书画,多有题跋。他的作品,深受中外读者喜爱,也是文学研究者普遍关注的对象。为此,人民文学出版社发动社会力量、组织专家学者,钩沉辑佚、考辨真伪、校勘注释,以8年时间编辑出版这部《汪曾祺全集》。

  全集贵“全”,收文最多。比较北师大版《全集》,人文版《全集》新收佚文数量如下:小说28篇,其中25篇创作于民国时期;散文卷、谈艺卷新收文章合计100多篇; 剧作7部; 诗歌卷收录汪曾祺诗歌257首,较北师大版(88首)多出169首,其中40余首从未见于汪曾祺作品集;书信卷收293封,(北师大版《汪曾祺全集》收汪曾祺书信55封)。其次,从文类看,不仅收入汪曾祺创作的文学作品,也收入了他整理的民间文学作品;不仅收入迄今发现的全部书信,还收入了书封小传、题词、书画题跋、图书广告、思想汇报等日常文书。可以说,《全集》收尽汪先生全部文字著述。
  这些新增内容,一部分是由汪先生子女提供的,一部分是由学者陆续在报刊上发现的,还有一部分是人文社向社会广泛征集而来以及根据线索追踪查找到的。这三个渠道汇集了相当可观的内容,极大丰富了汪先生作品、文稿的数量,并将拓展人们对汪先生文学成就的认识、增进对汪曾祺本人的了解。
  讲究底本,校勘精良,倾力打造汪曾祺作品新善本。全集中的文学作品,以最初发表的报刊版本为底本(少量未发表作品以手稿、油印本为底本),以作者生前自己或他人编订出版的、比较优良的作品集或手稿作为参照校本,进行校勘,改正文字的错、漏、衍、倒置及标点错误。
各卷主编在全国南北各大图书馆搜求,踏破铁鞋,这是一个相当艰巨的任务;校勘校订文字,也是考验细心耐心的慢功夫,拿着放大镜,摊一桌书,是编辑工作经常的情景,常常为辨认一个字、校正一个字而欣欣然。
  举个例子,《侯银匠》有一句“老大爱吃硬饭,老二爱吃软饭,公公婆婆爱吃焖饭”,历来市面上各种版本都是“吃焖饭”;后来通过扫描原稿放大了看,发现“焖”字实应为“烂”字。汪先生手稿常是繁简夹杂,此处应该是繁体的“爛”,右边的“门”字给简化了;而且从上下文看,“硬”“软”描述的都是米饭的软硬程度,“烂”比“软”更甚一层;如果是“焖”,忽然变作煮饭的方式,逻辑上也不对——一字之易,颇费思量。而类似的情况太多了,特别是民国时期报刊上所载文本,因为年代久远,字迹剥落或漫漶,许多字难以辨识,编者经常要跑不同的图书馆去找另一份同期报刊,互相对照以确定一个字。
  每篇有题注,提供了汪曾祺每一篇作品的版本信息——书市中,汪曾祺各种作品集很多,但能做到每篇有题注的,仅有人文版《全集》。体现了《全集》的学术性。
  题注交代原载及收入作品集、文本改动、笔名等版本信息;书信题注,介绍收信人简况;部分诗歌在题注中交代了必要的创作背景及由编者所拟诗题情况。通过题注,每一篇作品的版本情况基本厘清。
  题注虽然只是短短几行或一句,却往往是经过费时费力寻找版本信息、耐心细致地比较不同版本的更改情况等大量幕后工作得出的结论。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