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艺国际2019春拍“南张北溥”佳作赏析

2019-08-05 10:03     阅览:812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华艺国际拍卖   

  张大千与溥儒是中国近现代艺术史上赫赫有名的两位巨匠:张大千精于绘画、鉴赏、摹仿,风格雄犷奇古,被称为“五百年来第一人”;溥儒出身皇室,历经家国之变,避世研学,自成一家,萧疏高逸,人称“中国文人画的最后一笔”,二人皆是画坛上的传奇人物。


张大千(左)与溥儒(右)合影

  有关“南张北溥”的订交,在《溥心畬先生诗文集•年谱》中有作下述记载:“1926年春,在北平春华楼(溥心畬)宴请张善孖、张大千、张目寒等人。”二人于1928年秋再次会晤,此事则被收录进《张大千年谱》,“先生(指大千)离沪赴北京,经陈三立介绍,在原恭王府偏福殿结识旧王孙、文人画家溥心畬。”此后二人便开始了长达近半世纪的交游。
  及至1935年8月,北京琉璃厂集萃山房经理周殿侯提出“南张北溥”之说,得到画家于非闇的响应,并以《南张北溥》为题对二人做了对照:“张八爷(指张大千)是写状野逸的,溥二爷(指溥儒)是图绘华贵的,论入手,二爷高于八爷;论风流,八爷未必不如二爷。南张北溥,在晚近的画坛上,似乎比南陈北崔、南汤北戴还要高一点……大抵心畬高超,而大千奇古,心畬萧疏,而大千奔放。”自此,“南张北溥”的称号不胫而走。
  南张北溥,旗鼓相当,得观巨匠之作更乃人生一大幸事。时逢华艺国际二十五周年,我们有幸汇集张大千、溥心畬各类题材作品逾四十件,故而特别推出“南张北溥”专场,以期同赏二人高超的艺术造诣。
张大千

  大千一生经历多姿多彩,艺事发展不囿门户、流派之别,博纳众长,镕铸古今,贯通中外,自成面貌。其前半生致力于“入古”,涉猎广博,研习精湛,达到了“集大成”的境界,后半生着力“出古”,于传统中寻求蜕变、突破,从而开创了最具现代感的中国绘画风格,成为中国画史上登峰造极的一代巨匠,不可不谓之“五百年来第一人”也。
张大千 唐人仕女图
镜框 设色纸本
1949年作
112×48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春拍拍品

  出版:1.《南张北溥藏珍集萃》P62,羲之堂文化出版事业有限公司,1999年10月版。2.《张大千110岁书画纪念特展》P23,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2009年4月版。3.《张大千精品集•下卷》P351,人民美术出版社,2011年7月第一版。
  张大千仕女画“最为画道人赞赏,谓能大胆别创新意”(于非闇语)。敦煌之行后,其仕女之作更见浓丽丰满、雍容华贵。此幅《唐人仕女》图写于1949年,仕女面相端庄、服饰设色艳丽却又极见雅致,行笔匀细劲健,足可见大千对敦煌壁画之借鉴吸收。
  更值得注意的是,是幅《唐人仕女》之上款人“彦慈道兄”即汪彦慈(汪精卫兄汪兆铨之子),抗战胜利后汪彦慈移居澳门,晚年与文艺界人士相熟。大千写赠汪彦慈之作亦见有《高士图》,但若论质素笔意,此帧《唐人仕女》足可谓是难得一见之佳构,丕显珍贵,值得藏家珍视。
张大千 红竹报平安
立轴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102×48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春拍拍品

  注:1.西安文物商店旧藏。2.上款人“渻厂道兄”乃是民国时期四川著名篆刻家、画家沈悫。沈悫(1893-1961),号渻葊,祖籍浙江绍兴,祖辈宦游入蜀,出生四川成都。工花鸟山水,尤擅青绿山水。出版:1.《大风堂书画集》P57,四川美术出版社,2009年。2.《中国画研究丛书•书云同源•张大千》P129,荣宝斋出版,2013年5月。
  1944年春节,《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展览》在成都隆重开幕,“连日前往参观人士,异常踊跃,莫不叹为观止云”,致使结束时间不得不从1月31日推迟到2月4日(即正月初十一),据本幅题识中“甲申正月初九日”之句,可知此帧《红竹报平安》刚好创作于此次延展期间。大千先生常作墨竹,朱竹之作实乃罕见,此帧《红竹报平安》可见柯敬仲朱竹之写法,腕底生风,劲利生动,竹枝遒健圆劲,竹叶柔婉匀停,又兼题识“戏用朱笔”之句,足可见大千写竹之举重若轻。
张大千 花卉集锦
册页十二开 设色纸本
1949年作
27×48cm×12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春拍拍品

  注:1.北京文物商店旧藏;2.本册乃画家写赠夫人徐雯波女士。
  此十二开花卉册页,整体上虽兼及“青藤白阳”花卉写意之形态,但仔细品味审视,比之徐渭,尚不激越昂扬,更显稳雅平和;比之陈淳,文人情趣更浓,用笔简略,然墨色把握调适臻于自然,更得物象之神韵。牡丹之富丽自矜,兰花之卓尔不群,荷花之盛放恣意,墨竹之劲力挺拔,花卉尽于大千腕底展现出勃勃生机。
  此花卉册乃1949年大千出国前写赠夫人徐雯波之作,共十二开,四时花卉具备,品相完好,从此既可观大千花鸟之成就,亦为大千与徐雯波情感之见证,因行程匆匆,未及携带而留诸大陆,后藏于北京文物商店,实属难能可贵。

张大千 桃梢双侣
立轴 设色纸本
122×64.5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春拍拍品

  1940年代晚期,大千之花鸟画皆采宋人折枝写生画法,往往在画幅中略取一两枝,再配以小鸟,此幅即是其中佳作。此幅为张大千写赠香港第22任总督葛量洪爵士夫人的。葛量洪爵士1947年7月至1957年12月在任,是香港历史上第二位任期最长的港督。张大千此期间数度赴港,举办个展,得识香港上层。事隔半世纪多,香港主权已收回,香港总督已成历史记忆。而张大千此幅作为历史记忆的提炼,也因此具有了非同寻常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
张大千 多寿图
镜框 设色纸本
1977年作
89×45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春拍拍品

  注:上款“志山庚兄、琼英仁嫂”即为大千之好友厉志山夫妇。厉志山(1899—?),英文名Leech,慈溪北乡厉家(今掌起镇厉家村)人,为民国时期著名律师。其早岁曾拜王济远为师学画,王济远是上海西画团体“天马会”成员。厉志山第一次见到张大千便是在天马会画展上,据厉志山晚年回忆,“大千与他哥哥张善孖一起来参加画展,那时的张大千已有一髯长须,不过颜色是黑的。”厉志山对张大千总是以“张老师”相称,而大千则称与自己同庚的厉志山为“志山道兄”。
  此帧《多寿图》以桃实枝叶入画,寥寥数笔间足见转折劲力,桃实硕大,枝干挺秀,桃叶纷披,染以花青之彩,复以墨笔勾茎,叶态参差俯仰,润泽鲜丽,落墨无多而意得于形外,由此可见大千先生以书入画之成就。此帧题画诗源自明代唐寅之诗《为王母赠寿图》,著录于《张大千先生诗文集》等多部著作中。《多寿图》为张大千祝贺“志山庚兄、琼英仁嫂七旬晋九双庆”特别绘制之佳作。1949年,厉志山赴美,后曾为张大千在美国举办了多次画展,并助其找回丢失已久的藏画,大千对此深有感念。二人情谊十分深厚,张大千经常与厉志山倾诉衷肠,更常于年节偕徐雯波写寄贺卡,因而大千为其所写之品非精则趣,颇为难得。
张大千 碧溪垂钓图
镜框 设色纸本
1982年作
66×93.5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春拍拍品

  此幅《碧溪垂钓图》为大千先生八十四岁所作,笔墨酣畅、纵横恣肆,其充分利用了水墨的随机与张力来描绘孤舟悠远、山松崖瀑的场景,山体厚重,墨线、墨块随机生发,蕴含着自然胜境无限的生命力,山崖之雄浑奔涌笔端,颇具感染力,实可谓大千晚年山水之逸作。

张大千 秋江渔隐图
镜框 设色纸本
1948年作
101.5×50.5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春拍拍品

  出版:1.《名家翰墨》第40期P113,香港翰墨轩出版有限公司,1993年。2.《张大千研究》P292,图版129,巴东著,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1996年12月。3.《艺术大师张大千》P225,四川美术出版社,2007年9月。4.《永远的张大千——纪念张大千诞辰110周年书云精选集》P105,四川美术出版社,2009年6月。
  《秋江渔隐图》拟元代赵仲穆笔法,亦见董源画意中平淡天真之意境。大千以平远视角构图,近处的山石树木与远处低缓绵延的山体遥相呼应,一叶扁舟半隐在近景的山石树木间,舟上一人曲臂撑着头半倚着,闲适地享受着桃源般的宁静。近景与远景交接处是一片广阔的水域,作者用留白法表现水面,可谓不著一水,尽得风流。此作所题“漫道白鸥闲似我,渔舟更比白鸥闲”乃出自元末明初诗人杨基《清溪渔隐》,此句尝见于钱谦益之诗、王翚等人之画作,可见大千博览书画,更见其时舒怀安闲之心境,可谓是大千盛年集古山水之佳构。

张大千 放犊自婆娑
镜框 水墨纸本
22×26 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春拍拍品

  《放犊自婆娑》约作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前期,为大千先生早年遣兴人物佳作。题诗反用春秋战国时宁戚、田单典故,表达不愿为世俗营役,安居田园,以耕读自适的志向。画面背景简约,一树疏柳,几茎幽篁临风摇曳,寥寥数笔勾出坡地,极见功力。耕罢的老牛正趴伏在坡地上休息,文士傍牛盘坐,一手握鞭,一手持书阅读,人物面容清俊,神态从容,彰显淡泊处世和放达的情怀,富有笔墨趣味和文人气息。文人画所追求的意境无外乎于此。在张大千的作品中,我们常为其富丽堂皇的精致画卷所惊艳,而这种以抒发画家自身性情的作品却是别有一番风味,读之,令人心生向往。


溥儒

  时人论溥心畬,诗书画三绝也,其画风往往露出一种高雅洁静的文人特质,为常人之所不及。溥儒之作,既可见奇古浑厚,又得观平淡天真。在时代突变及西方绘画的强烈冲击之下,始终坚守古人的画意精神,画面透出浓郁的文人雅气,意境幽远,足见魏晋名士的淡逸超脱之风,被后人称为“中国文人画的最后一笔”,实非虚言也!

溥儒 临燕文贵秋山萧寺
手卷 设色纸本
1949年作
引首:11.3×87.5cm.
画心:11.3×224.5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春拍拍品

  出版:1.《溥心畬年谱》P98-99,上海书画出版社,2017年。2.《王孙逸韵•溥心畬作品集》P58,荣宝斋2018年11月。
  此件作品是溥心畬53岁时所临北宋燕文贵的《秋山萧寺图》(燕文贵,北宋画家,其所作山水,不专师法,极富变化,独立一家规范,人称“燕家景致”)。溥心畬此作,画面体现出的文人情怀远承宋人体察万物生意、与自然亲和的宇宙观及文化观。然而他的书画作品却并未落入古典形式的樊篱,而有其生命内涵。画作虽是临摹之作,确仍然体现了很清晰的个人韵味——一种来源于深处的皇族血统的傲气与北宋刚劲笔法的有机融合,从而形成了他丰神俊朗,空灵超逸的风格。溥心畬《仿燕文贵秋山萧寺图》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藏品,值得藏家青睐。

溥儒 松风高吟
立轴 设色纸本
1946年作
64×32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春拍拍品

  出版:《名家翰墨》第三期,P134,1990年4月。


溥儒 渔棹晚归
镜框 设色纸本
76×31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春拍拍品

  出版:《欣于所遇 凤甲美术馆藏水墨百选集》P92-93, 2006年9月出版。


溥儒 一棍打出穷鬼去
镜框 设色纸本
11.5×15.5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春拍拍品

  《一棍打出穷鬼去》取自明末名士归庄的一个典故。归庄,昆山名士。家甚贫,门户破得不能关,桌椅坏得不能用,只好用绳子勉强捆扎住。某年除夕,作联云:一棍打出穷鬼去,双钩搭进财神来。此联表达了归庄先生对贫苦现状的愤懑和自嘲,自古逸才皆不被人理解罢了。或是因为出身皇室,经历了社会的沧桑巨变,此时的溥儒更能理解归庄的心境,以诗心入画,将归庄和穷鬼的人物形象表达得诙谐幽默又不失真趣。
溥儒 猿戏图
立轴 设色纸本
67×26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春拍拍品

  《猿戏图》可见溥儒珍藏之北宋易元吉《聚猿图》之风貌,此帧展现了众猿或栖息、或嬉戏于溪流河畔、山壑深处的情景,极尽山野闲逸之态。景物深邃,獐猿则千姿百态。其常论猿与猴之区别,认为猿通灵性,远在深山,攀藤饮水,与人无竞,从此帧所题诗文“挂岩吸涧泉,攀枝踏秋叶。萝带生悲风,清啼楚山月”中便可见一斑。
溥儒 芙蓉秋蝉
立轴 设色绢本
71×30.5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春拍拍品

  出版:1.《溥心畬书画集》P179,紫禁城出版社,故宫博物院,1997年。2.《溥心畬年谱》P378,上海书画出版社,2017年。3.《王孙逸韵•溥心畬作品集》P15,荣宝斋,2018年11月。


溥儒 寒塘野鸭
镜框 水墨纸本
80×36cm.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春拍拍品

  注:李墨云旧藏。出版:1.《溥心畬书画全集—花鸟篇》P123 ,乾隆图书无限公司,1979年。2.《新美域》P88,新美域杂志社出版,2005年8月刊。3.《王孙逸韵•溥心畬作品集》P18,荣宝斋,2018年11月。著录:《寒玉堂诗文集》P82,新世界出版社,1994年。

溥儒 楷书四季应景联
立轴 水墨纸本
61×12cm×4
华艺国际25周年·2019春拍拍品

  注:钱今凡旧藏。出版:1.《七十年前那些事(增订本)》,P56-57,作家出版社出版,2013年9月第一版,2014年2月增订。2.《寒玉遗光——溥心畬的艺术》P76-77,人民美术出版社,2014年3月。3.《溥心畬年谱》P246-249 ,上海书画出版社,2017年。4.《王孙逸韵•溥心畬作品集》P118-119,荣宝斋,2018年11月。
  此作共四副对联,成一套,“绿染鸭头千叠水,黄凝莺舌几丝金”为春联;“曲岸荷开明月浦,晚凉人上木兰舟“为夏联;”江枫落月登高日,白露黄花作赋诗”为秋联;“闭户不知王氏腊,献岁香浮柏叶尊”为冬联。《四季应景联》溥心畬书写多套,有楷有行,行书四季联多见于晚年,此作为溥心畬40年代在大陆时期所书,文辞上明示是清皇族在民国时特有口吻,可断为溥心畬自撰,彰显前代皇族立场态度。每联皆用不同颜色洒金团花笺,为钱今凡1946-1947年购于北京东四北大街路西永光阁。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