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男神李健的书单:阅读习惯是不需要保持的

2019-09-27 13:53     阅览:1907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凤凰网文化   

  1.
  前几天,李健的粉丝拍到他有空间隙在看书,经过比对,应该就是班宇的《冬泳》。根据书形,结合最重要的封面边角,对得上。
  梨视频做了一个简单的报道
  这不是作秀,也是作秀不来的。
  歌手里头,理想君所知就有不少热爱阅读,比如许巍、周云蓬、钟立风等等。
  想起在公司流传的故事:多年前,某位后来非常知名的主持人打电话到编辑部,询问是否有某期《温故》。后来,这位主持人几次在电视节目中推荐理想国的作品。
  公众人物做阅读推荐,是一件好事。前段时间,明星热依扎推荐了理想国的系列作品,我们自然是欣喜的。更多私下喜欢阅读的明星,如能做点好书推荐, 有利个人声誉的拓展嘛——这似乎未免天真,毕竟这年头讲究各种广告代言费。
  稍有留心的读者,知道李健这些年做的阅读推荐,不说在公开活动、电视采访,前几年他在微博上就推荐过不少作品。有听友整理了一份李健这些年的阅读书单,挺有心,附在文章最后。根据李健这些年涉及阅读的报道和资料,理想君做了一个简单的整理。
  2.
  “对我(李健)来讲,读书就像精神层面的一日三餐一样,人要吃饭那你的心灵,也要不断地给予能量给予滋润。阅读习惯是不需要保持的,你既然喜欢这件事,可能就不太需要放弃什么。”
  “这两年我想民谣歌手这么兴起,我觉得跟阅读潮也有关系,因为有些现象让我感到惊讶和意外,比如参加音乐节,在一些活动上,我感觉热爱阅读的人比我想象的多,而且年轻化。中国中老年可能顾不上阅读了,都看电视剧了。”
  “为什么国外老年人在阅读,而中国现在阅读的更多的是年轻一代,我觉得还是跟整个社会国家从建国之后的进程有关系,可能有些没有养成很好的阅读习惯,或者人对社会的认知并非随着年龄越大越宽广。我最近老在琢磨一个词儿,老头,是不是人显老就叫老头,我觉得一个人如果头脑没有老的话,这个人就不算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老人,因为我发现很多人一过60,就‘我都这种年纪了’,这种年龄意识非常强烈,但是年轻一代这种参与意识,包括对政治对经济整个非常有热情,当然历朝历代也是这样。”
  “我觉得神化一个人既是危险的,也是虚伪的,因为人都是有弱点,伟大作家经常会有极为不伟大的一面,谁讲的?好像叫苏珊·桑塔格吧,这句话中国也有这样讲,白居易就说伟大诗人有很不伟大的一面。我其实特别不愿意将一个人神圣化。比如我看过莫扎特的电影,把莫扎特写得非常粗俗。每一个后来被神化的作家,其实没必要,因为他是人,就应该区分。因为只有伟大的作品,没有伟大的作家。”



  3.
  以下为李健在在金融博物馆读书会上推荐的几本书, “不同的阶段喜欢的书还是不太一样,这可能是我以前喜欢的,今天我可能没有那么喜欢。 ”
  《渴望生活》

  《渴望生活—梵高传》在我看来写得一般,只不过他的传奇经历契合了我在那个时候的迷惘不定的心理。当时我在大学的时候遇到,你知道工科学生在某些阶段非常难熬,面临着毕业论文,是否要出国,有很多杂事,所以经常会怀疑自己。但我看到梵高比我惨很多,还能活得不错,所以我给自己鼓励,当时是迎合了我那样的一个感觉。
  梵高是一个不老的传说,他已经像他的作品向日葵一样成为了一个精神符号,如果一个文艺男青年不谈论梵高似乎有点不太妥当。
  《活着》

  《活着》,余华是我最喜欢的中国作家,他的每一篇文章,包括给别人写的信我都看过,后来我跟余华吃饭的时候,发现我比他更了解他的作品。其实我并不觉得他后来写得不够好,是因为人们的心态变了,其实他写得还是很好。
  《活着》不用说了,我记得当时跟水木年华的主唱卢庚戌,我俩住一块,我半夜听到他抽泣的声音,所以我想《一生有你》第一句歌词“因为梦见你离开,从哭泣中醒来”是不是从这得到的(笑)。
  这本书无论多么铁石心肠的人看了一定会潸然泪下,张艺谋那个电影也是他所有电影中拍得最好的,因为这个剧本、这个故事写得太精彩了,这个应该看。其实余华所有的小说都应该看,最好的是那本《细雨中呼喊》,只不过人们可能了解的没有那么多。
  《霍乱时期的爱情》

  《霍乱时期的爱情》,我对这本书最大的理解是他写遍了人类所有的爱情,各种各样的爱情,有病态的、变态的、正常的,年轻人的爱情、老年人的爱情,他都写尽了。所以马尔克斯,后来我看马尔克斯的传记,包括他的报告文学,他就有一个老婆,他对爱情的理解怎么能够超出这么坚实的婚姻?这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很不理解。包括村上春树也是一样,你看他木讷的样子似乎写不出来那么多绚烂的情感,似乎觉得他跟那些浪漫,包括那些风花雪月毫无关系,但是恰恰这种看似婚姻很稳定,面目木讷,他恰恰写出灿烂的爱情,写出各种各样万花筒般的爱情,这是让人感到很疑惑的。 并不是说一个作家只有经历所有情感才能写出那些事情,普鲁斯特在房间里待了十年也写出了《追忆似水年华》。 巴尔扎克就在小咖啡馆里看人来人往,他也写出那么多人间喜剧。 所以我觉得这还是一个天赋。
  (理想国按,以下为李健在看理想室内生活节上的发言,作为上面推荐的补充)

  很多拉美文学的小说里面,包括博尔赫斯,他们也写爱情,但是很多爱情里面我只是觉得女人的一个背影、一个轮廓,孤寂渗透在每个人的骨髓当中,尤其是博尔赫斯的作品当中,马尔克斯还好。马尔克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演讲题目是《拉丁美洲的孤独》,里面有一段话:
  “现实是如此匪夷所思,生活在其中的我们,无论诗人或乞丐,战士或歹徒,都无需太多想象力,最大的挑战是无法用常规之法使人相信我们真实的生活。朋友们,这就是我们孤独的症结所在。”
  这篇文章特别好,这种拉丁美洲与生俱来的孤独源远流长,马尔克斯在《拉丁美洲确实存在》中也写到过,朋友们有兴趣可以读一读。
  我为什么喜欢马尔克斯?因为读他的文字能感受到他的笑容,他的语气,甚至是温度。我觉得马尔克斯是那种很活跃、很开朗,偶尔会爆几句粗口的老顽童。他给他朋友祝酒词当中有一句话特别棒,他说:“朋友们,让我们举起酒杯,今天谁也别端着,谁也别骂骂咧咧的,让我们告诉他我们有多崇拜他,妈的,我们还爱他。”这是最后一句话。
  这句话让我印象很深,所以他能得到这么多人喜欢,即使是描述死亡,描述最阴冷的场面,你都隐约能感受到后面的宽厚和温度。不光是我,更多的文学爱好者喜欢马尔克斯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不会冷冰冰地板着脸,他经常会讲很多笑话,我觉得他去说笑话也不会比郭德纲差多少。我看过他跟胡安·鲁尔福的一个对话,很风趣。
  像一块滚石
  《像一块滚石—鲍勃迪伦回忆录》更吸引我的是鲍勃迪伦的那些情史,我发现内地音乐圈差远了,他有那么多女朋友,关键还没受指责,也没有人说人家什么。鲍勃迪伦活得还很好,还很健康。

  我读这本书大概猜了一下,他读的书没有那么多,但是他可能有一种天赋,就是他善于聆听,他能够像做文字游戏一样把那些单词巧妙的结合起来形成一种特殊的逻辑关系,他天生是一个对文字有超级能力的人,他在音乐上很难讲有多么多么高的水平,他可能不懂像(田)艺苗讲的这些和声、对位,他不会那些理论,但他有一种准确的直觉,他知道这里面需要加一个什么样的乐器、找谁来演奏,他能用语言、用音乐描述的非常准确,这是他的天赋。
  他把歌词提高到一个很高的成就。因为很多文学家,包括很多人对歌词其实是有误解的,他们觉得歌词就是很浅的,是文学性很少的,但是恰恰像鲍勃迪伦,包括科恩、列侬等,他们的一些诗句也可以跟那些伟大的诗人、跟那些文学家相提并论。似乎在某些程度它更难,因为有旋律之后填歌词要受到旋律的限制,那就更难了,像古诗一样有种种限制,但是依然游刃有余,这些人能够做到。
  霍桑、卡佛
  我喜欢霍桑的文字,这个翻译姓胡,这个翻译翻得特别好,没有一个字是浪费的,我喜欢他更多是喜欢他的文笔,他的每一句话都非常精彩,特别像那些电影中精彩的旁白一样,我因为喜欢文字才喜欢这本书。


  聂鲁达不用说,因为是少数能够看得懂的一些外国诗人。惠特曼也很好,但是很多书读不懂,包括狄金森这些诗人。但是他的诗还是很好懂,我也是从那句“爱情很短但遗忘很长”开始吸引我,也看了他的传记,也看了他的情史,我一般比较关心情史,你要知道他的一些背景,我觉得他也是天才。其实很多天才、天赋是无法复制的,可能这两个人最终的差距还是天赋上的差距,在勤奋上、努力上都差不太多,最终还是天赋。那个天赋可能是97、98分,那两分可能是永远达不到的。
  我最近迷恋美国的雷蒙德·卡佛,他的小说我很喜欢,我以前看过,印象一点不深,而且还不太好,我觉得小说写得太平淡了,太日常了。但是现在越来越喜欢,他用一种最简单的语言,平淡无奇的文字传递了偶尔会感到很惊悚的情感,这是特别厉害的。
  后来我跟台湾的一些文人聊,他们觉得卡佛有这样的一个文笔也是因为背后编辑帮了很多忙,改了他的一些文笔。当然这可能是后话,但是他的这种写作方式我也很喜欢。在歌词上也对我有很多启发,尽量少用一些大而无当的歌词,用一些最简单的歌词。你看美国那些民谣,包括中国一些特别优秀的民谣歌手,都用特别简单的歌词,口语化的,传递出特别不一样的意境,这是我很喜欢的。
  听友整理的李健的阅读清单:


图片来自 微博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