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谦益:红豆馆里柳如是 绛云楼外人已非

2019-11-08 14:52     阅览:648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大收藏家   

  钱谦益(1582年10月22日—1664年6月17日),字受之,号牧斋,晚号蒙叟,东涧老人,世称虞山先生。明末清初散文家、诗人。明末文坛领袖,与吴伟业、龚鼎孳并称为江左三大家,瞿式耜、顾炎武、郑成功都曾是他的学生。苏州府常熟县鹿苑奚浦(今张家港市塘桥镇鹿苑奚浦)人。

钱谦益画像

  东林魁首,三起三落

  钱谦益出生于书香门第。祖父钱顺时,字道隆,嘉靖末进士。父亲钱世杨,宇景行,万历辛卯中举,著有《古史谈苑》若干卷。
  钱谦益秉承家学,“仆家世授《春秋》,儿时习《胡传》(胡氏春秋)。”他聪颖异常,年幼即能写诗作文。万历二十六年(1598),17岁时成为府学生员。万历三十八年(1610),考取一甲三名进士(探花),授翰林院编修。同年,父亲去世,回乡丁忧守制。
  天启元年(1621),钱谦益出任浙江乡试主考官,转右春坊中允,参与修撰《神宗实录》。同年,浙江发生了科场舞弊案,钱谦益受到牵连遭到罚俸的处分。天启二年(1622),因病告假,回归故乡常熟。
  天启四年(1624),钱谦益再度复出,主要承担《神宗实录》的编纂工作。作为“东林魁首”,受到魏忠贤为首的“阉党”的排挤,同年,受御史崔呈秀和陈以瑞的弹劾,钱谦益被革职回乡。
钱谦益书法

  崇祯元年(1628),钱谦益再度复出任詹事、礼部侍郎。此时正当推举阁臣的时候,钱谦益阴谋阻止礼部尚书温体仁、礼部侍郎周延儒入阁,遂与此二人结怨。于是,温体仁、周延儒趁机追论钱谦益受贿。崇祯帝在文华殿亲自召见对质,钱谦益引咎撤职,坐杖罚。
  崇祯十年(1637),受温体仁指使,常熟人张汉儒诬告钱谦益贪肆不法,巡抚张国维、巡按路振飞上书为其鸣冤,钱谦益曾为太监王安写过碑文,为司礼太监曹化淳所知,故求救于曹化淳,刑毙张汉儒,且告发温体仁,温体仁称病辞职,钱谦益削籍归乡。
  崇祯十四年(1641)59岁时,钱谦益迎娶23岁的名妓柳如是,当时致非议四起。
  崇祯十七年(1644),李自成攻破北京,崇祯帝自缢身亡,明亡。史可法、吕大器商议立君江宁,钱谦益暗中推举潞王朱常淓,与马士英意见不同。及福王朱由崧即位,钱谦益惧得死罪,上书给马士英歌功颂德,马士英遂推荐钱谦益任南明弘光朝廷礼部尚书。钱谦益则力荐阮大铖为兵部侍郎,此时,东林党预谋立潞王事被揭发,马士英尽诛东林党诸人,但放过了参与人钱谦益。

钱谦益辑《列朝诗集》

  降清反清再复明

  清顺治二年(南明弘光元年,1645)五月,清兵近逼南京。五月十五日,钱谦益率诸大臣在滂沱大雨中开城向清军统帅多铎迎降。史敦《恸余杂记》记载:“豫王(多铎)南下江南,下令剃头。南明民众对此议论纷纷。(一日),钱谦益忽然说:‘头皮痒得厉害",突然出门而去。家人以为他去用篦子篦发。不一会儿,剪了头发,留着辫子进来了。”
  同年秋,钱谦益上京候用。顺治三年(1646)正月,清廷任其为礼部右侍郎管秘书院事,充修《明史》副总裁。
  清顺治三年(1646)六月,钱谦益称疾乞归,返回南京,清廷令巡抚、巡按随时监视上报,钱谦益携柳如是返常熟。顺治四年(1647),钱谦益突然被逮锒铛北上,关入刑部大狱。柳如是扶病随行,上书陈情,誓愿代死或从死。顺治五年(1648)四月,钱谦益因黄毓祺案被株连,囚南京狱。经柳如是全力奔走营救,斡旋,钱谦益才得以免祸。他不禁对此感慨万千:“恸哭临江无孝子,从行赴难有贤妻”。出狱后,钱谦益被管制在苏州,寄寓拙政园。

《唐诗英华》钱谦益序言

  顺治六年(1649),钱谦益从苏州返回常熟,表面上息影居家,暗中与西南和东南海上反清复明势力联络。自顺治七年(1650)起,他不顾年迈体弱,多次亲赴金华策反总兵马进宝反清。
  顺治九年(1652),李定国克复桂林,承制以腊丸书命钱谦益及前兵部主事严拭联络东南。钱谦益便“日夜结党,运筹部勒”。
  顺治十一年(1654),郑成功、张名振北伐,钱谦益与柳如是又积极响应“尽囊以资之”。起事失败后,钱并未灰心,仍先后与反清复明志士魏耕、归庄、鹤足道人等秘密策划,以接应郑成功再度北伐。还在长江口白茅港卜筑红豆庄,作为隐居之所,以便与各地联络,刺探海上消息。
  顺治十七年(1660),郑成功、张煌言率水陆大军再度北伐,连克数镇,钱谦益欣喜若狂、慨然赋诗作《金陵秋兴八首次草堂韵己亥七月初一作》等诗歌,歌颂抗清之师,直斥清廷“沟填羯肉那堪脔”,“杀尽羯奴才敛手”。当这次北伐再度失败后,他才心灰意冷,痛感“败局真成万古悲”。“忍看末运三辰足,苦恨孤臣一死迟"。
  清康熙三年五月二十四日 (1664年6月17日),钱谦益八十三岁高龄去世,葬于虞山南麓。乾隆四十一年(1776)十二月,乾隆帝亲诏钱谦益列传《贰臣传》乙编,以示与洪承畴之别。自是,钱谦益著作也被禁而长期不能流传。
  钱谦益原配夫人陈氏,曾与其妾王氏、朱氏,与柳如是争宠。钱谦益与其家眷生育过四子,仅存一嗣子,名孙爱,后名上安。钱谦益与柳如是有一女儿,后来嫁入无锡赵玉森编修之子,人称赵钱氏。


《牧斋初学集诗注》

  四海宗盟五十年

  钱谦益学问渊博,泛览子、史、文籍与佛藏,明清之际有“当代文章伯”之称。
  作为史学家,钱谦益早年撰《太祖实录辨证》五卷,立志私人完成国史,他于弘光元年、顺治三年两次欲修明史,虽然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如愿,但人们认为“虞山(钱谦益)尚在,国史犹未死也”,可见对他史学才能的极度推崇。其编著有《明史稿》,后毁于火。
  钱谦益论文论诗,反对复古派的模拟、竟陵派的狭窄,不满公安派的肤浅。他一面倡“情真”、“情至”以反对模拟,一面倡学问以反对空疏。他的文章,常把铺陈学问与抒发思想性情糅合起来,纵横曲折,奔放恣肆,合“学人之文”与“文人之文”为一体,规模宏大,振作了明末清初的文风。


钱谦益笺注《杜工部集》

  钱谦益的诗初学盛唐,后广泛学习唐宋各名家,转益多师,不拘一格。他才学兼资,藻思洋溢。明亡以后的诗篇,寄寓沧桑身世之感,哀感顽艳与激楚苍凉合而为一,尤有特色。与吴伟业、龚鼎孳并称江左三大家。著有《初学集》、《有学集》、《投笔集》、《苦海集》等,又有《列朝诗集》、《杜诗笺注》等。
  钱基博在《明代文学》中评价“钱氏以明代文章钜公,而冠逊清贰臣传之首,人品自是可议!”在他身上,反映了明清之际一些文士人生态度的矛盾。但他在学界文坛的宗主地位,并未因此而动摇。黄宗羲在钱逝世后所作的《八哀诗》中,仍将其引为“平生知己”,且肯定其“四海宗盟五十年”的学术地位;即使是像顾炎武至死不仕清廷,不愿列名于钱的“门生”的人,仍肯定其是“文章宗主”。


《牧斋有学集诗注》

  “河东君”柳如是

  崇祯十四年(1641),赋闲在家的文坛领袖钱谦益在一艘船上迎娶了相识不久的柳如是。这一年,钱谦益刚好59岁,而柳如是才23岁。名动天下的钱谦益用大礼聘娶一名妓,此举让许多循规蹈矩的读书人无法接受,舆论哗然,简直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于是在婚礼当天,许多人站在岸边,捡起石头往他们结婚的船上砸去。
  柳如是(1618年—1664年7月21日 ),曾用名杨爱,后改姓柳(有考证认为她本来就姓柳),名隐,后改名是,因读辛弃疾词:“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故自号如是;后又称“河东君”、“蘼芜君”,盛泽镇人,幼年被卖到盛泽镇归家院名妓徐佛家为养女。受徐教养,诗擅近体七言,作书得虞世南、诸遂良笔法,名列“秦淮八艳”之首。
  崇祯庚辰冬,柳如是扁舟拜访钱谦益,著男子装,幅巾弓鞵,神情洒落,有林下之风,钱谦益见而异之,于是千方百计纳为小星。婚后,钱谦益吩咐家人一律叫“夫人”,不得称为“姨太”,而自己敬称柳如是“河东君”。钱谦益为柳如是在虞山盖了壮观华丽的“绛云楼”和“红豆馆”,金屋藏娇。两人同居绛云楼,读书论诗相对甚欢。钱谦益戏称柳如是"柳儒士"。


付爱民 《四大才女之柳如是》 2015年作

  柳如是有着深厚的家国情怀和政治抱负,徐天啸曾评价“其志操之高洁,其举动之慷慨,其言辞之委婉而激烈,非真爱国者不能。”当初清兵兵临南京城下时,柳如是劝钱谦益与其一起投水殉国,钱谦益沉思无语,最后走下水池试了一下水,说:“水太冷,不能下”,柳如是“奋身欲沉池水中”,却给钱谦益硬托住了。钱谦益从清廷辞官到后来长年坚持反清复明,皆是受柳如是影响和支持。
  钱谦益死后,他的族孙钱曾(学者,藏书家)想霸占其遗产,柳如是一边假托要与其商量分遗产之事,一方面派人通知官府前来抓人,自己则在官府赶来之际留下遗书后上吊自尽。赵钱氏在《钱氏家变录》有《孝女揭》与《公壻赵管揭》,叙述家难经过甚详。
  近代著名史学家陈寅恪曾撰写了一部百万字的史学名著,即以柳如是为书名,叫做《柳如是别传》。


柳如是 湖上草

  江南藏书首“富”

  钱谦益藏书甚富。有学者称“大江以南,藏书之富无过于钱”。
  关于钱谦益的藏书情况,他的弟子曹溶在《绛云楼书目题辞》中作如是记:“虞山宗伯,生神庙盛时,早岁科名,交游满天下。尽得刘子威、钱功父、杨五川、赵汝师四家书。更不惜重资购古板本,书贾闻风奔赴,捆载无虚日。用是所积充牣,几埒内府,视叶文庄、吴文定及西亭王孙或过之。”
  刘凤子威“厞载阁”、钱穀功父“悬罄室”、杨仪五川“万卷楼”,以及赵用贤汝师“脉望馆”(花了钱谦益2万金),都是明末苏、常地区藏书至富之家。得一家已谓可观,何况坐拥四城。钱谦益所藏书可与皇室内府藏书相等,超过叶盛、吴宽、朱睦木挈等家藏书,其珍本秘笈极多,其中的唐写本、宋元本、珍稀本有万余卷,“东南文献尽归诸钱。”吴骞《拜经楼藏书题跋记·读书敏求记跋》曰:绛云未烬之先,藏书至三千九百余部。
  钱氏主要藏书地有荣木楼、拂水山庄、半野堂、绛云楼、红豆庄。钱谦益中年时曾构“拂山水房”藏其所收之书,晚年则居“红豆山庄”,新建“绛云楼”,取“真诰绛云仙姥下降”之意,名其书楼为“绛云楼”。绛云楼于崇祯十六年癸未冬上樑,十七年甲申冬落成。牧斋移书绛云楼后,“益购善本,加以汲古雕镌,舆致其上,牙签宝轴,参差充牣。”其藏书是非常注重古籍外观形式之美的。

《绛云楼图》

  钱氏晚岁编写明史,在绛云楼里搜集了大量明代文献。晚年藏佛家典籍甚多,其弟子曹溶言其“宗伯暮年,楗户注佛经,于书无所不采,禅林推为该博。”钱谦益又把平生所收籍重加缮治,分类编目,结果整整装满七十三大柜,贮于楼中。望着满屋书籍,钱谦益感慨地说:"我晚而贫,书则可云富矣。"
  顺治七年庚寅十月初二夜(1650),钱谦益幼女与乳母在书楼上玩耍,蜡烛误落入纸堆中,绛云楼失火,后楼前堂,片刻煨烬。据说书楼起火时,钱谦益指挥烈焰上,大叫:"天能烧我屋内书,不能烧我腹内书。"事后又痛心疾首地说:“乌乎! 甲申之乱,古今书史图籍一大劫也,吾家庚寅之火,江左书史图籍一小劫也。”他将绛云楼之火和梁元帝江陵焚书、李自成文渊阁焚书为“藏书三大厄”。


柳如是尺牍

  在钱谦益《牧斋有学集·书旧藏宋雕两汉书后》有这样的记载:“赵吴兴家藏宋椠《两汉书》,王弇州先生鬻一庄,得之陆水村太宰家。后归于新安富人。余以千二百金众黄尚宝购之。”这两本珍贵无比的宋版前后汉书,王世贞卖了一所庄园才换到,钱谦益则花了1200多两黄金才购得。
  佚名所撰的《牧斋遗事》中有关于钱谦益购买宋版《前汉书》与《后汉书》的故事:“初,牧斋得此书仅出价三百余金,以《后汉书》缺二本,售之者固减价也。牧翁宝之如拱璧,遍属书贾,欲补其缺。一书贾停舟于乌镇,买面为晚食,见铺主人于败簏中取书二本作包裹,谛视,则宋板《后汉书》也。贾心动窃喜,因出数枚钱贾之。而首页已缺,贾向主人求之,主人曰:‘顷为对邻裹面,索之可也。’乃并其首页获全,星夜来常,钱喜欲狂,款以盛筵,予以廿金,是书遂完璧。其纸质墨色炯然夺目,真藏书家不世宝也。”
  后来钱谦益迎娶柳如是,急于修建绛云楼,便将其中一部《汉书》卖给了他的弟子谢象山。另一部后来遗赠给了族孙钱曾。明末另一位藏书大家毛晋(详情参阅:大收藏家393期:汲古阁主人毛晋,中国私家藏书刻书第一人)对这两《汉书》也非常喜爱,希望雇人精心影抄却未影印完。
  这两部书几百年间流落多人之手,先后从赵孟頫、陆完、王世贞、顾光禄、潘允瑞、黄正宾、钱谦益、钱曾、谢象山 、张缙彦到清內府天禄琳琅,虽逃过了这次绛云楼之火,但最后还是葬身于乾清宫大火。


钱谦益抄本

  “我有惜书癖”

  钱氏惜书如命,绛云楼藏书从来秘不示人,片纸只字不肯借出。曹溶也指出钱氏藏书太偏执:"一所收必宋元版,不取近人所刻及钞本,虽苏了美、叶石林、三沈集等,以非旧刻,不入目录中;一好自矜啬,傲他氏所不及,片楮不肯借出。"乃至"有单行之本,烬后不复见於人间"。
  这其中还有一段插曲:钱谦益与曹溶本相交甚厚,曹在京师时,堂上列书六、七千册,钱常去曹处看书,每见自家所乏,恒借钞,曹则希冀异日可因此借观钱氏之书。曹则问钱:"先生必有路振《九国志》、刘恕《十国纪年》,南归幸告借。""钱当下许诺,不料事后竟后悔道:"我家无此二书。"及至绛云火,曹溶前来吊其灾,钱方后悔地说:"我有惜书癖,畏因借辗转失之。子曾欲得《九国志》、《十国纪年》,我实有之,不以借子。今此书永绝矣。使钞本在,余可还钞也。"
  钱谦益曾约黄宗羲在他家闭门共读三年,甚至先给出了七金之资以便他安顿家人,此事虽因绛云楼被焚毁而未成,但这说明钱氏藏书也并非都是秘不示人的。

钱谦益撰《吾炙集》

  绛云遗书
  钱谦益本饱学之士,对版本目录亦十分精通。钱谦益经常买了好书就手抄一本,将原本卖出而将副本藏于他的绛云楼、半野堂,闲暇之时细细品读。钱抄在当时影响极大,至今收藏价值也比价高。曹溶《绛云楼书目题词》说:"宗伯每一部书,能言旧刻若何,新版若何,中间差别几何,验之纤悉不爽,盖於书无所不读,去他人徒好书束高阁者远甚。"可见钱谦益藏书为“读书者之藏书”。


旧抄本《绛云楼书目》

  绛云楼火灾后,钱谦益根据记忆,追录成《绛云楼书目》4卷,补遗1卷,书目分73类,从四部体系,其中新增地志、天主教2类,为同代私家书目所无。著录图书3300余种,收善本极多,重要的是留下了270余篇题跋文字,对了解版本和已佚古籍有帮助。柳如是亦能藏书,并多有题跋。书目对宋元版本情况多有记载,是一部极有价值的私家藏书目录。
  绛云烬余之书大致有两个主要去向。其一,“尚有割成明臣志传数百本,俱厚四寸余”,被潘柽章购去。其二,钱曾《寒食夜梦牧翁诗》自注云:“绛云一烬之后,所存书籍,大半皆赵元度脉望馆校藏旧本,公悉举以相赠。”钱谦益除绛楼外,在其故第东城还有少量藏书,包括上文所言宋版《两汉书》等,加上他后来又陆续收集到的部分,在他去世后均归其族孙钱曾。钱曾去世后,其书则尽归泰兴季振宜。
  钱谦益的藏书印有“钱谦益印”、“绛云”等。

  陈迹闲随旧燕寻

  钱谦益卒后葬于所建拂水山庄东侧,墓址位于常熟市虞山景区尚湖北岸中山路南侧刘神浜。墓地原范围较广,有墓道、拜台、石坊等,后毁,1949年后多次修缮。今存墓坐北朝南,背山面湖,占地743平方米,封土高1.3米,围以罗城,冢后竖清代嘉庆间书法家钱泳书“东涧老人之墓”和民国间立“钱牧斋先生墓”碑二通,墓前有新建石亭一座,亭柱上镌钱谦益书“遗民老似孤花在,陈迹闲随旧燕寻”楹联一副,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钱谦益墓

​柳如是墓

  柳如是死后亦葬于虞山拂水山庄,墓址位于常熟虞山锦峰拂水岩下花园浜,钱谦益牧斋墓西边,墓碑刻有"河东君之墓"五字。自康熙三年归葬,清嘉庆时常熟知县陈文述曾经重修墓墩。于抗战初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两遭盗掘,至今已三百三十多年,今保存完好。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