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可:哪些神主宰了农业文明的瘟疫时代?

2020-02-11 14:27     阅览:4115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文化先锋   

财瘟一体神赵公明

  从古至今,人类遭遇了无数种瘟疫,其中对人类文明造成巨大影响的有:鼠疫(黑死病)、天花、流感、登革热、肺结核、疟疾和艾滋病等,晚近又先后出现了埃博拉病毒、马尔堡病毒、汉坦病毒、萨斯病毒、甲型H1N1流感病毒和新型冠状病毒等等。这些疫病传播迅速,具有极强的杀伤力,曾经在历史上制造过大规模的死亡,是人类心目中世间生命的头号杀手。是谁有如此强横的力量呢?显然,只有瘟神才能创造出这种恐怖的奇迹。

  瘟神是死神团队的成员,或者说,是冥神和死神的亲密盟友,但瘟神比却死神更加严厉。在大多数情况下,死神只是按照工作惯例带走死者的亡灵,很少用暴力取活人的性命,除非此人实在罪大恶极。但瘟神完全不同,祂会主动降下灾难,像割草一样收割活人的生命,其中有众多的无辜者,而后再让死神带走他们的亡灵。瘟神为什么要行使这种*****?有人猜测,这是通过提高人类的死亡率,来维持地球上的生态平衡。也有人认为,是人类没有认识到自己破坏大自然的错误,却把爆发瘟疫的责任推到神灵身上。

  在中国神话史上,西王母或许可以算是最早的瘟神。据《山海经》记载,西王母主管“天之厉及五残”,“厉”可以解释为刑罚或星名,但也可以通病字头的“疠”,也就是瘟疫之类的烈性传染病。此外,颛顼氏夭折的孩子似乎也曾扮演过瘟神的角色,但他们从未在人们的记忆中占据过重要的位置。瘟神还有一位不太知名的兄弟,叫做痘神,是专职分管天花的神灵。

五瘟使者

  众所周知,西王母是一位超级大神,在生命和死亡的范围内,辖理着众多的项目,而瘟疫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祂转型为女神之后,专注于医疗和长生方面的业务,不再染指瘟疫和死亡。真正的专职瘟神另有其人,祂们被称作“五瘟使者”,是一个实力强悍的团队,由五位凶神恶煞组成,专门向人间散布瘟疫,制造集体性死亡,其成员包括春瘟张元伯,夏瘟刘元达,秋瘟赵公明,冬瘟钟仕贵,还有中瘟史文业。你们看,中国五行文化体系有时候挺烦的,什么东西都要凑成五数才算完美,就连瘟神都不能例外。

  在五位瘟神当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主管秋季传染病的赵公明,剩下几乎都无人知晓。有人一定会怀疑,这位赵公明,难道不是中国人大年初五要祭拜的那位财神吗,祂怎么又变成了瘟神呢?要想弄清赵公明的真实身份,有必要回顾一下宗教史上的这段变迁。

  农耕时代的人们坚信,人世间可怕的灾疫和流行病,都是瘟神和厉鬼作祟的结果,由此产生了对这些反面神灵的敬畏。在魏晋南北朝时期,赵公明最初是替上帝索取人命和带走亡灵的死神,隋唐年间,道教重新修订了赵公明的身份,把祂编入瘟神团队,负责散播瘟疫的黑暗事务。

  据道教文献《三教源流搜神大传》记载,隋文帝开皇十一年六月某日,天上突然出现了五位瘟神力士,他们悬浮在半空中,距地面约三到五丈高的样子,身披五色长袍,手里分别拿着宝剑、扇子、锤子和火壶等各式兵器。当地的民众都看得呆了。这件异事被地方官员火速呈报给隋文帝,令最高统治者坐立不安。

绝命毒师吕岳

  太史公张居仁跟皇帝解释说,这五位天神就是五方力士,在天庭叫五鬼,在地狱叫五瘟。现在他们出现在天上,人间必定会爆发瘟疫,而且根本无从逃避,皇上需要做好准备。果然,当年就爆发了大规模瘟疫,民众大批死亡。隋文帝对此非常害怕,就修建祠庙来祭拜他们,并且封五方力士为将军,同时规定,五月初五端午节为祭祀五瘟的日子,想尽办法去讨好他们,以免他们大发脾气,惩罚自己的子民。

  但在手工业作坊和商业贸易蓬勃兴起的明代,人们对财富的欲望迅速膨胀起来,在《道藏》和《封神演义》里,赵公明一改过去的凶神恶煞形象,变成了帅气的武财神,头戴铁冠,手执铁鞭和大元宝,骑着一头黑色猛虎,威风凛凛,不仅管理和守护着人间的一切财富,主持贸易公道,而且会把丰厚的财富赏赐给虔诚的信徒。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戏剧性逆转呢?大概是因为,瘟神本身特别令人生畏,如果请祂来看守自家钱财的话,谁敢轻举妄动呢?赵公明就这样转型成了人类史上最厉害的财神。祂的存在,是对那些不义的发财者的严重警告。在瘟疫盛行的年代,那些乘机发国难财的奸商,恐怕无人能够逃过他的追杀。

  赵公明被调离原先的工作岗位之后,其它四瘟也不见了踪影,瘟神的职位由此发生了重大空缺。于是,在小说《封神演义》里,姜子牙封神之时,顺便也册封了新一代的瘟神。这是一位叫做吕岳的“绝命毒师”,掌握着制毒炼药的秘术,一旦使用起来,可以瞬间造成大面积的致命打击,犹如今天的大规模生化武器。吕岳因为拥有这种独门秘器,死后被姜子牙封为“瘟癀昊天大帝”,也就是新生代的瘟神,率领手下的六位小神,接管了原先五瘟使者的权力。这意味着瘟疫的问题并未得到根本解决,它还在继续肆虐,收割世人的性命。

《山海经》中的西王母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人类使出了两面派的狡猾手段:一方面向瘟神祈祷,哀求祂不要夺走自己和家人的性命;一方面又使用“禳疫”的巫术,在瘟神纪念日那天,也就是五月初五端午节,在家门口悬菖蒲、插艾蒿、身上戴香囊、喝雄黄酒,有小孩的家长,还要往小孩脸上抹雄黄。这种巫术叫做“隔离巫术”,也就是通过各种瘟神不喜欢的药材来隔离祂们。

  另外还有一种更厉害的“驱离巫术”,就是用麦草扎成一个体型巨大的瘟神,然后把祂抬起来,通过巡游的方式,运送到村镇外的河边,把祂放在纸船上,让其顺流漂走,或者就地放火烧掉,这种仪式叫做“送瘟神”。放到水里送走,其实是要淹死瘟神,而放火烧掉,则更是要把瘟神扬灰灭迹。这是一种极不友好的祭祀方式,暴露出农夫们对瘟神的刻骨仇恨。

  在丽江之类的旅游景点,往往会有一些商贩,在河边叫卖纸船,让游客把点燃的蜡烛放在纸船上,让其顺流飘走,就像漂流瓶一样,仿佛很罗曼蒂克的样子。一般游客不明白纸船民俗的来历,就会上当受骗,因为那些放走的纸船,其实与爱情无关,它们是专门用来送走瘟神或亡灵的,而点燃蜡烛,是方便祂们看清前往冥界的幽暗道路。

  注:

  1 《礼纬·稽命征》:“颛顼有三子,生而亡去,为疫鬼:一居江水,是为疟鬼;一居若水,为魍魉;一居人宫室区隅,善惊人小儿,为小鬼。

  2 [美]万志英,《左道:中国宗教文化中的神与魔》:“杰出学者与上清真经的保存者陶弘景在其著作《真诰》中提到一份他认为是伪经的文献,称‘五方诸神、赵公明等’是会伤害凡人的冥乡之神,在对该文本的注释中,陶弘景称赵公明是《千二百官仪》中列出的瘟鬼之一。《千二百官仪》 的原始文本已不复存在,但人们认为它是天师道最初的神授真经之一,包含了所有天界之神的姓名和官阶,从这份文献给出的所属关系出发,我们可推测赵公明等五人正是汉朝新年驱邪仪式中被人们驱赶的‘五方疫鬼’。……把五方鬼主定义为瘟神的大分裂时期道教经文,揭示了瘟疫和疾病爆发的暧昧属性。导致疾病发生的既是神又是魔,或者更精确地说,他们是在天神之令的派遣下公正执行惩罚的可怕邪魔。赵公明和其他鬼主最初很可能都是民间信仰中的鬼怪,但在道教文献中,他们被秩序的力量打败,被收编进了天兵天将的等级制度中。五方鬼主已是实至名归的神界成员,但公众依旧视疾病为中邪,这极有可能是因为人们并不知道鬼主们从邪神转变为天神忠仆的微妙经历。”

  3 《三教源流搜神大传》:“昔隋文帝开皇十一年六月内,有五力士现于凌空三五丈,身披五色袍,各执一物:一人执杓子并罐子、一人持皮袋并剑、一人执扇、一人执锤、一人执火壶。帝问太史居仁曰:‘此何神?主何灾福也?’张居仁奏曰:‘此是五方力士,在天上为五鬼,在地为五瘟。名五瘟,春瘟张元伯、夏瘟刘元达、秋瘟赵公明、冬瘟钟仕贵,总管中瘟史文业。如现之者,主国民有瘟疫之疾,此为天行时病也。’帝曰:‘何以治之,而得免矣?’张居仁曰:‘此行病者,乃天之降疾,无法而治之。’于是其年国人病死者甚众。是时帝乃立祠,于六月二十七日,诏封五方力士为将军。”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