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圣地/梁 戴

2020-03-20 11:05     阅览:573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大公报   

  受疫情影响,关闭多月的香港公共图书馆正局部重开,住所附近的中央图书馆一度有逾百人排队取筹轮候进馆,虽然有批评指这是变相製造人群聚集的机会。但在笔者心中,却觉得这是天大的喜讯。

  小时候性格内向,不论是学校的图书馆或公共的图书馆,都是逃避世界纷扰的乐土。几十年前,中小学生普遍“口袋裏没有半毛钱”,朋辈想看书,都得去图书馆借。一些热门的中小学生读物奇货可居,犹记得那时一张图书证只能借三本,一套金庸武侠小说却有四册,即使超级幸运,有齐一套四册,也难以全部借出。那时候每天到图书馆,渴望抢到未看的一册,以便将故事接下去的心情,可以用望穿秋水来形容。

  图书馆还是做功课、谈功课以至交友的圣地。回想起来,很多知心的朋友都是在图书馆内认识的。犹记得情窦初开之时,很多男生经常摸黑起早,就是为了去为心仪的女孩子抢佔自修座位,或者抢佔有利位置,去偷望那个心仪的女同学。

  近年由於工作繁忙,应付每日的工作已疲於奔命,可以抽出来阅读的时间少之又少,往往贪心借了好几本书,立定志向要读完,却几乎无一例外地续借又续借,最后只能忍痛还书。屡试不爽后,笔者终於接受了现实,如果真的很渴望阅读一本书,只会在网上或书店买,那就没有必读的压力了。几年下来,虽然已很克制,但家裏仍有不少从未翻过的书,唯有自嘲,唯有留待十多年后退休,再重拾吧!

  发现儿子一辈已甚少去图书馆了。一来网上买书这麼方便,对於出钱买书这事,一般家长都是很慷慨的,二来温习功课、交友的场所,已变成咖啡室了。

  现时笔者路过图书馆时,仍很喜欢进去“朝圣”,也许是为了吸收书卷气,也许是为了寻回往时的回忆,也许是为了得到短暂心灵的宁静……很不希望这一个圣地,随着时代的变迁而逐渐淘汰。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