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旧书业观察五十二】北溟特价书店:书是唯一值得骄傲的资本

2020-05-06 11:07     阅览:709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官庆九,辽宁书友,孔网昵称“唐人1969”。在孔网开店12年,店铺名称“北溟特价书店”(点击进入书店)。
  官先生是69年生人,算起来开书店已有22个年头了。看着他在孔网不俗的销售成绩,对于“高品质、低价格、正版书”的坚持,以及在锦州“屹立不倒”的实体书店,不禁感慨,真是高手隐于民间。按理说这般经营,生活上自是可以充裕了。但是现实并非如此,这些年,他一直很节俭,没车没房,唯一值得骄傲的就是堆不下的书。如今,又租了一间二百平的库房,正准备把这些宝贝好好安置呢。
  本次访谈,我们以对话的形式进行,内容涉及北溟特价书店的经营和官先生自己的读书爱好,希望大家在读到一位书店店主二十几年的起伏人生时,也能感受到一位读书人心中的坚持和澎湃。



▍店主工作照

  谈二十二年的书店变迁

  ▶ 孔网:您与书的缘分是何时开始的?
  △ 官庆九:与书的缘分,要追溯到90年我中专毕业参加工作之后。那时先在粮油公司做了几年出纳。初入社会,看世界的角度钻了牛角尖,觉得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便躲到书里去寻求慰藉。因此1998年在老家营口开了家实体书店,才有了之后的人生轨迹。

  ▶ 孔网:98年在老家开实体店时,便是经营特价书吗?
  △ 官庆九:不是,实体店经营特价书是在07年,然后08年在孔网开的网上书店。
  98年开书店时,想法挺好,卖的书籍类型偏高端,不卖通俗类的“快餐”书籍及教材教辅。结果慢慢地,生存都很成问题,只能靠在书店里开彩票站,彩票为主,卖书为辅来养活自己。可这终究不是我兴趣所在,所以07年就转兑了彩票站,开始转变做特价书。
  其实做这一类型的书店,我是按照一个朋友的路径亦步亦趋走过来的。98-07年间,开书店还是在老家,那时朋友做特价书做得不错,我便琢磨着也可以试试。只是一个城市不能有两家店都做特价,货源一样;何况路子是人家趟出来的。于是07年我便去了锦州(在那里念过书)开店,这一开便是十几年,直到现在。
▍书库一角

  ▶ 孔网:这些年书店有大的起伏状况吗?还是说一直处于平稳上升的状态?
  △ 官庆九:起伏倒是没有。要说上升,其实是15年我爱人从老家搬过来后,网店起色才比较大的。印象中,15年之前我店在孔网的排名基本是八九百、一千名左右,但是现在应该能排在前一百名里了。
  我是一个想法挺多,但实际操作很弱的人,一天在网上录不了多少书,导致店里很多书放了十年八年,都没录到网上。我爱人过来后,把店里存放的老书都翻出来,一点点整理录入,挂在网上卖,这才有了大的提升。
  我们店是家庭作坊,没有团队。平日里我主要负责找货源、收书,我爱人负责录书、与书友沟通等等这些细活,我们夫妻俩配合得挺好。另外孔网近些年也在做改革,体系逐渐完善起来了,让我们受益不少。
  ▶ 孔网:您觉得过来之后对书店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 店主爱人:我比较能吃苦、勤快一些。以前孔网的订单是需要店主确认之后,买家才能付款的。那时书店里的书比较乱、多,一时间找不出来书友订下的书,就损失了一些订单。后来孔网进行了改革,书友下了单就可以付款。作为卖书人,我便督促着自己按照孔网的要求去整改书店,重新整理书目,核实库存量,学着拍书影,详细描述书籍信息,诚实地标明品相,增强读者的信任度,使得买和卖的环节流畅了不少。
  其实书店的改变不是我有多大的能力,我也只是兢兢业业地把小店经营好。是我老公比较有情怀,多少年坚持这种高品质、正版书,而且是能传递价值的书。他有启蒙的情怀,有韧劲,在城市里书店能生存下来,是需要店主有韧劲和情怀的。
▍店主爱人

  ▶ 孔网:那您当时是辞了自己的工作来这边的吗?
  △ 店主爱人:对,当时现实情况就是他的书越卖越多,你让他把书搬回去不可能,那就只能是我搬过来。而且我们年龄也挺大了,一家三口也终于能团聚。我搬过来后帮着把书库整理,扩大店面,在网上积极地上书、和读者沟通等等,慢慢好起来。

  谈实体书店的坚持

  店主是一名书痴。貌似不大的书店,实际是一座图书馆。古今中外,文学艺术书籍里面都有。藏书多,价格便宜,还都是大出版社的正版书。有些书的外包装有些瑕疵,不过性价比还是很高的。本以为这个书店不大,认真走走才发现书店有4个房间而且都放满了书,这哪里是书店,简直就是书库。另,这里没有所谓的教辅书,却是爱读书人的天堂。
——千里神风
2017-07-09 10:52
来自百度地图
(在网上搜索到的关于北溟书店的少许信息)


▍实体书店

  ▶ 孔网:我们在网上了解到的少许信息,有读者说您是一位书痴,有不少藏书。这方面有什么可以跟我们分享的故事?
  △ 官庆九:书痴还谈不上,只是将读书作为自我救赎与逃避的彼岸。我对书并无太多喜爱之情,也无藏书的爱好,它只是我构建自我的工具,每天读点书也是硬着头皮逼着自己需要完成的任务。
  我比较喜欢阅读理性方面的书籍。“自我”更接近哲学上的一个概念,将“自我”“生命”当作外在对象来看待,然后去考虑如何完善自己的生命,如何过自己的一生。在整个开书店的过程中,其实有一部分是在完成我自己。从开书店伊始,我便给自己设立了目标,希望将好的知识、文化、观念传播出去。
  ▶ 孔网:感觉北溟书店在当地也算是一个小的“文化景点”吧,不少爱读书的朋友去了锦州,逛逛“战斗遗址”“博物馆”的同时,也会去店里淘淘书。不知道实体店的读者现在还多不多?
  △ 官庆九:锦州属于三四线城市,虽然城市小,但文化氛围还可以。实体店的读者比较固定,喜欢我店的读者会经常来转一转。基本都是回头客,也容易建立情感上的联系,不少书友都成了朋友。
  相信时代虽然在变化,中国人口基数大,总会有一部分人会来书店的。


▍书库一角

  ▶ 孔网:近几年,实体书店可以做到自负盈亏吗?是否需要网上书店的支持?
  △ 官庆九:做不到自负盈亏。实体店的经营勉强能覆盖店面的租金(锦州的租金也很便宜),至于盈利,还得靠网上的书店。实体店做的是情怀,为一个城市留点书香。

  ▶ 孔网:现如今实体书店承载着哪些功能?支撑您将实体书店开下去的理由是什么?
  △ 官庆九:从开书店那天起,我就没把书店仅仅当成谋生的手段,而是抱着把人类优秀的文明成果扩散出去的野心。
  我们店近几年会与本地一些部门合作开展讲座。比如和锦州的社科联(锦州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北方图书城联合举办的系列公益讲座,请高校教师讲讲“心理学”、“西方哲学”等等。这些讲座都是可以免费参与的,不少情况下还会有赠书活动。目的其实就是一个:把好的知识传播出去,做点启蒙性的工作,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一点。



▍讲座现场

  ▶ 孔网:您给书店取名“北溟”,不知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 官庆九:店名取自庄子《逍遥游》。我实体店门口的对联是我编撰的:北溟有鱼,天高水阔;化而为鸟,搏浪击风。很喜欢庄子的那种大气磅礴,这口“气”支撑我始终如一,以书为业。

  谈“特价书”的经营之道

  ▶ 孔网:根据我们了解,特价书经营涉及到“付现钱拿货”的环节,这也将面临较大的资金风险。不知道北溟特价书店是不是也是此种运转方式?
  △ 官庆九:我们主要是从经销商手中选书,基本也是“付现钱拿货”,但资金上压力倒不是很大。因为我和我爱人平日的消费很少,这些年挣的钱去掉生活费,基本上都变成书了。
  毕竟卖特价书,库存量是不能小的。

  ▶ 孔网:特价书一般是出版社中过季的尾货,也就是滞销下来的书籍。在您眼里,特价书似乎并不能和“滞销书”划上等号?
  △ 官庆九:对。我觉得我选的书都是有价值、高品质的文史类书籍。这类文科书籍,过了二十年还是会有很多人去阅读的。不像计算机、工程技术类书籍更新换代比较快。所以,这类书对于出版社而言是滞销了,但从市场角度看,它还是属于常销的。
  其实,这些书之所以成为了“滞销书”:一方面是很多出版社当时的印量大,留存了一些尾货;另一方面是早些年,出版社的销售渠道和经营方式也相对狭窄,他们或放在实体店,或在网上高价格卖,自然不好卖出去。
  但是在出版社进行书籍处理时,这些书价格是很便宜的。所以作为书店店主来说,就需要有胆识,发现出版社有好的书目流通出来了,就得抓住机会多买些囤下来,要保证库存量。


▍书库一角

  ▶ 孔网:之前有遇到书店也是做特价的,只是做着做着,渠道就断了,因为很多经销商或出版社自己在网上以更低的价格进行卖书了。您有没有遇到这种情况?
  △ 官庆九: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你就得等,等上两三年,等他们将这部分书卖得差不多了,你再开始卖。因为如果是单纯拼价格,我们是拼不过北京的经销商的。我们只能囤下一些书等他们卖完再卖。
  两三年前,河北教育出版社流通出来一批非常好的书,我们便挑了一些好品种留下来。但是留下后也不能直接卖,只能是等着,等他们卖得差不多了,我们再开始卖。现在这批书很多价格都已经翻倍了。
  ▶ 孔网:您提到的好品种书籍,能否举两个例子?
  △ 官庆九:河北教育这批书很不错,比如:《维特根斯坦全集》《中国名画家全集》《世界名画家全集》》《海涅全集》等等,有许多好的品种。
  另外,店里卖得比较好的还有《中国文库》精装版这套书,我那时基本把这套书的库存全包了。这套书里有一些经典的品种,市面上比较少了,还有是因为藏书爱好者的追捧,印量少且品种能禁得住时间的检验。不过这套书的装订很成问题,用的胶是次品,会经常出现掉页现象。


▍维特根斯坦全集1—12(全十二册 布面精装) 河北教育出版社 2003年出版

  ▶ 孔网:能发现这么多好品种的书籍,这得需要很好的判断力和果断的决策力。这是很难的吧?
  △ 官庆九:对于一个开书店,尤其开了十年八年的人来说,都具备这方面的判断力,只是要看你有没有胆量压货。我不怕压货,不怕囤的时间长。河北教育的那批书,我陆陆续续进货,一次四五万,基本也花了20万了。

  ▶ 孔网:那这些年,有觉得失手的书籍品种吗?
  △ 官庆九:有,比如说吉林美术出版的《经典研摹》这套书,10块钱进的,现在在孔网上10块钱卖,也没卖出去。
这套书每本书重约6斤,是铜版纸印刷的大画册,印刷、装帧各方面都很不错。只是这类书受众面比较窄,又是挂在网上,书友们不能亲身感受到它的价值,所以就有点儿卖不动。


▍经典研摹赵奇作品1吉林美术出版社 2010年出版

  谈书店未来

  ▶ 孔网:如果能给新开业的店主提供建议(或者说20年前的自己),有没有最想说的话?
  △ 官庆九:如果有其他选项,我不建议新人加到这个行业里来。除非你特别喜欢,能够自得其中,安贫乐道。否则作为一个刚入行的新手来说,想靠这个行业养家糊口可能都成问题。

  ▶ 孔网:您不是发展的很好吗?
  △ 官庆九:因为我生活标准比较低,来锦州这些年,我们住的地方、书店,都是租的,没有车没有房,可以说唯一的资产就是书。平日里,我最大的消费大概就是和朋友喝点小酒、去外面吃个饭之类的。


▍和书友们交流

  ▶ 孔网:感觉以您现在书店的经营状况,完全有能力在生活上过的更富足一些,只是在您眼里可能物质上的富足并没有那么值得去追求吧?
  △ 官庆九:对,还是自得其乐,在精神层面收获是很丰富的。其实物质我也看上眼的,我也喜欢大房子。只是现实情况是,挣的钱都投入到买书上了。
  我对出版社比较挑剔,没看上眼的出版社,除非比较好的个别品种,基本上不染指。另外,如今的货源也不如以前了,出版社近几年也在做出改变,书籍的印量也减少了,好品种越来越少,所以遇到好的,就要勇于出手。

  ▶ 孔网:好品种越来越少,那您有判断过,未来特价书这块会越来越难做吗?到时候要怎么改变?
  △ 官庆九:有可能。我目前的库存量还可以支撑几年。如果有一天真到了无法经营的地步,那书店我也不会扔下。我可以去做兼职、打其他工来养活自己,补贴书店。毕竟现在生存对一个人来说,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

  ▶ 孔网:嗯,以您目前的状况和库存量来说,这件事近几年应该不会发生。您对于书店的未来是如何考虑的?
  △ 官庆九:未来想做点图书推荐及建个公众号之类的事。不是你要什么,我卖什么,而是我卖什么,你就应该买什么。能做到这点,此生不虚了。

  谈西方哲学

  ▶ 孔网:如果推荐图书的话,您想推荐什么类型的书目?
  △ 官庆九:我个人想推介的图书侧重于理性思维方面,如哲学类科学类图书。但国人的阅读习惯大部分还是喜欢感性思维的,喜欢传统文化的多,而具有世界的现代的视野的少,所以我店里卖的好的文史类书籍常常不是我想卖的。

  ▶ 孔网:那您平时都读什么书呢?
  △ 官庆九:我三十岁之前喜欢中西方诗歌等文学类的书,三十岁后便开始对抽象、理性的理论感兴趣,主要看西方哲学方面的书。比如国内学者赵敦华、张志伟、邓晓芒等编写的西方哲学史等。


▍书墙一角——官先生个人喜好阅读的书籍

  ▶ 孔网: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相比较,您更喜欢阅读西方哲学的思想是吗?
  △ 官庆九:就我个人而言,是这样的。因为西方哲学在理性和思维方式上,能更多的帮助自己形成独立的思维和判断能力。

  ▶ 孔网:嗯。您多次提到“理性”这个词,不知您对于“理性”是如何理解的?
  △ 官庆九:催生我喜欢研究西方哲学的思想,是因为当今社会中,理性分析能力的缺乏。比如对美国、对转基因、对中医的看法,往往一种事实产生两种截然相反的结论,并且每一方都完全坚信自己这一派,互相指责对方什么都不对,争得面红耳赤。这就是理性层面的偏差。因为一件事实不可能产生两个相反的正确结果,肯定有一方错了。但大家在争论时,没有人去认真探究这“前提到结果”中间的推理过程在哪里出现了错误。
  怎么样去弥合两派之间的分歧?到底怎么样是对的?我是抱着这个目的去研究理性这个东西的。理性的能力,是当下的中国所需要的东西。
  西方哲学总体来说就是讲理的学问,本体论、知识论,探究什么样的知识是可靠的、知识从哪里来,什么样的前提能够得出什么样的结果。纠缠于此,从而催生了科学、伦理道德、政治制度等等。这都是建立在理性基础之上的。“理性”到底是什么?何以能取得这么大的成果?其实深层的思想是很丰厚的,是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一步步走过来的。
  ▶ 孔网:您个人比较推崇的哲学家?
  △ 官庆九:我比较欣赏从笛卡尔到黑格尔这段。尤其是近代认识论中,探讨思维与存在的关系,思考知识与客观现实怎么样才能相符,讲究严密地推理、论证关系,依据一个共同的前提,得到一个“正确”的结果。
  而我们的思维惯式,在“认识论”及逻辑推理能力上是相对欠缺的,所以面对一件事实,往往不懂得怎样去讲理,也不明白如何论证自己的观点。更有很多人不加理智地盲从跟风、被情绪牵着鼻子走。这些都是问题。
  我已经喜欢西方哲学将近二十年了,但一直也是在门外晃荡。西方哲学能学进去是不容易的,那些概念也不容易搞清楚。这些年阅读最大的收获就是一种思维方式的养成:有了生命意识,把生命外化成一个对象,用理性的照妖镜也好,哈哈镜也罢去观照它,逼着它讲出能糊弄自己、娱乐自己的道理。
  *注:本文根据店主提供的文字和语音资料整理而成,文中图片均由店主本人提供。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