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像小说会成为2020的下一个爆款品类吗?

2020-05-13 14:59     阅览:741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出版人杂志   

  作为近两年北美漫画市场快速崛起的板块,图像小说在中国也渐入佳境。对于市场而言,图像小说作为新的品类会不会有一个类似于“日历书”式的爆发增长?在这种期待的驱动下,越来越多的出版机构布局图像小说产品线,而随着类型的多样化,“图像小说”这一概念也渐被广大读者所熟知。在此过程中也伴随了诸多疑惑和误解,有人将其视为更昂贵的漫画,也有人认为这不过是个高级的营销术语。
  随着读图时代的到来,兼具文学性和艺术性的图像小说正处潮头,但需要指出的是,图像小说仍旧没有爆发的征兆。对于选择图像小说的出版商而言,或许并不确定如今的中国图书市场究竟是图像小说爆发的前夜还是这个品类无法激起波澜的深海。对于先行者,这既是一种探索,也是一场冒险。
  品类渐趋成熟
  2006年,《我在伊朗长大》经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引入内地,彼时出版社并未对“图像小说”从细分类别上予以重视,只作为一般的图画书引进。2009年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引进出版《鼠族》,在腰封上冠以“漫画小说”之名,之后几年国内零星地对图像小说进行译介,均未成体系,也未明确概念。
  2015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引进《朦胧城市》系列丛书,首次冠以“图像小说”概念,推出六本精选作品,自此开启了对图像小说的集中式引进出版。后浪出版咨询(北京)有限责任公司旗下漫画子品牌后浪漫于2015年入局,并快速后来居上,译介的图像小说占市场品种的80%。九久读书人、有书至美、文化发展出版社等策划和出版机构也纷纷在图像小说上发力,这一板块快速发展,题材也呈现多样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后浪漫使,他们目前已将图像小说细分为生活方式、哲学、科学、艺术、文学、美漫、历史、传记、日漫、幻想、文艺与剧情等十余种类型,这样的分类也昭示了图像小说并非囿于长篇的虚构类作品,还可以包含大量非虚构作品。


《朦胧城市》系列|人民美术出版社

“朦胧城市”系列|有书至美


  尽管内容类型划分日渐成熟,但图像小说仍依赖外版,且以美国和法国的版权居多,而引进版图书要在国内市场打开突破口,最直接的就是有奖项背书。如“朦胧城市”系列的作者冯索瓦·史奇顿是安古兰国际漫画节“安古兰大奖”的获得者;《消失的塞布丽娜》是历史上第一部进入布克奖入围名单的图像小说;国内早期引进的《鼠族》曾获普利策奖。“目前专业评选图像小说的奖项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安古兰奖,一个是艾斯纳奖,但是只有圈内人才知道。”后浪漫主编助理孟蕊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图像小说如果无法出圈,只依赖圈内人,首印也卖不出去。”由此来看,图像小说仍是一个相对小众的品类。
  相较于市场销量的不温不火,渠道已经对图像小说给予了重视。在当当图书排行榜的分类中,“图像小说”出现在“动漫/幽默”的子类别中,与大陆漫画、欧美漫画、画集等并列在一起,当当出版部负责人表示,当当此举一方面是参照美国亚马逊的分类体系,将“图像小说”归入漫画类,另一方面是考虑到市场因素,“自2015年起,图像小说的引进品种增多,越来越受到国内读者的关注,销量持续增加,故而将图像小说在动漫分类下建立独立的子类别。”

当当图书排行榜中“图像小说”成为“动漫/幽默”的子类


  而相较于电商对于市场的敏感,多数实体书店并没有对图像小说的崛起予以足够的关注,记者观察到目前北京的实体书店中尚未设立相应的图像小说专区,在西单图书大厦里,入围布克奖的《消失的塞布丽娜》被放置在安全柜里仅供“展览”。但值得一提的是西西弗书店中简单标明了“后浪漫区”,而后浪漫的图书产品矩阵是以图像小说为主的,这一定程度上也助力了图像小说在渠道逐渐被大众认知乃至接受。

《消失的塞布丽娜》|后浪漫


  小众品类能否迎来爆发?
  图像小说在实体书店遇冷并非毫无原因,定价高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在国外,一本普通小说的价格与一本图像小说的价格几乎相当,而国内的价格常常是云泥之别,一本小说可能只需要38元,而一本图像小说则常在100元上下。四色印刷决定了出版的高成本,同时还有色调、纸张、形制等方面的考量,如浦睿文化出版的《老屋记》,原著作者将其视为自己的一次“出版实验”,这一套集布面书、精装书、大开型报纸、迷你漫画册、折叠纸板、漫画折页等于一体的创作设计,必然会导致其价格的高昂。孟蕊在采访中也直言当前图像小说面临的窘境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定价,“我们现在有尽量把价格压低。比如我们会想办法把精装引进版图书做成平装版,但很多时候书的题材与表达方式和装帧是密切相关的,改动会影响它的叙事。”

《老屋记》|浦睿文化


  图像小说的高定价是其小众的重要外因,而内因在于对图像小说尚未建立正确的读者认知。
  “图像小说是给小孩子看的。图像小说是闲书”,这是目前对图像小说最大的误解。有书至美的责任编辑舒冉认为图像小说的本质是漫画,之所以被这样命名,主要是为了强调与青少年娱乐漫画的差异:一是强调其“文学”特质,二是强调其成人化特质。当当出版部负责人也肯定了图像小说“图文交互,既有文字的深度,又有图像的画面展示,可以承载更多内容”。图像小说一定程度上是严肃内容的图像化回归,并非是消遣娱乐类的漫画。而当前国内读者对这一图书产品的本质并不明晰。
  2019年8月出版的《冰与火之歌》图像小说版在某种程度上“矫正”了读者认知。借着备受争议的《权利的游戏》最终季的落幕,由原著改编的图像小说销售火爆。许多读者虽然对图像小说这一概念不明就里,豆瓣评论里一水的“这不是就是漫画吗?”但评论中仍有大量对图像小说的褒奖,比如色彩、构图、叙事等,都远远超出读者预期,看过这部美剧的读者也直呼图像小说比影视作品更能遇见惊喜。对“图像小说”而言,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出圈。当读图被更多读者群体接受,既有图像又不缺文字表达深度的图像小说在市场上受欢迎程度正在提升。

《冰与火之歌》图像小说系列|果麦文化


  图像小说的“出圈”对于其市场表现极为重要,孟蕊直言,“如果只靠圈内读者购买,图像小说的销量是很难上去的”。与欧美市场相比,我国图像小说的阅读群体主要集中在中产,这一定程度上是定价决定的,而出圈意味着让更多人接受这种阅读方式。后浪漫目前所出版的图像小说90%针对成人阅读市场,孟蕊提供了一个大致的受众画像:25-40岁、有一定审美的都市中青年。而后浪漫头部产品的出圈都具有偶然性,在内容题材上具有科普气质的《万物》系列,广受青少年读者喜爱,而颇具“鸡汤味”的《灯塔》,在营销上主打“探索现代人内在情感”的路线,曾获央视推荐。出圈推动了这些头部产品的热卖,而在图像小说销量非常不确定的情况下,后浪漫也依靠头部产品养活这条产品线。

《灯塔》|后浪漫
《万物》系列|后浪漫


  目前后浪漫已经出版了140-150个品种的图像小说,2020年计划推出70-80个品种。孟蕊认为,后浪漫目前正处于培育读者的阶段,市场的整体接受度和销量正在逐步上扬。当记者问及图像小说何时会迎来市场爆发时,孟蕊并未给出明确的时间指引,但她认为,当图像小说在争议中逐渐成为一个被熟知的图书类型,被更多人正确地认知,或许这一小众品类也会拥有广阔而成熟的市场。舒冉则表示引进版图书终究是别人的,绘画和故事风格同样如此,“当中国本土出现了优秀的、有代表性的图像小说创作者和作品时,也就说明越来越多的人在关注、喜爱这一题材了,我觉得那才是图像小说真正的繁盛期或者说爆发期吧。”
  原标题:《图像小说会成为2020的下一个爆款品类吗?》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