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孔网卖书:再进邮局

2020-05-22 10:33     阅览:524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圣福祥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碍于快递费高,几天前设置了挂刷模板。今天卖出一本小书,合计费用不足十元,虽赚不得钱,倒也无多少鸡肋感,毕竟是自己选择,倒是对去久违的邮局颇有些感慨。唉,想一想,竟有二十余年未去邮局了!

  真的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二十多年都干什么去了,怎么离开这个曾与我的生活息息相关的存在这么久却不自知。市邮局就在老城市中,与孔府相隔一条路。原是一连三四十米的三层楼房,一楼就是邮政局。现在还在那里,已不是过去小门小窗土拉叭叽的样子,陈旧的外墙装修一新,明清古式朱红门窗镶着几近落地的玻璃,敞亮又不失古朴典雅。邮政储蓄、邮政快递的大招牌远远可见,邮政局居中,有个稳重的门厅,牌子在下面并不显眼,走近看才发现挂的是"孔子邮局"的牌子,系著名书画家、山东画院院长孔维克所题。过来过去的竟没注意,名字都改了。这是下午三点多钟,门前空空落落,没人也没车。



(图片来源于网络)

  推门进去,宽大的厅内摆着一圈博古架,隔成了几个∩形单元,中间是几案和展示架,全都摆挂着红红绿绿摆商品,琳琅满目的样子,俨然象个展览或购物的地方。室内很安静,没有看到人,脚步正犹疑不决,一个很职业的声音入耳。“你好,请问要办什么业务?"。循声看去,才发现在最北边有一木柜台隔开的开放式小办公间,服务员正站在柜内看着我。"哦,我,我想寄个挂号信,寄本书,还能办理吗?",我没有一点底气的问。“可以,在这边办。"我这才看到柜台内摆着些信件,业务还在。想想当年,整个厅里挤满了人。寄信的,发报的,寄件的,取包裹的,咨询的,往来穿梭,人声吵嚷。高高的柜台,可推拉的小长条窗,长长的条椅,简陋的桌案,浆糊,邮箱,斑驳的绿的色调,还有穿行在街巷的邮寄员,一时都浮现在眼前,真是抹不去的印记。还是填信封,装书,封签,称重,付款的熟悉程序,只是付款用了微信,很快,随着咣的一声,一个"邮费已付”的邮戳赫然落在信封上,一张凭据递到我面前,我知道,寄件已结束了。

  顺便在厅内转看了一圈,厅内展示和出售的是些极具特色的关于孔子的书籍,漂亮的纪念邮票,儒家文化周边产品,甚至还有制拓、射猎的体验项目,完全是一个集邮政业务、文化艺术品鉴、购物旅游于体的某+模式,这就不难理解要换个新名牌了。

  今天,再进邮局,真的要感谢这位购我书的朋友了。


作者:圣福祥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