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店日记:大多时候,我坐在店里看书,买卖书画,这就是日常工作

2020-06-28 09:28     阅览:2145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林月清社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作者 | 林月清社(孔网店铺:林月清社)
来源 | 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孔网日志 六月廿三日
  我的小店,在波澜不惊中经营着。起初的日子,除了徐志善老先生卖给我几幅书画以外,好像没有什么太值得写的。大多时候,我坐在店里看书,买卖书画,这就是日常的工作。偶尔,我也去省文联、省美术馆、升达艺术馆等处,看看书画展览,或者到书店去,给自己充一下“电"。我依然过的轻松自在。
  做生意和打仗一样,兵法上讲“以正合,以奇胜。”正常的买卖,就是随买随卖,当下就能清楚知道利润多少与风险大小。然而,一些时候,市场是需要“打提前量"的,如果“提前量"打的好,利润就会更大。
  以中国戏曲学院教授毛伟先生的国画作品为例: 开店之前,我曾收售过几张毛伟先生的画作,价格都很便宜。当时,毛伟教授画作的润格价,已定的很高: 人物题裁国画,两万多每平尺,牦牛题裁,每平尺1万元。可真实的市场价,却是低的可怜。
  有位熟人,与毛伟先生的私交比较好,用钧瓷换了几幅毛伟先生的画作。我询价,一幅四尺整纸的作品,他要五六千元。一个四尺对开的条幅,画得不错,他想要卖2000元。一一这价格已远高于当时的同行市场价。2010年2月10日,也就是古玩城春节放假的前两天,在那位熟人店里,经过多番艰难的讨价还价,我最终以1100元的价格,买下了毛伟先生四尺对开《五牦图》条幅,和山东德州籍画家马健先生的斗方人物画。
  因为毛伟先生自九七年以后就去了北京,河南的书画市场,始终没有打开。但他作为中国美协会员,画的又很好,这个价位,我觉得是可以接受的。果不其然,就在2010年五月,河南省文联、省博物院、河大艺术学院等单位联合主办,为毛伟教授分别在郑州,开封和许昌,搞了个三地巡回画展,在省内书画界引起了轰动。他的作品市场,一时间火了起来,价格也上涨了不少。
  此前,我买那熟人的毛伟先生画作,是他用瓷器和毛伟先生交换的,成本很低。不过,那人特别会做生意,从不肯轻易便宜卖货。任何人和他打交道,别说占便宜,只要不吃亏,恐怕就已经是万幸了。平时,我不愿和这人有太多交往,可我们毕竟挨着摆摊儿三年,表面上关系还行。
  后来有一次,在他店里,无意间,我发现了自己签名盖章的一本书画集,却不知道何时被他拿去的。虽说书不值什么钱,可这事儿,总让人觉着不舒服。
  摆摊儿时,我买过这熟人的书,他也买过我的东西。最早,他是主营瓷器、玉件儿和旧的拍卖会图录等,压根儿不做书画生意,更不了解书画市场。那时,有的中国美协会员,在书画店和地摊儿上,四尺整纸八平尺,卖价才三四百元一张。我告诉他,他是根本不相信的,以他的说法,中国美协会员的作品,每平尺至少也得在1000元以上,我只能“呵呵"了。
  为了证明没有欺骗他,我将刘德璋先生的一幅四尺整纸作品卖给他,手工装裱好的,才四百元,并且永久保真。这幅画,他确是付了钱的。还有,中国美协会员张艺华先生的早期画作,价格也非常的便宜。他曾拿走我三幅张艺华先生四尺斗方的作品,谈好的总价是200元。然而,过了两个月,他并不付钱给我。后来一次,说要请我吃饭。他和妻子,加上另外他约的一位朋友和我,共四个人。我们到一个小饭馆儿吃了顿饭,花了72元。就这样,我的三幅中国美协会员张艺华的画款,竟完全被“吃掉”了。从此以后,我不再卖给那熟人任何东西。因为,和这种人打交道,他一定想方设法算计你,想想和他打交道的那几次,不光自己吃亏,还有上当了的感觉。实在说,这种人,还是远离他为好。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