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伦斯:二十世纪英国文坛“永远的局外人”

2020-07-29 11:01     阅览:4076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黑马北京    来源:黑马北京   

我的导师沃森教授高屋建瓴,画龙点睛,称劳伦斯是英国文坛的局外人,很赞。劳伦斯在二十世纪英国文坛上,的确是个“永远的局外人”。这个结论,终于解决了多年来劳伦斯研究领域内一直无法解决的“劳伦斯之定位问题”(the problem of placing Lawrence)。一个“局外人”,提纲挈领,为劳伦斯的为人、为文定位,也就说明了劳伦斯何以从本时代的叛逆到今日的被攻讦目标,一路遭到追杀。他因为永远站在任何文学和文化圈子之外以一个边缘人的姿态孤独地在进行自己的文学探索,试图以此淑世救世,结果是自绝于同时代的文坛甚至自绝于英国;又因为他在文学圈外专注于“同时代的人以及后来的人最敏感最忧虑之所在”,终于在后现代语境中被发现仍然是个另类,在受到继续的关注的同时,自然也遭到攻击。这个局外人因为身处边缘,多方“结缘”,反倒成了文学的常青树或跨时代的病态案例,从写实主义到现代主义直到后现代主义的语境中,他的作品和生平都是被关注的焦点,其文学张力之大,前所未有。“至于文明对本能和欲望的影响,在他之前或之后的任何一位作家都比不上他的洞察力,”沃森如此断言。

因为选择了写作生涯,他义无返顾地脱离了他生长于斯的劳动阶级,如他自己所言:“我自己就永远也不会回到劳动阶级中去了,不能回到他们的盲目、愚钝、偏见和群体情绪中去。” “我实际上脱离了劳动阶级的圈子,因此我就没有圈子可言了,但我对此感到满足。”(《我算哪个阶级》)
他也试图融入伦敦的文化圈,可他困惑了:世纪初的英国文坛,圈子林立,流派纵横,爱德华时代的文学大叔们依旧高高在上,乔治派诗人锋芒毕露,布鲁姆斯伯里和剑桥文人圈子傲视群雄,意象派诗歌风头正健,旋涡派、未来主义正在兴起,小资产阶级的文化圈子试图把劳伦斯定位为弗吉尼亚农庄里黑奴中脱颖而出的白人似的工人阶级天才作家……那些成功人士对他多有关照呵护,他要做的是攀附或皈依随便哪个圈子或流派,被他们拔茅连茹,沿着现成的路走向名作家的目的。可他没有依附任何一个圈子,因为他凭着自己的血液感知,相信自己不能与他们或融合或沆瀣。于是,在经过一番交往后,他与他们一个个决裂,从罗素到福斯特,从莫雷尔夫人到胡佛到卡奈特,逐一决裂,还不时对萧伯纳和高尔斯华绥这样的文坛巨擘发出挑战之声。这种处世态度本身就将自己置于孤家寡人的境地。

他从一开始就把自己摆在了局外人的位置上,他这样游走在各种文化群体之间的边缘作家本身,就是后现代主义文学研究所关注的话语上的天然“差异”者、意义的“颠覆”者和“消解”者。正如沃森所说:“他在写作生涯的最后十一年,四处云游,实验性地写作,设法维持生计,时而又在自己的作品中极尽颠覆之能。”

一个作家似乎选择这样的边缘人立场是最明智的,或者毋宁说有的作家天然就是边缘人、局外人,这是命中注定,是性情使然。他们的局外人立场让他们对事物的审察更加客观、冷静,他们用自己的孤独获得了更多读者的共鸣,而且作品的生命力更强健,往往获得更多未来读者的激赏。这样的作品因此得以更久地流传而成为经典。与其说是他们选择了局外人的立场,不如说是局外人的立场为他们而设。所以我们对那些动辄代表谁谁的“作家”要远离,作家还是局外一点的好,否则就有闹闹哄哄炒作牟利之嫌。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