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旧书业观察五十四】唯楚书店:一辈子只坚持做一件事

2020-08-24 15:01     阅览:768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编者按:汤楚军,南京书友,孔网昵称“唯楚”。在孔网开店12年,店铺名称“唯楚书店”。

近几年实体书店逐渐寥落,能坚持下来的实属不易。虽一直听闻南京“唯楚书店”的大名,但今次采访才知,“唯楚”的实体店面至今仍保持着和网上书店持平的经营额。这个信息知道时着实吃了一惊,想到唯楚书店的网上业绩在孔网排名也很靠前,大概算一下,也只能在心中多感慨几声,这是位厉害的人物。
因书店生意忙碌,我们便紧着两个晚上的时间来做电话访谈。沟通中,电话那头时不时有“50块”“28块”“便宜两块钱”的声音传出,问了才知,汤老师是一边守店卖书,一边和我们交流。正印证了他所说的,这间书店是他几十年如一日,一天天踏踏实实坚持下来的结果。
本次访谈由店主自述和电话沟通的内容组成。这篇文章也许没有高远的理想情怀,但满是真心实意。透过文字,希望能传递给大家一些旧书业店主真实的正面力量。


店主照片


唯楚书店汤楚军
一辈子只坚持做一件事,把它做到最好


店主自述
我是湖南农村人,没读多少书,1998年家乡发大水,房屋、土地都被淹后,便一直在外求生计。那时在长沙开过餐馆,去广州打过工。

我的兄长是读书人,现在北京。2003年,兄长在南京读硕后曾留在南京工作,看我生计一般,为了帮帮我,就叫我来南京做点小生意。他学书法的,也懂点书,便教我开了个小书店。因家乡湖南,兄长特意取岳麓书院“惟楚有材,于斯为盛"的喻意作为招牌,定为“唯楚书店”。


匾额为兄长汤楚群 题写


2003年开书店到现在一直都比较顺。我们运气好,书店地址选得很合适,夹在南京大学和南京师范大学中间的一条安静小道上,路上来回的都是莘莘学子。书店主营文史哲类图书,刚开始时,我对于书的版本、学术价值一点都不懂,都是请教来店里买书的老师和学子们,向他们多学习。

2007年,我们听朋友说可以通过“孔夫子旧书网”来卖书,于是便也加入开起了网店。网上书店的开张,使得我店的图书能售至全国甚至海外,可以说是事业又一个新的起点。

2015年,我将唯楚所在位置的80平买了下来,彻底结束了实体书店付租金的日子。

就这样,我开书店近20年了。后面也打算一直开下去,直到退休。



访谈对话


✍ 书店历程

孔网:从2003年开书店到现在,中间有什么起伏吗?
汤楚军:起伏倒是没有,每年销售额都是往上涨的。单拿实体书店来讲,从10年左右开始慢慢下滑,经营额要差一点。但因为有网上书店的支持,所以总体上书店每年增长额基本都能超过10%。
今年实体书店比往年要差一点,因为受疫情影响,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没有开门营业。

孔网:您现在实体书店和书库是并用的,还是有专门放书的库房?
汤楚军:分开的。实体书店的80平我买下后,其中40平开书店,另外40平租给别人做咖啡馆用了。
书库目前有两个,一个在实体书店旁边,另外一个在郊区(150平)。实体书店旁边的书库是租的,所以咖啡馆的租金正好补贴书库的租金用。郊区的书库是买下来的。

孔网:那您在南京生活卖书肯定不用发愁啊。您是怎么做到的,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给大家?
汤楚军:其实就是要求自己不断地想办法,不断地学习,各个方面都要去学,不然书店早就倒闭了。
经营书店,收书资源很重要,有好书才是硬道理。书籍的质量和品相一定要注重,所以店里买进的书基本都由我亲自挑选。平时学校的教授、老师、学生来买书的多,久而久之,和他们关系处得也很好。有些后来出国的、家中藏书无法安置的,便都会联系我去收书。而且我也会不惜花高价买好书,因为无论怎么变化,我的标准和原则是不变的,那就是坚持收好书、卖好书。

孔网:为什么能做到和附近的学生、老师们关系相处那么好?
汤楚军:朋友来买书,该便宜的就要便宜,一传十十传百,就名声在外了。而且我收书买书从不欠别人钱,信誉好,那大家肯定都会找你。

孔网:书籍售价便宜,是希望薄利多销吗?
汤楚军:来买书的许多都是学生。其实老师们还好,很多学生都是农村来的,家庭条件很困难的,所以该便宜的就要便宜。买书的大部分人还是很重义气、重感情的。有些在我这儿买书的学生,工作后会反过来默默地帮你,尽一切努力来帮你,有好的收书资源会替你留意着,找你去收。

总之开书店就是要稳当,不能瞎搞,要稳稳当当地做。



书店一角


孔网:开书店刚开始时,生意就很好?
汤楚军:一开始不好,第一年没有赚钱,后来才慢慢好起来。
最开始做的不好时,我便去南京当时最好的两家书店去蹲守,一蹲就是一个星期,看人家是怎么卖书的。那时他们做特价书,一家是需配书院,另外一家叫书香斋(现在已经不开店了)。

孔网:那最开始对书籍的品质把握是否会觉得吃力?
汤楚军:第一年肯定吃力啊。那时我哥在南京读书,每到星周六日就过来店里帮我,教我挑选书籍。帮了一年后,我便不让他再帮了,因为他也有许多自己的事情要忙。记得当时第一年没赚钱,第二年赚了5万,第三年赚了10万块钱。
03年来南京,07年我便在南京买了房子。因为我们家的书每一批都要求品质,其中不少是有升值空间的,所以书放在房子里,相当于书和房子一起涨价。
这些年,房子从小的换成大的,从便宜的换成贵的,也一直在不停地倒腾。

孔网:从白手起家到很快地在南京买房,还房贷的压力不小吧?
汤楚军:有书店在一直营业,就不会太发愁。书店赚的钱拿来还房贷,房子也是一边住一边当书库用。
这些年买房子换房子,也是得益于经常来店里买书的一位书友。他本职是做房地产这块儿的,所以教了我许多,算是背后有高人指导吧。

孔网:关于买房、换房,收书、卖书,其实能做到每一步投资都是正确的,这是很难的。现在南京的旧书店在大环境下,坚持实体店的不多了吧?听说您还在几年前收购了潇湘书店?
汤楚军:南大附近的旧书店不多了,只剩下我们家和学人书店。因此,要告诉自己不停地学习。
潇湘书店的店主其实是我妹夫,是我带出来的,12年左右收购的。

孔网:听您说的都是好事儿,那您这些年开书店就没有遇到什么问题或困难的事情吗?
汤楚军:12年经历过一次搬迁,虽然是搬迁到附近50米左右(也就是潇湘书店的位置),但却因为书店租金太贵,闹得差点儿将书店关门。
当时潇湘书店比唯楚书店的40平还大一些,便想着搬过去,将两家书店放一起经营。

孔网:位置离得这么近,为什么租金差距这么大呢?
汤楚军:这也和房东不同相关。之前唯楚书店的那位房东人比较好,租金一个月四五千左右,另外这边却要1万,给八千房东都不愿意。
所以2015年,我又搬回到唯楚书店的原位置,并将店面买了下来。当时4万/平,不便宜,但我想着无论如何都要买下来,再也不想受那份气了。

✍ 书店主的日常

孔网:现在实体+网上,书店订单量很高的情况下,打理起来是不是需要更多的人手?
汤楚军:目前是三个人。我一般负责去外面收书,我爱人负责上书和客服工作,另外还请了一个人来负责打包发货。

孔网:三个人可以忙得过来吗?按您家书店的经营状况,再请一个帮手也是可以的。
汤楚军:虽然累,但再请个人也不划算。现在紧凑一点,人数刚刚好。
每天早上书店9点开门,一直营业到晚上9点。我喜欢蹲在店里,喜欢朋友们来玩,和他们聊聊天。有时带他们在旁边的咖啡店喝喝咖啡,咖啡店的生意也好的不得了。



现在我四十大几岁,身体还不错,还可以再坚持十几年。我们卖书,本心不能变,我们的钱是一分分挣来的辛苦钱,所以不能飘,还是要踏踏实实地卖书。

孔网:三个人是怎么将书店运转起来,井井有条地处理这么多工作?
汤楚军:习惯了就好。我除了收书,就是坐在店里。每天早上8点左右去书库找书,将孔网前一天的订单所涉及到的书籍都找齐,然后9点准时开店,并将中午12点前的订单统一发走(前一天12点-今天12点)。中午会抽出点时间,和爱人轮流去午休。然后便一直营业到晚上9点关门。
孔网:那您似乎是一年从头忙到尾,中间会去旅游或节假日休息一段时间吗?
汤楚军:过年期间会休息15天左右,除了过年,平常我们基本一天也不能休息。
尤其是周末、节假日,实体书店来的书友更多一些,订单量也会增多,所以不能休息。
我们实体书店和网上书店是呈互补的状态,周一至周五——网上订单量多,放假期间实体书店则更多一些。这样也使得我们一天也不能休息。有时休息个半天,就马上会有书友打电话来问,怎么没开店啊,是不是有事情之类的。

孔网:节假日的人流量是不是比较大?会有许多将书店当景点,来打卡的吗?
汤楚军:现在我们书店似乎变成了南京的一个景点,节假日来的书友确实比较多。但是单纯来打卡的很少,一般来了都会在店里买两本书带走。

孔网:这种现象还比较少见,因为网上关于单纯去书店打卡的故事比较多。
汤楚军:实体书店2块的、5块的、10块的书,都得准备一些,不能让别人空着手走哦。
我们店里上万本书籍,我基本都了解的。别人来店里了,得根据对方的书籍爱好,介绍并找到对方想要的书籍。

孔网:您日常生活中有什么爱好或比较执著的事情吗?
汤楚军:我平时都守在店里,哪里也不去逛的。有时衣服都穿破了,才勉强被爱人拽去商场买几件。要说爱好,也就是和几位交好的书友们喝个小酒、聊聊天。其他的便想不出来了。
这些年,我只是一门心思地卖书,想着把生意做好。
孔网:您有想过万一哪天我做不好了,怎么办?
汤楚军:肯定有这一天啊,后面如果干不动了,还是要豁达一些。
孔网:那要是做不好是指客观因素导致,书店经营下滑了呢?
汤楚军:这种情况我没想过。只要好好干,我不相信自己会做不好。


✍ 收书卖书

小小的书店书目杂多却并不混乱,经史子集、古今中外各门各类划分的十分清楚,不得不佩服店主的管理之道。诗词、书画、哲学、人物传记、医学、中外文学、宗教、辞典、棋谱、心理、计算机等各种门类应有尽有,琳琅满目之景令记者瞠目结舌。

很多旧书都保存完好,价格却依旧实惠,让许多图书爱好者都慕名而来。记者在翻阅过程中看见了齐全的社会理论系列丛书,成套的通史著作,庞大的《辞海》《辞源》《说文解字》等工具书,中外文学著作更是数不胜数,旧书古书也很是吸引顾客。
(此部分文字来源网络)

孔网:您家书店是人文社科类的新旧书都有是吧?这些年主营类目上有什么改变吗?
汤楚军:对,新旧书我们都卖,古典文学类的书籍居多。在网上售书后,书籍类目有扩大,关于武术、棋类、方志类的书等等都会涉猎。
孔网这个平台非常好,各种各样的好书都可以卖掉。原来书籍针对的群体(高校师生)比较窄。现在基本什么种类的书,只要是好书,都可以通过网络平台卖掉。
当然,书的品质还是要保证。这也要求我个人的知识面要广泛,书籍品类、每一品类中最好的书籍、作者都需要了解。

孔网:看有些文章里谈到,您对书籍版本很有研究。这个是怎么炼成的?
汤楚军:这都是不断去学的。南京大学有许多古籍版本专业、文史哲类专业的学生,还有专门做版本研究的老师,他们免费给你上课,你干嘛不学呢。

孔网:有什么可以讲讲的具体例子?
汤楚军:这种例子有很多,没办法一一说出来。但我心里是很感谢这些老师和学生的,他们修养都特别好。
这么大的城市,没几家书店,读书人往哪个地方去呢。所以他们都是很珍惜书店的存在,多多少少都会帮助我。

孔网:嗯,您家书店保留了学生们读书时的美好回忆,对他们来说,是一个象征。那这些年在收书过程中,有遇到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汤楚军:这些年,收到的最好的一批书便是江苏的一位老藏书家周瑞玉先生的,这批书内容、品相都相当好。只是老先生年纪大了,七十好几,家里人也不需要,便只好将两万多本藏书卖给我了。当时这批书买下来差不多花了四十几万,但很值了,后来卖的也非常好。后来老先生还介绍了许多他的朋友给我,让我收到不少好书,这还是要感谢他。

去年去一位老师家里收书,也很震惊。那位先生家中上下楼有四百多个平方,其中一层楼两百个平方放的都是书,记得搬家公司当时拉了5车。

但这种收书经历是非常难得的,一辈子能遇到三四次就不错了。

孔网:除了这类高大上的,那在收书过程中有吃过亏吗?会不会收上来的书不好卖?
汤楚军:也吃过亏,交了一些学费。有些书收上来不好卖成为滞留书,我们便会去非常低价地处理掉,清理库存。
我们书店位置好,讲究快进快出。好书不愁压,不好的书就便宜卖,尽快卖掉。这样的好处是不占地方,不占资金,而且促成书店的人气旺,人来人往,便不愁赚不到钱。


✍ 书店未来

孔网:那对于书店的未来,您是怎么考虑的?
汤楚军:如果家中小孩愿意接班就接班,不愿意就算了。如今要是花很多精力去专门培养一个人出来,他后面要是不想干,自己也会很恼火。

孔网:书店如果家人不接的话,那是不是就打算盘给别人了?
汤楚军:这间书店肯定是不会卖掉的。但实体书店是否继续开门得看身体状况,要是年龄大了精力跟不上,我会把书都放到网上卖,反正网店是不会关的。若是身体好,开到八九十岁也是可以的,像苏州的江澄波老先生,九十多岁了还在开书店。我还想着有空去拜访他呢。

孔网:行,那最后一个问题,您对于南京的旧书业有什么看法吗?
汤楚军:南京是文化城市,这里读书的人很多,有好书是不愁卖的。我对南京这个城市还是充满信心的。
实体书店在网络打击下肯定是走下坡路了。现实很残酷,不仅仅是书店、超市、服装等等各行各业都会被网络波及到,所以必须要面对现实。

孔网:因为您确实很真诚地在跟我们交流,如果有的内容觉得不方便po到网上,我们也会尊重您的意见。
汤楚军:我不介意,我这些内容表达出来,是希望创业的年轻人看到后能好好干,好好学。年轻在老家种地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现在的我竟然安家在南京卖书,所以命运是随时都可以改变的,年轻人要加油!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