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用墨鱼骨头做牙粉的商人就不是个好作家

2020-09-17 11:03     阅览:531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蒙奇奇的书架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牙粉这种东西,现在明白的已经不多了。其实在牙膏发明以前,讲究个人卫生的人每天就是用牙刷沾上牙粉刷牙来清洁口腔的。

清末民初,中国市场上不少日用品、化妆品、常用药品都被日本货垄断,其中就包括牙粉。杭州有个叫陈蝶仙(1879-1940,号天虚我生,图一上排中间那位)的人这时候坐不住了,他从海滩边被渔民丢弃的墨鱼骨头上得到启发,经过无数次的失败终于研制出国货牙粉。1918年,陈蝶仙在上海成立了家庭工业社股份公司,量产蝴蝶牌牙粉。因蝴蝶和无敌在上海话中读音相同,即改称无敌牌牙粉(图二,这是盒装的精装版,大多数的牙粉都是普通纸袋装的),意喻一定要和日本货决一高下,直到把日货赶出中国。

陈蝶仙不但靠卖牙粉发了大财,而且还是一位非常有名的言情小说作家,真可谓能文能武名利双收。早在18岁时,陈蝶仙便受《红楼梦》的启发,用天虚我生这个名字创作出版了长篇小说《泪珠缘》(图三)。后来又在《礼拜六》杂志上发表《孽海疑云》、《满园花》、《郁金香》、《新官场现形记》、《新泪珠缘》等十多部畅销小说。与此同时,陈蝶仙还担任了《申报·自由谈》的主编工作。

淞沪会战中,陈蝶仙的家庭工业社受到毁灭性打击,但他并不气馁,又带着家人来到大后方——重庆,从头开始继续生产牙粉。1939年,陈蝶仙突然生了重病只能回沪,不幸于1940年在上海去世。

陈蝶仙有一子一女。儿子名陈小蝶,女儿名陈小翠。陈小蝶不是个做生意的人,无力将家族事业继往开来,无敌牌牙粉就此逐渐沉寂于世。

陈小蝶在文学创作方面的功力不让其父,曾创作和出版过多部小说。不但如此,陈小蝶在美术方面的造诣也很深,1937年陈小蝶改名为陈定山,专注于美术事业,曾与吴湖帆、钱瘦铁等画家在上海搞创作研究并名噪画坛。1949年初他赴台定居,在台北以作画为生,1989年病故。

陈定山在台湾创作过一部回忆录,名《春申旧闻》(图四,还包括《春申续闻》、《春申旧闻续》)。该回忆录是陈定山在台湾报刊上所写专栏连载的掌故随笔结集。上海在战国时代为楚国春申君黄歇的封地,所以上海又称"春申",《春申旧闻》就是"上海旧闻"。陈定山这套书,举凡上海滩文人逸事、艺坛杂俎、风俗市情、社会秘辛、菊坛掌故、勾栏风月、黑道传说等等,一应俱全,的确引人入胜。2015年该书由北京海豚出版社出版了简体字版,一度还难以买到。今天我又在孔网搜索了一下,货也不多。

陈小蝶(陈定山)还有个妹妹叫陈小翠,也是个神童。她擅长诗画,幼年即蜚声艺坛。所绘仕女画清雅秀丽,更有诗集《翠楼吟草》传世(图五)。

陈小翠没去台湾,继续生活在上海。陈小翠有个女儿名叫汤翠雏,是油画大师颜文樑的入室弟子。汤翠雏长期侨居法国巴黎,现恐也不在人世了。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