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岁作家马识途封笔之作《夜谭续记》出版

2020-10-14 10:53     阅览:324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张杰    来源:华西都市报   



“我年已一百零六岁,老且朽矣,弄笔生涯早该封笔了,因此,拟趁我的新著《夜谭续记》出版并书赠文友之机,特录出概述我生平的近作传统诗五首,未计工拙,随赠书附赠求正,并郑重告白:从此封笔。”这是不久前著名作家马识途的公开告白。

  10月11日上午,“马识途《夜谭续记》作品研讨会”在成都金牛宾馆举行。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出席研讨会。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主持研讨会。

  来自全国文学评论界、出版界的专家学者何向阳、臧永清、潘凯雄、施战军、孟繁华、谢有顺、李舫、梁鸿鹰、李明泉等齐聚蓉城,围绕马老的封笔之作《夜谭续记》展开研讨。

  由于马老身体不适临时入院。出于疫情防控需要,医生不允许马老出医院参加活动。所以这次研讨会,主办方就用视频连线的方式,让马老“云”参会。虽然身在病房,马老还是给研讨会现场嘉宾发来了答谢词。

  马老的答谢词

  我没有想到有这么多嘉宾济济一堂,光临《夜谭续记》作品研讨会,特别是中国作家协会铁凝主席亲临指导,我深受感动,不知用什么语言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用我们四川话来说,我硬是不晓得是咋个搞起的,我竟然活到106岁,现在还能说能写,没有成为痴呆,看样子还准备继续活下去。我更是不晓得咋个搞起的,年逾百岁,还能进行文学创作,写出了不太满意的《夜谭续记》这本小说。这本小说正如我在序言中说的,不过是四川人用四川话摆龙门阵,作为茶余酒后的谈资的野老曝言之类的通俗小说而已。这显然不是一本成熟的作品,不足以进入作为当代文学主流的雅文学的行列,当然也不入时新的网络文学的类型化小说之流。不过是继承从古到今的传统通俗小说之余绪的俗文学作品。而且和古典著名通俗小说相比,无论质与量,相去何能以数里计,只是这本小说具有四川地方文学的特色,主要是和四川茶馆文化的渊源相关。

  四川茶馆和茶馆文化是颇有特色的,它蕴涵了各色各样的人物形象,有特异的民俗民风,有千奇百怪的故事、传说,有丰富多彩的幽默谐趣的语言,这些无疑都是小说创作取之不尽的素材。我所作的夜谭小说就是受润这些素材的结果,只是取用得粗疏一些。所以这本书可以说是四川的茶馆文学。
四川的茶馆文学,造就了两位著名作家,就是沙汀和李劼人。沙汀的《在奇香居茶馆里》,李劼人的《死水微澜》,都是历来有口碑的。我就是跟随他们的后辈,我的也热心于四川茶馆文学式的创作《夜谭十记》,也曾热闹过一阵。

  但是时代大变,人事皆非,随着四川茶馆文化的变质,所谓茶馆文学自然也逐渐式微,在读者群里消逝了,现在有多少人还会去关注那些陈古八十年的旧人凡事呢?我的这本《夜谭续记》或许可以说是我为四川茶馆文学发出的最后哀叹吧。

  当然四川文学一直是比较有特色的地方文学,将永远保持四川特色,有四川味儿。不过,“味儿”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说不明的词,到底什么是四川的文学味儿,说实在的,我还真说不清楚。

  《夜谭续记》这本书实际是一本我没有写好且不入流的小说,却多承各位作家评论家热心点评研讨,我受益不浅,在此我再一次向大家表示衷心的感谢。

  文学界大咖研讨“夜谭”传奇

  “我们的文学史,对马识途是低估的”

  10月11日上午,包括李敬泽、何向阳、施战军、李舫、谢有顺、潘凯雄等来自省外的文学评论家,以及李明泉、李怡、梁平等四川省内文学评论家、作家,围绕马识途的封笔之作《夜谭续记》展开研讨,并从各自阅读、赏析的角度,分析了马老非凡传奇的文学成就、特色和意义。“夜谭”出版方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文学评论家潘凯雄,从出版、传播的角度,高度评价了马老的作品,并谈到马老与人民文学出版社几十年的缘分。四川省作协党组书记侯志明直言:“今日文坛盛会,必将成美谈。”


  众人赏析、评论的角度虽各有不同,但都一致认为,集革命家和文学家于一身的马老,文学作品别具一格,具有浓郁的地方性、方言性,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宝贵财富。同时众人也对马老如此高龄依然笔耕不辍的旺盛生命力表达了深深的敬佩。

  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担任了此次研讨会的主持人,还引发了一段趣事。据马老女儿马万梅透露,10日马老翻看此次研讨会的嘉宾名单,在发言名单里没有看见“阿来”,马老急了:“怎么阿来不发言啊?”家人赶紧解释:“阿主席这次当主持人。”马老一听,开心不已。

  阿来直言,马老当天虽然没能到会,但他非常期待评论家对《夜谭续记》的热心点评、研讨。作为《夜谭续记》的读者,阿来点赞写得好,“这不光是马老说的四川龙门阵传说啊!这是将《笑林广记》《官场现形记》《儒林外史》的那种写法,结合四川龙门阵写出来的啊,很深刻,如果结合《夜谭十记》来看,更有意思!”

  研讨会之前,阿来还通过视频连线与马老“云”上摆龙门阵。马老在镜头前一看到阿来,就说“阿来,好久不见了!”其实不久前阿来才前往马老家中探视,可见马老对阿来情感之笃。阿来也祝愿马老早日康复:“马老,你好好养身体,早日康复!”

  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文学评论家何向阳:

  作品有三个特别之处

  研讨会上,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文学评论家何向阳从三个方面谈了这部作品的特别之处。首先是《夜谭续记》中将作家本人淡化了,而不是以一种“上帝视角”的方式,通过更加平民化的讲述,将故事交给了民间说书人。其实这在一些世界经典文学中也见过。第二,是故事讲述的方法。“这是我们非常熟悉的摆龙门阵的方法,是一种更客观的讲述,讲述者与倾听者角色互换,更平常也更游刃有余,并将教化功能包含在讲述之中,大事小事缓缓道来。第三,是故事中的人。故事中我们看到了很多人物,但是他们提炼出来都是性情之人、情义之人、有情之人。我们看到所有的故事讲述人都有一颗初心,传统伦理文化中的精华部分在故事当中得到了呈现。

  四川省作协副主席、诗人梁平:

  马老是在用生命写作

  梁平在发言中提到,此前当他听说要办一个马老作品的研讨会,“第一感受是,完全应该做。马老是四川文学的一杆大旗,也是中国文学的一块国宝,开这个研讨会意义非凡。”

  梁平认为,马老是在用生命写作,他的作品以四川人特有的方言土语,讲述千奇百怪之逸闻趣事。这种四川人用四川话讲四川故事的方式,把四川民俗丰满地表现出来了。

  除了民俗性,梁平提到,马识途的作品还充满了革命性。《夜谭续记》里写的都是小人物、小角色,这些人物源于他革命生涯做地下党的时候,和这些人在一块儿生活、打交道而来。因此他笔下的这些故事,生动详实而富有感染力。尽管书中人物都写了一种态度,马识途却从来不将自己的善恶判断融于其中,而是通过留白,交给读者去体味。“总之,马老小说中的缤纷多彩,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好的文学范本。”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院长李怡:

  
  马老摆的龙门阵是多声部的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院长李怡,是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专家。他说,“马老是一个特别另类、与众不同的作家。说实话,我们的文学史,对于马识途是低估的,至少评价是不够的。这也是值得我们现当代文学史研究的学者认真反省的问题。”

  李怡分析说,马老其实有两副笔墨,一副是宏大的革命史的叙述,他有很多的作品,记述时代;另外他还代表着一个另类的笔墨,这副笔墨或许更能体现他的真性情。李怡认为,如果刻意观察马老对人生的观察角度,可以用三个关键词来总结:民间性、日常性和地方性。

  马老的作品中,有很强的“摆龙门阵”色彩。李怡认为,马老的“摆龙门阵”,“不是单向表达,而是多声部表达。他运用得非常纯熟。小说中不光有主讲人的表达,还有听众的反应、评论。这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

  本版稿件采写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