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阅读与“别有幽怀”

2020-10-19 10:11     阅览:412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蔡娅玲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2020年10月17日,读陈平原著《抗战烽火中的中国大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7月版)。

1.陈先生在小引中,戏称自己在专业之外,二十年间持续关注教育问题,“竟然成了半个‘大学研究’专家”。废科举,建大学,在中国仅有百余年历史。废立之间,观点多、细节少,因人成事多、因制度成事少,改造几千年来的教育传统是件难事。学术传承、思想创新、文化浸润、精神雄强,岂是大学能独立完成塑造的?

2.加拿大学者曼古埃尔著《阅读史》,登载一张照片:1940年11月22日,伦敦遭德军轰炸,很多房子倒塌了,在西伦敦荷兰屋图书馆,墙壁也已倾颓,地上满是砖石,竟然有人不顾敌机刚刚离去,来到书架前翻检图书。陈先生称不止一次推荐这张照片,并解读道:“阅读”已经成为必要的日常生活,成为生命存在的的标志(《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读书”》,《文汇报》2005年12月25日;《读书的“风景”与“爱美的”学问》,《光明日报》2009年8月20日)。在互联网时代,被音视频冲击的阅读,失去自主选择和自由想象的“读书”,成了一种新的日常生活,这将从外到内改变人。一堆堆信息,没有经过时间沉淀,没有经过智慧选择,能够塑造意气风发的读书人吗?信息过剩并不等于知识丰富、见解独到,更不等于激发自信、责任、担当、抱负。

3.1944年秋,西南联大中文系教授欢送罗常培赴美讲学,朱自清、罗庸、罗常培、闻一多、王力合影留念。陈先生在一次演讲中,提及阅读这张照片的直接感受:“联大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联大有精神:政治情怀、社会承担、学术抱负、远大志向。联大人贫困,可人不猥琐,甚至可以说‘器宇轩昂’,他们的自信、刚毅与智慧,全都写在脸上……”(《陈平原:寻找21世纪中国的“大学之道”》,《钱江晚报》2007年12月18日)。互联网有个特点,是要把每个网民变成消费者,至少是信息的消费者。每个信息都带着既定的目的和倾向,争夺网民的关注、收割网民的时间。这与图书馆不同,图书馆给人选择的自由,不带功利性和侵略性。互联网阅读如果也能称为阅读,那么,网民需要做到的是不被功利带偏、有意识对抗侵略、避免成为信息的奴隶。

4.陈先生有个观点:“历朝历代,凡狼烟四起时,最容易遭受毁灭性打击的便是手无寸铁的师生及学校……从未有过在战争中为保存文化而有计划、成建制、大规模地撤退学校的壮举。抗战中中国大学之所以没被炸垮,还能弦歌不辍,乃中央政府、后方民众以及大学师生共同努力的结果。”世人皆知互联网之利,但对阅读而言,大多不知其弊。面对互联网对阅读的侵略,何时才能“有计划、成建制、大规模”地进行阅读构建?如果仅仅认为阅读只是个人的事,无关乎社会、国家的未来,任由互联网对阅读的侵害大行其道,那就不要指望未来的读书人对社会和国家承担超越“消费者”的责任和义务。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