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者的心事

2020-11-02 11:30     阅览:624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南方藏书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董桥的一部随笔文集,书名就叫《藏书家的心事》,其中有篇同名文章谈及他本人藏书的一些心路历程。

岁月这东西总是那麽琢磨不透,总以为自己还是个毛头小伙子,其实刹那间的恍然回首,却发现自己已是个历尽沧桑的中年,年轻时那用不完使不儘的时间玩意儿已经在手指缝裡不经意间就悄然流淌消逝而去,以致《藏书家的心事》这篇文字如今是既不记得内容,亦都已不复记忆是猴年马月读过了。

我一向以「藏书者」自居,即使自己左右开弓把两边老脸打肿,亦不敢称是「藏书家」,虽然在如今的大时代裡很多人见面就称兄道弟一样称呼对方亦称呼自己是「藏书家」。

何况由于性格的使然,一向亦是喜欢一个人独处的,丝毫不喜声色犬马场合中的那些觥筹交错称兄道弟,所以至今没有一个人吹捧我是「藏书家」,当然亦没有一个人说我是「藏书者」,其实「藏书者」这个称号还是敝人毫不知耻的自封。

虽然我已经创作了一部长篇小说,亦在无聊中写了几本毫无价值的书话,当然亦收藏了一些民国及港台五六十年代的经典长篇文学作品,但是想一想,还是称自己为「藏书者」比较保险,脚踏实地从低层做起总是不会有错的。

从进入旧书这个领域到如今也算是有十五年了,有时候望著书柜我就会两眼直勾勾地发起呆来,思绪就把那些前尘往事统统打包发往书柜前的自己,只要打开思绪发来的这些「包裹」,就总是有一种不胜唏嘘的情感,从沉淀已久的心窝深处虚无缥缈地飘荡出来。

如果再打开思绪发来的某个「包裹」,赫然就会见到一个毛头小伙子因为与客户应酬,而酒醉到四肢朝天再背包丢在一边,躺在海南某某大学大门口的那块草地上,也不记得那个时候他躺在那裡究竟躺了多久,因为没有人告诉他,也没有人去打搅他。

那是十五年之前的事情了,还记得那天应酬的是这所大学设备处的处长,一个既贪婪而又好色的老年人,当然亦记得那一顿吃了海南有名的东山羊,那个鲜美之味如今都还记忆犹新。

后来,那个毛头小伙子厌倦了那些应酬的工作,在应酬中他见识了太多人性平时隐藏起来的另一面,见人已经见到了乏味,再见亦是枯燥无味,于是他决然地把心重新收了回来,安安心心地回到了校园。

再后来这个毛头小伙子竟然交了好运,他稀裡糊涂就进入到了旧书这个领域,要知道的是,他以前还是理科的一个毕业生,和旧书似乎毫不搭界。

再之后的各种因缘际会,他结识了一些二手书店老闆,也结识了一些收藏者,亦结识了一些文化界知名人士,于是随著图书收藏的方向越来越专一,这个毛头小伙子也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位沧桑中年。

如今这位沧桑中年,其旧书的收藏只有唯一的一个方向,那就是文学,如果在他的书柜中细细查找一番,你会发现竟然没有一本非文学的旧书,就如一匹日行千里的汗血宝马,全身上下皆是红通通的毫毛,绝无杂色一般。

这位沧桑中年还有一个藏书的原则,那就是所有要收藏的图书一定会阅读一遍,不读的书不藏。

或许这是一个很好的习惯,使得他读了大量优质的文学作品,因而算是见识了文学的高处,亦是见识了文学的真谛,这或许又是它幸运的一个地方,毕竟很多只藏不读的「藏书家」即使拥有了总多的「宝贝」,却没有「鉴宝」与「赏宝」的这一些历程,他们有的只是「玩宝」而已。

正如一位「藏书家」说,藏书其实就是玩玩而已,谁会去当真看这些书啊,翻一翻就算是看过了,然后束之高阁收藏起来了,这或许代表了如今大时代裡很多「藏书家」的一个心态。

其实,我给自己封一个「藏书者」的称号都已经是那麽的不堪重负了,因为有时候看到一本寻觅多时而又价格昂贵的好书,那个时候真恨不得自己是个洗脚上岸的暴发户,可以毫不痛惜地买想买之书。

所以遑论给自己一个「藏书家」的称号乎,那简直是要倾家荡产的了。

如今想来,「藏书者」的心事,比「藏书家」的心事来得也简单多了,只有简简单单的两个,要麽快乐,要麽痛苦,绝没有董桥先生的「藏书家的心事」那麽複杂。

在买书读书的这个历程中,既有欢乐亦有痛苦,欢乐就是得到了好书,读到了好书,当然痛苦就是金钱造成的了,所以有时候不得不转让几本好书给书店老闆以换取银两再去买好书。

到了这个时候,我就经常会感叹自己在买书这件事情上实在是没有一个节制,实在是上了瘾的了。

所以如今这个沧桑中年「藏书者」,已经是很节制很严格地约束自己儘量少买书而多读书了。

毕竟,读书才是人生一大快事,书买来总是要读的,而要读就当然读好书。

读好书才会使人赏心悦目,心情愉快,读好书才会受益一生,享受一生。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