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阁藏《夜航船》影印本首发,仅印300部

2020-11-09 11:03     阅览:2447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宋浩    来源:钱江晚报   

今年8月,在上海书展上,浙江古籍出版社新版《夜航船》举行了新版发布会。

时隔3个月,11月7日上午,天一阁藏《夜航船》影印本在浙江书展由浙江古籍出版社、天一阁联合发布。



绍兴人张岱的《夜航船》

《夜航船》是明末文学家张岱编纂的小型类书,即今天所说的百科图书。

该书讲述了从三教九流到神仙鬼怪,从政治人事到典章沿革等二十大类125个小类的学科知识。

张岱是明末清初史学家、文学奖,是绍兴人。他的《陶庵梦忆》《西湖梦寻》影响深远,其中《湖心亭看雪》作为小品文代表,列入中小学教材。

为什么创作《夜航船》这本书?读过的读者都知道,张岱在开篇讲了个故事。在行旅的狭小船舱中,一个僧人与一个读书人,读书人高谈阔论,僧人敬畏,缩起脚来,不敢多占地方。

直到听到读书人话里有硬伤,就试探问他:澹(tán)台灭明(编者注:孔门七十二贤之一)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读书人连这个孔子七十二贤之一的弟子不知道,回答说这是两个人。

僧人又问:那么尧舜是几个人?读书人说,当然是一个人。

僧人才知此人学问不扎实,笑着说,这么说的话,且让小僧伸伸脚。

夜航船的旅途漫长,往往互相交谈,谈话内容包罗万象。张岱有感于读书人连基本的文化知识都不懂,就写了这本书。


30年前后,两本《夜航船》、两代经典




这本书从明末之后几百年没有得到刊刻印刷。直到1980年代,浙江古籍出版社社长刘耀林在天一阁发现了“观术斋抄本”,这是藏书家朱鼎煦的旧藏。整理出来,风行海内,也有了很多研究著作。近30年来,张岱这本书广泛流传,几乎都是依据这个抄本,成为一代经典。

据新版本点校者郑凌峰说,“观术斋抄本”固然影响极大,同时也有不少问题,比如作为抄本避免不了的错别字、漏字,甚至还有大段脱漏的情况。30年后,浙江古籍出版社的编辑们重新组织整理《夜航船》,在天一阁找出了新的版本。这一版本也是朱鼎煦的藏书。

朱鼎煦是萧山人,以前萧山属绍兴,正是张岱故乡。

郑凌峰指出,这个新版本“文字质量更佳”,可以纠正观术斋抄本在错别字、漏字等方面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从避讳可以考证出,这个是乾隆年间的抄本,而前者是嘉庆年间抄本。从古籍研究的角度,越早的版本,越有可能符合原貌,也价值越高。

因此30年后,浙江古籍出版社编辑路伟、郭大帅等人的操作下,新的《夜航船》以两个版本为基础,由郑凌峰点校。

8月上海书展上,浙江古籍出版社新点校本《夜航船》的推出,引起了学界的关注和好评。当时在现场,受邀前来的嘉宾表示,30年前的嘉庆年间抄本,此前已经影印出版,收入《续修四库全书》,读者在各大图书馆都能看到。


这个新见的乾隆年间抄本很有价值,大家很感兴趣,希望也能看到。

王旭斌社长和天一阁庄立臻馆长现场作了沟通,“这个事情就开了个头。”《夜航船》编辑郭大帅告诉小时新闻记者。

9月,预备浙江书展提上了日程。“王旭斌社长、钱之江总编、编辑路伟从杭州去了宁波天一阁,和他们对接这个事情。”郭大帅说,“事情进展很顺利。天一阁那边非常支持,在上海书展之后他们就在做准备。他们对这个新见抄本做了修复,因为原书之前有部分有过虫蛀。”

高清扫描后,这个崭新的乾隆年间抄本,由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书用线装的装订形式,一共仅印300部,每一部从1到300有编号。



为什么有了新的点校本,还要再影印乾隆抄本?


复旦大学古籍所教授陈正宏是杭州人,这次来到浙江书展,他特别开心。

他曾到天一阁观看了两部清代抄本。“之前我想过,新发现这部到底是不是乾隆抄本,看到纸张,我就知道是的。”

为什么有了新的点校本,还要再影印乾隆抄本?

“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翻原件,影印本可以让大家清楚地知道,清人到底是怎么抄的。”

陈正宏判断,乾隆抄本可能是三个人抄的,字迹、行款都不一样;甚至每个人的版本来源或也不同。同时陈正宏教授也提出了小小的遗憾,这本书如果采用高清彩印,可以看到笔墨、纸张颜色,读者能够更清楚地看到细节。

南京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教授苗怀明曾做过张岱的《陶庵梦忆》校注。他说,《夜航船》的点校和影印出版,某种程度上让更多人了解到,张岱不仅仅是个写写小品文的文人,他还是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从这本书里可以看到张岱本人的知识结构。

宁波大学教授钱茂伟则从史学角度剖析张岱作为史学家的一面。天一阁副馆长兼典藏部主任饶国庆告诉记者,本次影印本《夜航船》后期处理后,也会挂到天一阁网站上,方便更多读者阅读。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